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8章 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第58章 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谢玹不语,脸色越发的难看。

    其中一个青衣卫接话道:“据说这段时间天牢那些狱卒每天都去医馆里看耳疾,三公子真乃神人也。”

    整个帝京城的人都在谈论着新晋的上将军,天牢里那些狱卒们却每天都念叨着谢家的三公子到底是何许人?

    谢玹冷声道:“闲成这样,青衣卫都没事做了?”

    屋里一众青衣卫躺枪,纷纷闭口不言。

    “现在有了。”

    谢珩不咸不淡道:“把三公子弄到他该去的地方。”

    谢玹怒道:“谢……”

    “你我之间,就不必言谢了,三弟。”

    少年转身,衣袂飞扬的出门而去。

    谢玹气得面色发青,几个青衣卫悄无声息的为了上来,“三公子,请吧。”

    公子的意思十分明显:反正你去也得去。

    不去,那就只能他们抬着去了。

    ……

    北街。

    帝京城寸土寸金,北街这一带的商铺又是其中之最,温酒上辈子就果断的把全部身家都押了上去买了个铺面才开始做生意发家的。

    重来一回,她对满是交易气息的北街充满了熟悉感。

    “姑娘,就是这儿!”

    侍女带着温酒进了茶馆,两个小二正在打瞌睡,掌柜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看到有人进来,抬手便敲了旁边的小二一个爆栗,“没看见有客人吗?快去招呼着。”

    掌柜的一抬头,对着温酒和侍女笑脸相迎,“两位姑娘想喝什么茶?”

    “龙井。”

    温酒只说了两个字,便朝楼上走去。

    “姑娘……”

    侍女小声喊她:“咱们不是来买店铺的……”

    温酒走上楼梯转角的时候,递了一个眼神过去,后者立马就闭了嘴。

    找了个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刚好可以看见底下行人来来往往,不多时,纷杂的丝竹声便传到了耳边。

    掌柜端了茶送上来,问了声,“姑娘可还需要些什么?”

    温酒看着底下的行人,漫不经心的说:“随意来几样点心吧。”

    “好勒。”

    掌柜的连忙道:“姑娘稍等。”

    一壶茶,三盘点心,温酒在茶馆坐了一下午,随行的侍女好几次欲言又止,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温姑娘该不是每天在府里闷坏了吧?在茶馆一坐就能枯坐这么久。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

    茶馆里没生暖炉,渐渐的有些寒气入骨。

    底下打了一下午算盘的掌柜忍不住跑了上来,“姑娘,茶馆快打烊了……你看?”

    “你这铺子打算出多少银子?”

    温酒直接一句话就甩了过去。

    张掌柜愣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道:“姑娘要买我这茶馆?按照北街这一带铺子的行情,我这茶馆至少也值三万两,只是我急着回老家抱孙子,这样吧,两万两!就当买半送了!”

    温酒笑而不语。

    少女不过十五六岁模样,打扮素净,眸色墨色流转,却叫人看不出深浅来,莫名的有些心虚。

    张掌柜说:“不是我说,在北街,这样大的铺面,两万银子已经算是很便宜的了,今天还有两个来要来看铺面的呢。我是瞧姑娘面善,想借个善缘。”

    温酒说:“八千两。”

    “姑娘,你开什么玩笑?”

    张掌柜面色都变了,“你出去打听打听,这可是在帝京,你这八千两……可别逗!这样吧,咱们给个诚心价,最低一万九千两。”

    “你这后面是永乐坊。”

    温酒不紧不慢道:“每日都有各种嘈杂之声,喜欢喝茶的人都喜欢清静,你这茶馆至少冷清了大半年了吧,这陈茶放的太久,早已失了香味。”

    她用的是平述句。

    帝京城是这两年才盛行男风,永乐坊原先只做姑娘们的生意,后来才兼带着小倌,真正做大也就是今年的事。

    这茶馆的生意就是从今年开始萧条的。

    “姑娘,你说这种话就……”

    掌柜试图反驳。

    温酒继续道:“你这茶馆今年一共亏损了三千六百七十二两。”

    少女微微含笑,容颜明艳夺目。

    她坐在楼上,听了一下午的算盘珠子啪啦响,这时间可不是白耗的。

    张掌柜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不声不响的在楼上坐了一上午,竟然连他的老底都知道了,连他家婆娘都不知道茶馆损失了多少钱。

    “八千两。”

    温酒道:“这是两千两定金,剩下的六千两,我每个月给你五百两,一年内付清。”

    “你这……”

    张掌柜一下子有些为难。

    这姑娘说话做事的方式也着实太过凌厉,完全就不给人商量的机会。

    “不卖?”

    温酒扬眉。

    “你容我想想……你这个价着实太……”

    张掌柜还在纠结,温酒却转身就走,“走,去下一家。”

    侍女跟着匆匆下楼,满肚子的疑惑,哪还有下一家啊?

    这北街的铺子都贵的离谱,这家茶馆生意不好,开的价已经是最便宜的了,没曾想温姑娘出的这个价还不到人家的一半。

    还一言不合就走人。

    这谢家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相处的。

    片刻间,温酒就下了楼,眼见要抬脚出门,身后张掌柜气喘吁吁的追了下来,“姑娘!姑娘……咱们价钱好商量啊!”

    “没什么可商量的。”

    温酒道:“就我说的这个价,成就立字为据,不成就算了。”

    原本做生意就是要看这铺子的地理位置,和客人的数量,这茶馆占得位置极好,可惜平时的生意实在太差,即便是有人相中了这个铺子,也会因为这个原因放弃。

    所以才会一直无人问津。

    “成!”

    张掌柜咬牙道:“姑娘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同你多说了,就八千两,收你两千定金,后面的六千辆你得在三个月之内付清。一年太久了……”

    “成。”

    温酒只说了一个字。

    简单又干脆。

    张掌柜喊了小二拿了笔墨,当下就便历下了字据,双方刚签下姓名,纸上的墨迹都还没干,一架四驾并驱的马车停在了茶馆门前。

    七八个小厮鱼贯而入,侍女扶着锦衣罗裙的女子下了马车,入门而来。

    “这茶馆本小姐要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