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9章 把她的舌头割下来
    第59章 把她的舌头割下来

    温酒从桌案上把字据抽了出来,轻轻一吹,纸上字迹刚刚干透,她收进袖中,转身看向来人。

    十六七的姑娘锦衣罗裙,金钗云鬓,气势也颇是凌人,一看就知道是出身不俗的千金小姐。

    温酒仔细的回想了片刻。

    终于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个人,工部尚书之女杨沁。

    这人是家中幼女,极为受宠,运道也不错,后来嫁了太子做侧妃,赵丰登基之后,她便成了四妃之一。

    是个极麻烦的人。

    “怎么都不说话?”杨沁身边的大侍女娇喝道:“没听到我家小姐说的话吗?这个铺子,我们买了!”

    张掌柜这才反应过来,迎上前道:“这铺子我方才已经卖给了这位温小姐,您来晚了。”

    这北街的铺子不好买,也不好卖,帝京这些铺面或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谁也不知道,这些铺子后面的主人到底是哪个大人物。

    杨沁的侍女登时就柳眉倒竖,“你说什么?”

    张掌柜苦着脸道:“这铺子已经卖了,刚刚才立的字据。”

    也就这前后脚的事情。

    卖的价钱亏了本不说,还可能会得罪尚书家的小姐。

    这次亏大了!

    杨沁不以为意道:“我出两倍的价钱,不就是银子的事吗?本小姐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麻烦让让。”

    温酒微微笑道:“这位姑娘,你挡住了门。”

    “放肆!”

    杨沁身边四个侍女齐声喝道,声音交叠在一起几乎震耳欲聋。

    温酒听得有些头脑发晕,面上却仍旧带着三分笑,“这铺子现在是我的,我说不卖,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我出三倍的银子。”

    杨沁也不看温酒,径直走到柜台上,甩上了一叠银票,“收回她手上的字据,把铺子卖给我。”

    张掌柜有些心动,目光在温酒和杨沁之间转了一圈,有些犹豫道:“这、这个,杨小姐,这个不太好吧。”

    这两人也就是前后脚的事儿,可这出的价却是天差地别。

    “有什么不好的?”

    杨沁转身,不屑的扫了温酒一眼,“我父亲是当朝的工部尚书,我姐姐是淑妃,圣眷正隆,她算什么?”

    这京城的贵女圈子就那么大,哪家的千金她没见过?这人最多也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商甲只女。

    “温小姐。”

    张掌柜朝温酒走来,小心商量道:“杨小姐的话你也听到了,这铺子她是势在必得,咱们有话好商量……”

    就差在脸上写着“人家是名门贵女,你惹不起”这样的话了。

    “没什么可商量的。”

    温酒还是那句话,“不卖。”

    长兄在议政殿上占尽风头,她可不能在生意场给谢家丢脸。

    更何况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买铺子做生意,若是这开场红被人截了胡,岂不是要坏了她此生运道?

    “姑娘!你看这……”

    张掌柜急了,话还没说完,杨沁忽然开口道:“把门关上!”

    声落。

    几个小厮便关上了门。

    杨沁端着一副贵女姿态坐在了靠椅上,“把她身上的字据拿过来。”

    “别过来!”

    跟着温酒出来的侍女忽然护在了她身前,“杨小姐,这可是天子脚下,你这般作为……”

    “少废话!”

    小厮一把将她拉开,推到了一边,“别给脸不要脸啊!我家小姐愿意出银子,那是你的福气,即便不出银子……”

    “怎样?”

    温酒唇边的弧度微凉,伸手拉住了那个小侍女手腕,扶住了,“尚书之女,淑妃幼妹,听起来倒是名头不小。”

    “我家小姐的身份岂是你这种人能比的。”

    大侍女的尾巴快要翘到天上。

    杨沁翘了翘鞋尖,“怪只怪你自己倒霉,本小姐今儿个心情不好,想买个铺子舒舒心,你居然还敢和我抢?”

    这话说的霸道。

    连大公主都没有这般跋扈。

    温酒不由得笑了笑,“尚书大人薪俸不少啊。”

    众人闻言皆是面色一变。

    “多嘴!”

    杨沁当即便站了起来,“把她的舌头给我割下来!”

    “杨小姐!杨小姐!”

    张掌柜一听这话就慌了,他只是想卖个铺子而已,不想招惹上人命官司啊!

    要是出了事,这尚书家的小姐自然是有人会保的,可他们这些寻常百姓就只有背锅的份了。

    偏偏这一帮小厮下人都还是只认自家主子不认王法的,上来就动手,温酒抄了一旁桌子上的茶壶往地上一摔。

    “啪”的一声巨响,碎瓷片飞溅。

    小厮们动作微顿。

    温酒站在原地,面色如常,“有句话我似乎忘了说。”

    杨沁被她忽然起来的动作吓得脸色煞白,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家兄谢珩。”

    温酒只说了四个字。

    整个茶馆却在一瞬间陷入沉寂中。

    无比的安静。

    杨沁和几个侍女小事的脸都白了白。

    要说帝京如今的风云人物,还真没人比谢珩更让人如雷贯耳。

    温酒不紧不慢道:“杨小姐若有事,尽管来将军府详谈。”

    谁也没出声。

    生怕被她记住了,小阎王谢珩转头就会来要他们的小命。

    杨沁身边的大侍女壮着胆子道:“这人明明姓温,却在装谢家人,一定是她狐假虎威!”

    身边几个人也连声道:“刚才张掌柜还喊她温姑娘……”

    “一定是冒充的。”

    哪能这么巧啊。

    帝京城这么大,偏偏让他们遇到了小阎王家里的姑娘。

    杨沁蹙眉,“把她绑了!”

    话声刚落,温酒已经翻身上桌,飞快的跃出几步,居高临下道:“你确定?”

    杨沁娇喝道:“抓住她!”

    大门紧闭的茶馆里顿时陷入凌乱中,桌椅倒了一地,各种嘈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少女身形灵活,从地上捡了一片碎瓷片,在众人之间穿行而过。

    转眼之间,便抵住了杨沁的要害。

    温酒低声道:“别乱动啊杨小姐,我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有点紧张,容易手抖的。”

    “你大胆!”

    杨沁一张俏脸全白了,连骂人也没了气势。

    声未落。

    茶馆的大门忽然被人强行破开,温酒看见外间暮色降临,一身锦衣的少年眉头微皱,走了进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