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千二十四章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不是要赶她走的意思,而是,有了宅子以后,她能有更多自由的空间。以后带朋友去玩,交男朋友也方便些。平时大部分时候也可以住在这里的。毕竟,把他从小养到大,她一下子搬走,他也是舍不得的。

    可孟杳杳就是死心眼,一心觉得他是要赶走她。

    第二天清早,孟祁寒去孟杳杳房间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

    问了冯妈,说她天刚蒙蒙亮就拖着一个箱子走了。

    孟祁寒早饭没顾得上吃,立刻去了他给她买的宅子那边,结果空无一人。

    他等了半个时辰没等到人,便先回军营了,让李清章找人来盯着,过了没多久,李清章来汇报说,大小姐把宅子卖掉了。

    孟祁寒的脑子“嗡”了一下,想过无数种可能,没想过是这样。

    卖了宅子,她能去哪?

    “马上带人去找,一定要找到她!”

    此刻,码头。

    孟杳杳手中拎着一个皮箱子上了船,戴着皮手套,穿着黑色的靴子,搭配皮衣皮裤皮毡帽,一头长发也被盘紧,戴上了发套,变成一头俏丽的短发。

    中性十足的牛仔扮相又酷又飒,在一群大小姐里极为出挑。

    船即将要开了,孟杳杳寻了个临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烟波浩渺的海水,一句诗词蓦然跑进脑子里: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好美的词。

    她不是不爱看书,只是因为她过目不忘,看过的书自然不想看第二遍。

    也不是刻意针对教书先生,而是因为他们来教她,纯属浪费时间。

    这艘轮船将会在海上远航,半个多月的时间抵达帝国海岸。

    她早晨去邮局给孟祁寒寄了信,大概一周后,他会收到信。

    船笛响起,巨轮开始缓缓的移动,孟杳杳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忽然瞥见码头,朝这边疯跑的那道熟悉身影……

    半小时,孟杳杳坐在了孟祁寒的车后座上。李清章在前头开车。

    她实在没想到,孟祁寒居然有办法让人家轮船掉头回来,此刻垂着脑袋,又乖又怂。

    孟祁寒觉得孟杳杳是疯了,胆子越来越大。

    “你是不是,一天不气我,就一天不舒坦。你跑到国外去做什么?”

    “留学。”孟杳杳言简意赅。

    孟祁寒脑门气得嗡嗡响。

    “之前送你去你死活不去,现在又在发什么神经?”

    孟杳杳面无表情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反正你不想看见我,我去哪都是一样的。”

    “谁不想见到你?”

    “你嫌我烦,赶我走。”孟杳杳转头看向车窗外。

    孟祁寒肺都要气炸了。

    回想起她十四岁前一天晚上,她半夜抱着枕头来,说冷,要和他一起睡。他义正言辞的拒绝后,她就开始不对劲。

    敢情,是在为那件事生气啊?

    可他又敢确认。

    直到到了家,房门一关,只有他们的时候,他一把拉过她,郑重其事的盯着她说:

    “孟杳杳,我再跟你解释一遍,现在开始不跟你睡是因为你已经长大了,再过两年已经是要嫁人的年纪,没有半分要嫌弃你的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