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八章:和离
    第七百六十八章:和离

    秦羲禾在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相当不舒服的气息。

    那女人,真的很美。

    但,具体什么地方美却说不上来。

    她只是坐在那里,就能轻易将人的魂勾走。

    确切地说,是轻易将男人的魂勾走。

    怪不得小奶包一进来就大哭大闹,定力极好的夙央表现也很奇怪。

    “涉风。”

    “羲禾,你来了。”涉风勉强笑了笑,“对不起,家里有点事,我不告而别。”

    “她是谁?”秦羲禾指着那个女人说道。

    “她是小玉。”涉风脸上的表情很柔和,“我刚想给你介绍呢,小玉她怀了身孕,身体不太爽快,你别介意。”

    秦羲禾要被气炸了。

    刚才从黑炭口中听到涉风出轨的消息,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涉风是什么人,她一清二楚。

    他有多痴情,她也一清二楚。

    出轨这种事,就算是天下的男人死绝了,也不可能会落在涉风头上。

    她是如此笃定的。

    但!

    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涉风亲口告诉她,那个女人怀了身孕。

    “谁的?”秦羲禾颤抖着声音问。

    “我的。”涉风的表情有些复杂,“羲禾,你别这样,这是喜事。”

    “喜事?”秦羲禾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涉风,你竟然说这是喜事?你做出这种事,怎么对得起飞廉?又怎么对得起孩子们?”

    涉风眼神有些闪烁,他目光望向别处,声音也有些飘忽,“男人三妻四妾也是正常吧?我并没有抛弃飞廉,也没有抛弃孩子们。小玉很懂事,她甘心做妾。”

    “羲禾,先别说这些了,小玉身子重,她不方便做事,我来给你做些饭菜。”

    “啪。”秦羲禾忍无可忍,巴掌狠狠地落在涉风脸上。

    涉风一愣,眼神中有些不敢置信,“羲禾,你打我干什么?我,我可是你三哥。”

    “我没你这样的三哥。”秦羲禾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咬牙,“涉风,我打你,是因为你是涉风,而不是我三哥。我就是要打醒你。”

    她仰头看着他,眼中含着泪花,“当年,飞廉失踪,你痛苦不堪,那三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后来,飞廉没死,你们终于相遇,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于你们来说,那已经是十年前的往事,是不值得一提的旧事。”

    “但,对我来说。”秦羲禾深深地吸气,“我跟小树苗他们在那个岛上待了十天,十天你知道吗?你跟飞廉之间经历了十年,可能早已经过了平淡期。”

    “我不一样。我跟你们不一样。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你们刚刚相遇的时候。你们的感情有多么珍贵,多么不容易,多么深刻,我还历历在目。”

    “但你现在跟我说,你要纳妾,小妾还怀了你的孩子?”

    秦羲禾声音哽咽。

    对于她来说,涉风不仅仅是她三哥,更是朋友,还有一种难以说清楚的关系。

    在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涉风一直在她身边。

    她也亲眼见证了涉风和飞廉的感情。

    如今这一切,像是被人狠狠打了脸,难过又痛苦。

    涉风嘴唇动了动,表情有些悲恸。

    那张原本坚毅的脸上很是憔悴。

    他似乎也在挣扎,也在痛苦不堪。

    “你确定了吗?”秦羲禾冷静了一下,冷着声音,问。

    “什么?”

    “与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秦羲禾指着坐在一旁冷眼看戏的妖娆女人,“放弃飞廉。”

    涉风的表情更加痛苦。

    他抱住头,“为什么?为什么要放弃飞廉?男人三妻四妾不很正常么?我不需要什么三妻四妾,我只要飞廉跟小玉,我可以保证,以后会好好对待她们。”

    “为什么飞廉就是容不下小玉?”

    秦羲禾听得胆战心惊。

    这等言论,这等渣男一般的话语,竟从涉风口中听来。

    这十年,涉风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么痴情的汉子,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样子。

    “涉风,你太让我失望了。”她摇着头,愤愤地看了那个女人一眼,摔着袖子离开房间。

    黑炭叹了口气,也跟着秦羲禾离开。

    涉风没有跟上来,而是轻声细语对那女人说着什么。

    秦羲禾心里堵得难受。

    她走到很远,一拳砸在墙壁上,墙壁瞬间被砸出一个窟窿来。

    “我没骗你吧。”黑炭叹气,“我快要被气死了。”

    “涉风那个呆子就跟中邪了一样,不管我怎么劝说都不听。他现在眼里只有那个妖女,可把我气死了。”

    “你为什么不去告诉我?”秦羲禾说,“当初涉风和飞廉不告而别我就觉得非常不对劲,现在看来,果然很不对劲。”

    “我要盯着呆子。”黑炭说,“女人,我觉得呆子的情况相当奇怪。我与呆子是有契约的,他现在的表现,怎么说呢,反正我觉得很不对劲。”

    秦羲禾揉着眉心。

    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

    这件事,从头到尾透露着诡异。

    “你可知道飞廉在哪里?”她问。

    黑炭想了想,“现在应该在客栈里吧?飞廉很伤心,我觉得涉风这次真的闯祸了。”

    “带我去见她。”秦羲禾说,“涉风现在神志不清,像是中了邪一样。飞廉或许能知道些什么。”

    “对了,小树苗和小奶包呢?”

    他们两个应该就在院子里。

    这宅子一共就那么大,放眼望去也看不到他们两个。

    黑炭抬头,闻了闻,“在外面,街上,夙央正给小奶包买东西吃。”

    秦羲禾冷着脸离开宅子。

    转到了街市上,果然看到小奶包正抱着小风车咯咯直笑。

    “羲禾。”夙央说,“小奶包在那宅子里一直哭闹,我就将他抱出来了。情况如何?”

    “哼。”秦羲禾冷声道,“你刚才不也差点陷到那个女人的魅力里?连你也把持不住的,涉风自然也沦陷了。黑炭说的不错,涉风出轨了。”

    “渣男。”她咬牙切齿,“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夙央摸了摸鼻子,无辜地看向黑炭。

    黑炭也冷哼一声,“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喂。”夙央抱紧小奶包,一脸懵,“你娘亲和黑炭这是怎么了?开这么大的地图炮?”

    小奶包鼓着小嘴,用力吹着风车,风车转动时,他开心地拍着小手。

    “跟你说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夙央叹了口气,跟上去。

    秦羲禾到达客栈的时候,飞廉正在哭泣。

    房间里的两个孩子正在下棋。

    他们看到秦羲禾到来,眨了眨眼睛,“姑姑?”

    “你认识我?”秦羲禾看到两个孩子之后心生欢喜,“你们都这么大了啊。”

    “我们当然认识姑姑了,娘亲可是经常提起你呢。再说,除了皇后娘娘,能来看望娘亲的,也只有姑姑你了。”

    “是呀,姑姑你快劝劝娘亲吧,她已经哭了很久了。”

    “去玩吧。”秦羲禾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头,让他们与小奶包一块玩去。

    飞廉趴在床上,哭声压抑。

    “飞廉。”秦羲禾拍了拍她的肩膀,“别哭了,有什么可哭的?”

    “禾姐。”飞廉抽噎着,“我不甘心。涉风那个呆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哭有什么用?”秦羲禾拿了手绢给她,“擦干眼泪,别哭了。”

    飞廉接过手绢来,擦拭干净眼泪,扑到她怀里来,“禾姐。”

    “这可一点都不像你。以前的你,可是个小霸王,你可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是脸皮厚到了极致。”秦羲禾拍着她的肩膀,“活泼可爱,还有点中二病。”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成怨妇的?”

    “我也不想,但是我太生气了。除了生气,我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把自己气着了,就开始哭。”飞廉揩了揩鼻涕,“我又没脸去找你,更不想去麻烦蓝儿。”

    “你啊。”秦羲禾叹了口气,“好了,稳定稳定情绪,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涉风又是怎么回事?”

    飞廉哭得有些累,吃了一些东西,才开始说。

    “大概,五个月之前。”她说,“涉风突然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那个女人有些落魄,像是受了毒打,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是涉风将落难者带了回来。我将那女人留下来,看病,抓药。”

    “本来一切都没什么的,但,后来我发现涉风看她的眼神不对劲。”飞廉攥紧手,因为太过生气,身体直颤抖。

    “我对涉风一万个放心,也没在意,但后来,后来,我发现他们……”

    她的拳头狠狠地落在桌子上,力道极大,桌子被击碎。

    “禾姐,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我真的要被气炸了,涉风他,他……”她叹气,“我想将那个女人赶走,还对那个女人动了手。”

    “涉风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打我。”飞廉用袖子擦着眼泪,“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她什么时候怀孕的?”秦羲禾问。

    “我怎么知道?他们肯定是早就勾搭到一起了。”飞廉说,“说不定,涉风将她带回来,也是预谋好的。”

    “反正这日子过不下去了,禾姐,我要跟涉风和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