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50章 新仇旧帐一起算
    他喝了一杯,不由感觉这酒入口之后,整个身体都是暖了,当然这就酒味更是烈,也是难怪这么多人都是惦记着林尚书府上的这些酒。

    好酒就是好酒,只要一打开坛品,那股子酒气迎面而来,痛快之及。

    “亲家,你帮老哥哥打听的事情,可是有打听到了?”

    沈定山放了了杯子,这酒虽是一杯一杯的喝,可是却还是喝的不够痛快。

    因为他的心里有着事,心里也堵的很。

    “我查过了,”林尚书也是放下了酒杯,”宁康侯府的祖宅,来往于京城不过就是一月左右,现在清辞那里才是走了不到四日,仍是在半路上才对,所以我并没有查到那边有什么消息。”

    “是这样啊。”

    沈定山再是给自己的嘴里灌了一杯酒,心中还是装着事,所以总归的都是不太爽快,尤其这才是过去了四日。

    “你放心,你家清辞不会有事的,她都是嫁了,也是应该出嫁从夫了,儿孙也自有儿孙福啊。”

    林尚书拍着沈定山的肩膀,也是劝着他。

    “父亲担心儿女,这都是相当的,想当初,我的云娘被关在天牢之时,我何常睡过一个好觉,吃过一顿好饭,那样的心急焦躁,旁人无从得知。”

    “而清辞只是嫁人,又不是进天牢,你这么担心做什么?”

    林尚书都是将自己的伤疤给揭开了,他女儿当初那样他才是担心啊,而且成亲的女子,跟着夫家到外上任的也都是不在话下的。

    有几人可以真正留在京中的,像是沈文浩这样的,直接就留下任职的,这世间少之又少的,谁让武器司本就是设于京中,可以不用上朝,也可不听任何的指挥,直接受命于皇帝,所以,他的女儿才不用奔波的。

    沈文浩这官都是要当一辈子了,从他手中出过神臂弩,还有八牛弩,就算是他要开,皇帝都是不让,还会将他的看的紧紧的。

    所以林尚书可以随时见到女儿和孙外,他这天天过来都是可以,也可以让女儿带着外孙同他一起回去住上同十天半个月的,他可不是嫁个女儿,而是多了半个儿子,这朝中有多少人是羡慕着他的。

    有女儿见还有孙子疼。

    其实他一直都是感觉,沈定山将女儿嫁的太过草率了,毕竟宁康侯,一直都没有呆在京中,所以他们对于他不是太过解,这样不知根不知底的,其实他当时就是少说了这么一句,当是他想起,要提醒之时,结果这小定都是下了。

    也有可能是因为京中的那些关于沈清辞的流言仍在,沈定山这个当爹的也是真的担心以后女儿会嫁不出去。

    所以现在就像抱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有可能他们真的想的太多了,过几日就会回来了。他再是跟沈定山一杯又是一杯喝着。

    结果外面就有小厮进来说,有人拜访他们国公他,是原来沈家的那些人。

    “沈家之人?”

    沈定山放下了杯子,“哪个沈家之人?”

    “就是外面的,”小厮被沈定山的黑脸吓了一跳,声音越是小了起来,“他们就是……就是如此说的。”

    “是他们。”沈定山站了起来,再是对林尚书有些抱歉的道,“林老弟,我出去看看,一会咱们再是不醉不休。”

    “成,那自然是好,”林尚书答应着沈定山,沈定山有他的事要做,他就要看会外孙子去,那小子可是长的虎头虎脑的,实在是好玩的紧,就算摔了也不哭,现在都是长了小牙了,就爱乱咬人。

    至于沈家的事情,他只是外人,晃能参与其中,他在沈定山离开后,就先去了女儿的院中,先和外孙儿玩去。

    而当沈定山到了外院之时,一见来人,他的黑瞳微微的眯了一下。

    “你们来做什么?”他们两家情份,早就已经十年前就没有了。

    不是同宗,又不是同系的,不过就只是同一姓氏而已。

    没有做什么,沈定山面前站的人,正是当年沈家沈大爷,沈荣发吗?

    “不过就是过来看看你,你到是风光啊。”沈荣发的眼睛直直的瞪着沈定山,横眉冷目,也是清楚的加着一股子恨意。

    如若不是当年沈定山不念丝毫情意的赶他们离开,他们也不可能会变成这样,母亲不会死,他的大儿现在也不会半疯半傻,幼子也不会因为那场大雪而被活活的冻死。

    这一切他不算在别人的身上,这也不是老天爷的错,就是他沈定山的错,他可是听说了啊,这圣上当年可是踢了卫国公府忠义之家四字的牌匾的。

    他们宁愿将那些粮食和食物拿出来接济别人,给那些下贱的灾民,却是不知道过来给他他们同族的人吃喝,让他们沈家当年冻死了无数人,也是饿死了无数的人,就连他当时尚在襁褓中的幼子,也都是不能幸免遇难。

    而他的长女最后也都是嫁给了一个老头子当了续弦,就是为了可以给家里换一些银钱,他娇养长大的女儿,虽不是嫡女,可也是他精心养育着的,本身就应嫁入权贵之家,可是这一切都是毁了,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不是旁人,就是沈定山,就是沈定山这个老贼。

    现在他回来了,新仇旧帐一并的算清楚了。

    沈定山也是就冷冷的站着,他的面上始终都是未动过,沈沈荣毕竟不像是以前,他过了几不少的苦日子,不管是家中还是府中的生计,都是没有顺过,他也是老了不少,沈定山虽然一直上阵杀敌,可是奈不住人家一个财大气粗的女儿,近千年份的人参,都不知道给了吃了多少株了,现在的他,仍是身量笔直,乌发精眸,可是沈荣发的头发却开始白透了。

    “哼,沈定山,咱们日后再是算帐!”沈荣发转身就身,身后也是跟着好几名护卫。

    沈定山自始至终,都是没有将沈荣发放在了眼中,当年吃他的喝他家的用他的,怎么,羊了那么几年,到是养出仇来的,哪怕他养条狗,都是会对他忠心的。

    而他白养了那些沈家人,没有养出恩来,到是将他们的良心给养的没有了。

    过了几日之后,离卫国公府的不远处,到是一处宅子开始忙进忙出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