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3章 她竟是生子了
    正巧有个同僚对他提了个醒,他说,“你若是想要棉被,这个到是简单,可以去卫国公府还有俊王府上说上一说,听说,他们两家这一年到是做了不少的棉被出来,想来,以着你们几家之前的关系,他们应该可以给你匀上几条。”

    而那时,宋明江只是干笑着,可是心里却已经被憋的疯了。

    他与俊王府,与卫国公府两家的情况,早就已是断了,就在他出尔反尔,也是在他另娶他人之时,他们之间的关系,便已是两清了。

    而现在他要用何种的身份,何种的面貌,何种的理由,再是去见人家,还甚至还要向人家要被子。

    他没有这般大的面子,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大的脸。

    可是最后,他还是要硬着头皮,也是舍了自己的这一张脸,去找别人硬给自己的匀上几条被子出来,就算是他不用,府中的老人还有孩子还是要用的。

    这般冷的天,若是没有被子,他们这一府中的人迟早都是要被冻死。

    且不提其它人到底过的如何,单是宋明江,便是过了一个极为难过的冬日,缺衣少食的他们,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过完这一冬,直到临近了年前,这下雪的天也才是放晴了一些,总归的,终是可感觉到那一些微暖的春日了。

    文渊帝照例又是给自己的大臣们备了一份年礼,一颗大雪菜,再是一封银子,并不多,可是对于各大臣而言,再是不多,那也都是圣上的心意,他们自也都是感动着的。

    宋明江也是提了自己的那一份,正巧的,宇文旭协同沈文浩一同走了过来,两人的手中皆是抱了一个大的雪菜,虽说是府中有不少,都是几马车几马车的在拉,府中这一冬日,就没有少过菜吃,当然肉也是没有少,沈清辞养的那只小狐狸可是十分厉害,每一次只要小狐狸出去,必会猎到不少的野味出来,上一次竟然还猎到了一头能瞎子,也都是弄了几百斤的肉,三家一分的话,每一家少说也分了百十斤的肉出来。

    更不用说,那些兔子,山鸡之类的,外面的其它人家过的如何,他们并不知,可是他们两家这肉吃了,菜也是吃了,两家人都是红光满面的,而对比起缺衣少食的宋明江出来,宋明江就像不知道哪里而来的难民一般。

    一个京官,竟是将自己的饿的面黄肌瘦的,这不是笑话这是什么?

    可是偏生的,宋明江那就是被饿出来的。

    “文浩……”

    他本来是要喊住他们两人,也是想要将几人的关系,再是梳理一下,他们再是如何也都是同窗之谊,现在他既是回来,那么他们也便既往不咎了,日后好生的为了朝廷,为了圣上效力。

    可是沈文浩还有宇文旭两人却是走过了他,连他都是未理一下。

    而两人就像未看到他那般,也是自顾的说着话。

    “下朝了之后,我去阿凝那里,你去吗?”

    “去,当然是去,”宇文旭掂了一下手中拿着的雪菜,也是对于其它大臣对于雪菜的重视,有些挺无奈的,他们天天都是能吃到的,也是吃的不想吃的菜。竟然都是可用来送礼,还真是……

    我也是好久未见过我家那四个了,也不知道长大了没有?

    “我给小果儿做了好些的玩具,你帮我去挑下。”

    “成,”宇文旭笑道,我看你这一次过去,干脆将果儿抱回去养算了。”

    “我也想啊,”沈文浩怎么不想,他可是天天想着念着果儿的,自己没有闺女,就天天想着别人的闺女。

    “可是果儿不跟我回去。”

    沈文浩又不是没有抱过,可是果儿只要一被他抱的远了一些,就会哭,小模小样的,就跟妹妹小时候一般,他怎么舍的啊?

    “阿凝生的这几个孩子,到是好玩的紧,”宇文旭想起那几个小家伙,也确实是有些忍俊不禁的,老大不爱说话,死也不说,逼紧了连爹娘都不理,最爱用后脑勺对着人,老二爱笑,见谁都是在笑,笑的令人的心都要跟着化光了,老三长的那叫一个倾城绝色啊,果儿又是长的像及了阿凝,就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这与沈清辞熟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她来着。

    “那到也是,也不看是谁的妹妹?”沈文浩对此也是颇为的得意。

    “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嘴欠的,竟说阿凝不能生,这般的造谣生事,也不怕遭报应?”

    宇文旭这字里行间,谁听不出来他意所指何人,肖想他的爱妻,他想想都是恶心,甚至他竟然当初还和这种人称兄道弟的。

    表面正派,可是骨子里面却是龌龊之及,他怎么会与这种人同窗来着,只要想起,这人竟是在心里,肖想他的爱妻,他杀人的力气都是有了。

    “我家阿凝生不出来关他们什么事?”沈文浩怎么可能不明白宇文旭的意思,此话是谁传出去的,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宋明江的那个娘,当初可是她千方百计坏他妹妹的名声,若是不是她,沈清辞怎么可能背负着如此多的恶意中伤。

    “有些人就是恶事做的太多了,所以娶了一个又一个女人,可却是连颗蛋都是孵不出来,可是我家阿凝呢,烙衡虑就娶了我家阿凝一个,一胎四个孩子,这世上还有谁会有如此的气运,还是儿女双全。”

    宇文旭在心中冷笑,“有些人就是眼睛瞎了,这也是怪不得他,若不是有他的眼瞎,我家表兄又怎么可能娶得了如此好的一个王妃,不但可以点石成金,还是儿女双全。”

    这一句又一句的,听的宋明江不时的格崩咬着牙,也是差一些没将自己的一口好牙给咬断了。

    而他的身体痉挛了一下,竟有些忍不住自己双手间的颤抖。

    阿凝竟是生子了,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当初明明就是童女之身的,既是童女之身又怎么可能会生子?她不相认,他不相信。

    “请问……”他连忙的拉住一位同僚,也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只是想要知道,刚才沈文浩还有宇文旭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