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4章 谁骗了谁?
    “你要问什么?”那人扯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再是不动生色的抽回了袖子,看在同朝之仪的份上,他到会知无不言。

    宋明江舔了一下自己干裂的嘴唇,吱唔了半天,才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想知道,朔王妃可是生子了?”

    “全京城都是知道,你不知道吗?”

    那位官员斜看了一眼宋明江,“朔王妃何止是生子了,还是一胎四个,儿女双全。”

    “还有这个,”他指了指被宋明江抱在怀中的雪菜,“这菜也是朔王爷夫妇种出来,听说,种子还是朔王妃买回来的,再是过几年,咱们大周所有的百姓都是可以吃到这般的菜了。”

    “净空法师都是说了,那一位可是攒了大功德之人,自然的也是多子多福多寿的。”

    说完,他再是停了一下,而后再是嘀咕了一声,“也不知道这是谁当初说的,说人家朔王妃生不出来孩子,这没有娶怎么就知道人家生不出来的?”

    “嘴如此贱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宋明江向后退了几步,再是抱紧怀中的雪菜,头发晕,脸发烫,也是无颜见人。

    怕是不少都是知道,当初沈清辞无能生育这事是从何处传来?

    这些话,还不就是从金氏那里而出的。

    当然也有不少人都是恨及了金氏,也就是因为金氏当初的那一番话,才是让这些人都是息了想要娶沈清辞之意,也就是怕到时会断了香火。

    可是如今人家不但是生了一子,还是一胎四个,这若是落在他们自家的身上,那可就是祖宗保佑,也是京城的独一份,更何况沈清辞那一双点石头成金的双手,这要是娶回了家,分明就是娶了一座金山银山过来了。

    宋明江回到府里之后,将皇上所赐的雪菜放在厨房里面,也是让人将雪菜给做着吃了,若是其它东西,就供着吧,可是这是菜,供的时间长了,都要发臭了,所也就只能送进肚子之内,而文渊帝的最终目地,就是让他们吃,也是让他们知道雪菜是多好的一种菜,个头大,水份足,味道更是好,这般好的菜,最应出现在百姓的餐桌之上。

    而当他刚一出来,金氏就已是在等着他了。

    “江儿,娘有一句话要同你说。”

    金氏对着宋明江说了一句。

    宋明江却是抬头看了她一眼,而那一眼,也是莫名的让金氏有些心尖发涩,连忙的,她也是扭过了脸,竟是有些无法直视于儿子的这一双眼睛。

    “江儿,咱们去求求你俊王妃婶婶……”

    “求她做什么?”

    宋明江就没有想过自己还能进俊王府,他们都已是同俊王府断了干净,现在便是连宇文旭都是不愿意与他多说一句话,他又何得何能还能见到俊王妃。

    “求俊王妃让我们见一下沈清辞啊。”

    金氏实在是不想提沈清辞的名子,这简直比扎她的心都是要难受,可再是难受,人她还是要找,人也是还是要见。

    “你见她做什么?”

    沈清辞这三个字,对于宋明江而言,每见一次,便是没由来疼痛,没有得到那是遗憾,可是曾今得到,却又是被自己丢弃的那是什么。

    那是撕心裂肺,那是生不如死。

    而他的亲娘,就非要一次又一次的往他的胸口上捅刀吗?

    “听说……”金氏说着这些话之时,怎么的就像是被猫抓着一般的难受。

    “听说她现在的身带福气,若是见了她,就能沾了他身上的那些福气,便能生出孩子。”

    “江儿,”金氏喊着儿子的名子,“咱们宋家不能没有了香火继承。”

    若是不能生出男胎,让她死后还怎么瞑目,还怎么见宋家的列祖列宗啊,这事情,还是她自己从一位夫人那里偷听过,听说秦夫人的族妹,都是近十年未孕,后来也是放弃,却是经由秦夫人而见了沈清辞一眼,这回来,没有多久便是被查出来了胎相,而且听人说,有可能怀的是男胎。

    “江儿,我们……”

    她还是要说什么,可却是被宋明江打断了。

    “娘,你不是说,她不能生吗?”

    宋明江直问着金氏,“娘,你所说的,我都是信了,你让我背义,我便背义,你让我娶谁,我便娶谁,你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你说什么我都是信你,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

    金氏的心里也是憋的紧,她何时骗过儿子啊?

    江儿,娘何来骗过你,虽然说她当初做的事情是有些强势,可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宋家,只是没有想到,她的这一片好心,最后却都是成为了笑话。

    那个不能生的,现在却是一胎生了四个,甚至还有一座金山银山。

    可是她千挑万选才是挑出来的那个媳妇,只是生了一个之后,肚子便再没有了动静。

    但是不管她以前做过了什么,可是她何时骗过儿子。

    “你没有骗我吗?”

    宋明江睁着一双腥红的眼睛,也是想要知道,他的这个娘在知道沈清辞的一胎四个,她的脸红吗,她的脸也是烫的吗?

    “没……没有……”

    金氏连忙的摇头,她没有骗,她真的没有骗。

    “不,你骗了我,”宋明江惨笑,“娘,你不是说,她不能生吗?也是让所有人都是知道,她不能生,可是现在她生了,娘,你不但骗了我,也是骗了全京城的人。”

    “娘,你说,他们还会如以前那般待你吗?”

    没有了俊王府,没有了银钱,没有以前他们攒下来的那些底气,他们还有什么,莫不成他娘还真的以为,宋家还是以前的宋家吗?

    她要去找沈清辞,她以为自己是谁,她以他们是什么,还能够见得了朔王妃一面?

    她就连沈清辞都是见不到,又怎么能见到得到朔王妃。

    金氏的脸此时已近灰白之色,却是连反驳的话都是说不出个一二出来。

    她也没有想到会如此啊,她怎么知道沈清辞能生的,可是当初不是所有人都在说,她不能生的吗,若是知道,她能生的话,当初她为什么要让儿子娶了谢氏?

    可是现在的事已于此,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厚着脸皮去啊。

    “娘,她不会见你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