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6章 近她能生孩子
    莫不成要他们宋家断子绝孙不成?

    她是没有去朔王府,可是不代表,她就真是放弃了。

    直到这一日秦夫人在府中办了一次开春之宴,也是让京中这些都是闷了一冬的贵妇们,终是有了一个可以走动的机会,自然的,也都会欣然而往,当然沈清辞也是会过来。

    沈清辞可以不给任何人面子,可是秦夫人的面子,却一定会给,她是同沈清容一并过来的,姐妹两人各有特色,却都是京中少有的绝色,沈清容一身的华贵,也是因为那些宫中秘药养的,比之一般人要年轻上许多,再是加之她也是服用过东陵秘药之人,虽是不多,却足以比起其它的同龄人要年轻上几岁,现在她也不过才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可是却也如十八九岁一般,面容倾色,这一身的气韵也是无人可及,至于走在她身边的沈清辞,当是她一出现之时,几乎都令四周的人倒抽了一口气,便见她眸色微冷,瞳色浅浅,却如寒梅映雪那般,情如素雪,永不染尘。

    “怎么,我长的很可怕吗?”

    沈清辞自是知道,这啊的一声,都是应她而起。

    是因为你这张小脸长的也是太好了一些,沈清容忍不住的再是捏捏妹妹的小脸,这就像是捏着小果儿一般,果儿的皮肤也是这般的感觉来着,这一触之下,滑腻的就如上等的温玉,还是没有上过任何妆容的,哪怕她这个当姐姐的,用过了不少胭脂水粉,也才可以保了如今的这般容色,虽然说,她也是比起其它女子要年轻上很多,可是必竟是十个孩子的娘了,自然的也是同那些豆蔻少女有些不同,就算是再是装嫩,可也不再是少女。

    但是她妹妹却是不同。

    她若不说自己的年纪,仍会有人将她当成豆蔻少女来看,端的是一个白璧无暇,桃羞李让。

    沈清容心中也是在想,若是再过上几十余年,她家这个妹妹仍会有如此不俗的姿色,这也便是上天对她妹妹最好的补偿了。

    沈清容轻抚着妹妹的发丝,眼前这般水嫩的女孩儿,似乎仍是当年那个亲手送她出嫁,也是亲手送出十里红妆的小丫头。

    而如此,那个小丫头长大了,也是成亲生子,可是却也是没有变过丝毫。

    仍是她。

    她希望岁月静好,闲庭落花。

    “走了,陪姐姐去见几位客人。”沈清容拉着妹妹的手,也是带着她去见了自己的几名闺中好友,这些人到也都是以前沈清辞见过的,不过就是一别几年,到也都是有些生份,不过在沈清辞的眼中,这些人是谁,到也都是记着一些。

    奈何的,她现如今身份过高,所以也是免不了令这些贵妇,多少的也都是有些忌惮之意。

    沈清辞偶而的回眸,便是发现了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的金氏,还有的便是一直低眉顺眼的谢氏。

    金氏一见到她,一脸的都是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些惊恐,可能也是没有想到,几年都是未见的人,再是如何也要变老一些,可是这一位,为何却是一点也没有变?

    至于谢氏,则是低眉顺眼的,一直都是跟在金氏的身后,看似如此,可是沈清辞却是发现,谢氏眼中无端的,也是有些若隐若无的怨恨生出。

    而越是低眉顺眼之人,便越是内心沉到了可怕。

    再是对他们非打即骂,他们也都是逆来顺受,任劳任怨,任打任骂,也是由着你随意的作践,可是不要忘记了,兔子尚有着三分的凶性,一个弄不好,这些从来不咬人的兔子,最后便是咬的最凶的。

    轻则皮开肉绽,重则死无全尸。

    不知道金氏是否真的了解过自己的这个儿媳,若是了解了那便是最好,若是一直看不清楚,随意的搓磨,可能日后她要为自己当初所做的那些决定,而得到是最是残忍的报应,只是希望最后她可以承受得了这样的因果。

    沈清辞大概扫过了金氏婆媳两人,而后再是同沈清容坐在一起,品茶听风,说来,她还真的不是太喜欢这般多的人,当然也是不太喜欢,被人看来看去,尤其是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以前恨不得视她如猛兽,躲躲藏藏恨不得永不现身,可是怎么的,现在不管是谁,到都是开始喜欢往她的身边靠了。

    莫不是她身上有着什么东西,让他们以为她是唐僧肉?

    沈清辞奇怪的问着沈清容。

    “大姐,我身上莫不成有什么东西,怎么的他们都是如此看我来着?”

    “东西到是没有,”沈清容捂嘴笑道,“他们都是把你当成福气呢,听说与大功德之人相处,也能分得半分功德,尤其是女子,还可以尽快的获得麟儿。”

    沈清辞不由的按了按自己的额头。

    “这些都是谁传出去的?”她莫不成还能左右人家生孩子不成?

    “不管是谁说的,现在所有人都是如此认为的,”沈清容也是挺哭笑不得的,这些人啊,想近又不敢近,只能站在一边,就只是想要沾得这一份好运。

    其实不要说别人,就连她自己都是喜欢与妹妹在一起,可能妹妹身上本就是有一种令人宁心的气息所在,哪怕再是烦心之事,只要同她说说,与她坐坐,好像一切也都会迎刃而解一般。

    “去啊。”

    后面,金氏拧了一下谢氏的胳膊上,别人这都是上去了,就是想分得一些好运,可是谢氏这个蠢妇怎么的如此没出息的,就连上前都是不会吗?

    “可是婆母……”

    谢氏仍是不愿意上去,那不是别人,那是朔王妃。

    “别人都是上去了!”金氏还是不依不饶的。

    “他们都是有身份之人。”

    谢氏实在不愿意说这句话,可是事实便是如此,这些人当中,也就属她们婆媳两人身份最是卑微,而自是她们的进来之后,便是无人搭理过她们。

    如今的宋家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宋家了,就一个小小京官的家眷,怎么可能让这些贵妇主动的相邀,就连她们的请柬,也都是金氏仗着以前与俊王府的关系,从别人手中硬抢过来的,若不是俊王府的名气太过好用,她们怎么可能进到这里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