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7章 讨厌之人
    可是她们哪怕再是穿上好看的衣服,将自己最是满意的首饰带在了头上,却仍是像了两个土憋。

    所谓贵气,不只是因着身上所穿之衣服,也不在头上别了多少根发簪,美人在骨不在皮,贵人在气不再外物。

    她们同人家一比,什么也都是比出来了,可是偏生的,金氏还是没有一点的自知知名,一个劲的都是想要同别人交谈,想要套些关系。

    那些贵妇的教养都是很好,对于金氏的刻意讨好,大多都是松弛有礼,并没有在此落下金氏的面子,可是金氏的嘴里一直都是在乱说,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谢氏都是感觉自己脸都是要烫了。

    莫不成,金氏就没有发现人家眼中的那些鄙夷与不耐烦吗?

    若不是这些贵妇都是念着自己的身份,怕是金氏都有可能被人一脚踹出去了。

    现在竟还要让她去蹭朔王妃的福气,那些围观的人,少说也都是四品官的家眷,可是她们算是什么,一个小六品官而已。

    宋明江算个什么东西,状元又如何,不过就如昨日黄花,不复存在。

    而提他的名子,还不如提俊王妃的名讳,显然在此,俊王妃的名子可是要比宋明江的名子好用的多了。

    “你快去!”

    金氏再是在谢氏的腰间拧了一把,谢氏忍着疼,眼中也是凭空的闪过了一丝暴躁出来,只是很快的便是隐在了她的双眼当中。

    “怎么这么蠢的?”金氏直接就拉起了谢氏,硬是挤进了那些贵妇群之间,就是想要沾一些仙气不可,是的,就是仙气,最初别人都以为这是好运,可是一见沈清辞这张数年来都未变过的脸,都是感觉,沈清辞可能本来就不是人,而是天上的仙女下凡。

    沈清辞用手撑住自己的额头,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声,良好的教养,终是没有令她一跃而起,拂袖而去。

    哪怕是如此,她都是安静的坐在此地,只有一壶茶,一口一口的喝着,那一幅水墨般的美人图,可能便最好的画家,也都是捕捉了她的百分之一的神韵,哪怕如此简单的衣服,如此简单的习惯,可是在别人的眼中,却都是雅到了极至。

    当是秦夫人出来之时,一见这一堆人都是围着沈清辞,也都是被吓到了,忙是差人将这些夫人小姐的,都是带回到了原位。

    这见人一面便能生孩子,怎么可能那般容易的?哪怕是她的那个族妹,说来也不是因为沈清辞,事实上面,最应该感激的而是墨飞墨神医。

    沈清辞是真的不能帮他们生孩子,他们哪怕天天都是跟在沈清辞的身后,也都不可能生出孩子出来。

    秦夫人都是感觉有些对不起沈清辞了,因为这些事,好似都是因她而误会生成的。

    “秦姨不必介怀,”沈清辞也没有怪罪之意,“世人皆是如此,所谓流言,也等时间一到,便会不攻自破,所以她不解释什么,也不想去做什么?”

    等到他们发现,那些所谓的沾运一说,其实也都是一些无稽之谈时,那么想来,便不会有人再是往她的跟前凑了。

    秦夫人一听此话,着实感激着沈清辞,也是真的不明白,沈清辞的年岁尚轻,这才是多大的年纪,却有了如此这般的心胸,怕也真的不一般的女子可以与其相提的。

    等到那些人都是退下了,沈清辞这也是微松了一口气,便是连天也都是比刚才凉了。

    沈清容拿出了帕子,也是擦着妹妹额头上面的汗水。

    然后对着妹妹一笑。

    这便是对了,她妹妹不是不愿意见人,只是因为不喜这些繁文缛节,喜欢赚银子多过于这些贵妇之间的交际。

    可是若她在此地,定然也无一丝的不妥。

    就在沈清容再是拉住妹妹的手,想要同妹妹说些体已话之时,突然的,她的脸色却是一变。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她凝着声音,也是让谢氏的脑袋垂的更低了,而金氏所性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就拉开了椅子坐在那里,这地方,谁都是可以来,这椅子自然也是谁都可以坐,她不过就是有些累了,所以在这里给自己找了一个可休息之地,怎么,她们莫不成还要赶人不成?

    而金氏的没皮没脸,差一些没有让沈清容直接将自己的鞋子给丢出去。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沈清辞轻转着自己手腕上方的翠玉镯子,这是上等的暖玉做成,冬暖夏凉。

    听说,玉能养魂,带的多了便能保一方平安,不知是否如此,不过这颜色却是极衬她的手腕。

    沈清辞抬起脸,再是打量着咄咄逼人的金氏,还有一直都是埋头的谢氏。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知道,在这幅平淡无奇,又是逆来顺受的背后,究竟又隐藏了一些什么?

    不得不说,沈清辞真的十分讨厌金氏的这张嘴脸,而每每想起之时,都是有些如哽在喉,不得不厌。

    有些讨厌似乎便是出于一个人骨子里面。

    而她对于金氏便是如此的感觉。

    几年而过,金氏对于她的侮辱,她从未有一天未忘记过,都是过去了多少年了,金氏到是一点的长劲也没有,而她给宋明江挑的那个儿媳妇,到是有些意思。

    突的,沈清辞抬起自己的唇角,而后从桌上拿起自己的团扇,坐在那里,也是一下又一下扇了起来,微微的风从扇面而来,竟也会有一种淡至不可能清荷初露,闻过之后,到是连自己的神思好像也都是有清明了许多。

    这京中的女子就是奇怪,这般冷的天,还要用扇子,扇风还是抽风的?不过谁让好看呢。

    沈清容对着金氏婆媳翻了一下白眼,过来是做什么的,当别人不知,当别人都是没有脑袋吗?

    分明就是同那些女人一样,还想要借着他们的运气,生下一儿半女,不要说,她妹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本事,她家阿凝又不是送子娘娘,怎么可能让别人生孩子,就算她有这样的本事,那也都是落不到金氏母子身上,做了这么多的孽,这没有孙子,就是他们的报应。

    沈清辞再是轻摇着手中的团扇,沈清容对着金氏冷笑一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