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29章 将军令
    第2029章 将军令

    秦岩踏着点将台,反抱着琵琶,五指如剑,使劲的一划,一股嘈杂之声,从琵琶上响了起来。伴着兽鼓的声响,简直是人间噩梦。

    “好难听!”

    “太他娘的恶心了!”

    “这曲子是乱弹的吧,要是我上去,都比这个厉害。”

    乌贼大王几个人,全部笑了起来。

    黑骨大将军脸色一紧,觉得秦岩在戏耍自己。

    他拎着长枪,刚要走上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体内的气息,居然跟着噪音,疯狂的暴动起来。

    “这是……什么曲子?”

    黑骨大将军的表情愕然,又停下了脚步。

    秦岩如同着了魔,脸色疯癫,五根手指几乎是出现了残影,频繁的落在琵琶上。

    四周的妖灵之气,汇聚成一道漩涡,疯狂的旋转起来,在整个营地外面,来回的驰骋着。

    顿时间,所有人的骷髅战士,双眼中冒出火光,抬起手中的兵刃,指向了天空,似乎在响应着秦岩的号召,发出一阵阵咆哮声。

    “杀!”

    “杀!”

    “杀!”

    几个骸骨将军,同样受到了感染。

    秦岩拨动的每一根琴弦,仿佛有魔力一般,可以触动他们的心灵,让他们的精神,为之亢奋起来,让他们的热血,为止燃烧起来。

    好男人,志在四方。

    好儿郎,浑身是胆。

    好战士,万夫莫当。

    黑骨大将军呼吸急促,饶是他拥有仙尊的实力,可在这个时候,同样感觉到热血澎湃。

    他握紧手中的长枪,战意滔天,恨不得马上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前往黑狼大将军的营地,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生死大战。

    终于,这一群凶猛的战士,他们懂了。

    秦岩弹奏的琵琶曲,看似杂乱无章,看似十分难听,可唯有那些经历过厮杀的猛士,才能听得进去,也唯有视死如归的战士,才能懂得其中的情绪。

    杀,生或者死。

    战,胜或者败。

    当手持长毛,跨上战马,在沙场上冲锋的时候,根本没有回头路,什么心乱如麻,什么音色嘈杂,都他娘的算个球啊,能杀一个,就算是赚了。

    这一首琵琶曲,才是属于妖界的曲子。

    这一首琵琶曲,才是给黑骨山战士听得。

    “好,太娘的好了。”

    “从今天起,你秦岩,就是我们黑骨营地的朋友了。”

    黑骨大将军素来豪爽,只要看对眼了,哪怕是一头猪,都可以称兄道弟。

    包括他在内,全部握紧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胸膛,发出咚咚的声响,宛如一道道战鼓,惊天彻底,震荡千里。

    秦岩面色狰狞,体内热血沸腾。

    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压抑,似乎有万千的力量,尘封在心中,必须要嘶吼而出。

    狂风怒吼。

    血月当空。

    秦岩反抱着琵琶,招了招手,扬声道:“拿酒来。”

    虞仙子咽了口吐沫,亲自倒了一杯酒,踏上点将台,不知道为何,下意识的单膝跪地,高举双手,递到了秦岩身边。

    秦岩豪饮了一杯,酒杯落在地上,摔得稀碎。

    他迎风高歌,苍凉的嗓音,粗犷的语调,不羁的性格,高昂的战意,汇集成气势磅礴的战歌:

    塞上长风。

    羌笛清冷。

    听遍擂鼓千声。

    铁蹄无疆向西行。

    大漠落日。

    残月当空。

    手握三尺青锋。

    凯旋报与谁人听?

    伴随着兽鼓的声响,秦岩的声音,悲怆且凄凉。

    黑骨大将军鼻子一酸,两行泪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心中的辛酸和苦闷,终于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

    是啊!

    秦岩的歌声,正是他们的写照。

    在这样荒凉的地方,长风和冷月,擂鼓声不知道响了多少遍,手里握着兵刃,就算打赢了,又能告诉谁听呢?

    他,突然迷茫了。

    他,突然很累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岩的歌声,陡然一变,仿佛一把凌厉的长剑,绽放着自己的锋芒。

    旌旗卷。

    山河乱。

    行军夜半。

    征战沙场几人还。

    怨,怨,怨!

    横长刀。

    仗利剑。

    戎马向前。

    满腔热血不曾干。

    战,战,战!

    当最后三个战字,从秦岩口中喊出时,全场的兽鼓和琵琶上,全部达到了顶点。

    轰隆隆!

    轰隆隆!

    漫天的妖灵之气,疯狂下落,灌输到众人的身上。

    包括黑骨大将军在内,一改刚才的悲怆,手持兵刃,跟随着秦岩,疯狂的嘶吼。

    “战!”

    “战!”

    “战!”

    整个黑骨营地,几乎成了一个战场,战意滔天,十分的可怕。

    秦岩反抱着琵琶,慢慢停止,目光森冷,环视四周,哪怕是黑骨大将军,都有些畏惧。

    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弹出如此曲子?

    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如此感情?

    可悲情!

    可热烈!

    仅仅是这一首琵琶曲,堪称震慑古今,足以名扬千古了。

    至于虞仙子,则是倒了一杯酒,依旧单膝跪地,恭敬的道:“秦岩上仙,请。”

    秦岩接过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黑骨大将军咽了口吐沫,跟着单膝跪地,出人意料的,居然重重的磕了一个头,攥着拳头道:“秦岩上仙,谢谢您的曲子,让我们迷茫了,同时又让我们找回了存在的意义,也谢谢你替我们这些没有可悲之人歌颂。”

    在黑骨上这里,黑骨大将军看似威风,实际上就是一缕怨魂修炼而成。

    其他骸骨将军和骷髅战士,更加可怜,甚至灵魂都不完整,一旦碎裂,便会彻底消亡了。

    “秦岩上仙,这曲子可有名字?”虞仙子问道。

    秦岩扬天长叹,淡淡道:“姑且,叫他……将军令吧。”

    将军令,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好名字,秦岩上仙,我可以拜你为师吗?”虞仙子十分期待。

    秦岩默然无语,从袖子里面,取出一个竹简,递到了虞仙子的手中,让其好生修炼。

    虞仙子有些失落,可看到竹简里面的内容时,惊喜连连,对着秦岩不断拜谢。

    秦岩的竹简,可是从邪神宫殿里拿出来的,自然不一般。

    看到这一幕,乌贼大王傻眼了。

    他打起哆嗦,直勾勾的盯着秦岩,仿佛全世界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

    “弹了仙曲,居然连妖界的曲子都会。”

    乌贼大王气的牙痒痒,恨不得直接上去,把秦岩砍翻在地。

    秦岩立在高台上,看向乌贼大王,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