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6章 莫小姐,我宠你一辈子
    第116章 莫小姐,我宠你一辈子

    莫晨曦往后转身,才发现那两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粉丝见面会。

    无奈地抿起唇,继续往前走。

    周围的地灯全部亮起,这片天地恍如白昼。

    舒缓的音乐响起,广场中央的音乐喷泉苏醒,喷出一束束水柱,一抹笔挺的身影隐背对着她,在水幕后。

    莫晨曦垂眸看看了看自己的仪态,才迈步优雅地走过去。

    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脚底和膝盖都十分不舒服,干脆把鞋抛在一边,光着脚走过去。

    白灏臣转身,牵过她的手,让她踩着自己的鞋面。

    莫晨曦呼了口气,抱住男人的脖子,忍着眼眶的热意,“匪星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男人笑了笑,手放在她的背后轻轻地拍了两下,“我在等我的女神,等了好多年,终于见面了。”

    “噗——”莫晨曦忍不住笑了出来,弯弯的眼睛里,湿润碎光沉浮,“这么宠下去,会被你宠坏的。”

    男人抱着她轻叹,“那可怎么办?莫小姐,我预备宠你一辈子的。”

    莫晨曦压不住上扬的嘴角,声音情不自禁透着被宠坏的娇俏,“那我再努力努力,让自己被宠得淡定一点。”

    男人低笑,低头攫住她的唇。

    不远处的草丛里,姚辛和白筝坐在一起,看得热泪盈眶。

    “我们家小曦曦算是苦尽甘来了,前面那几年,一直在受伤,我看着都心疼,还好程飞宇出轨了,不然小曦曦就错过了一个绝世好男人!”

    白筝切了声,一边赶蚊子一边漫不经心道:“我们家少爷怎么可能让少夫人跟别人结婚。”

    姚辛眼睛一眯,揪住白筝的领带,“小毛头,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挖好坑了,就等着我们家小曦曦往里跳呢?”

    “虽然意思差不多,但你这么说就有点难听了,我家少爷用点心机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了?你们女人不都喜欢这种浪漫?”

    “说得也是。”姚辛松手,两手支着下巴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大老板真好啊,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相爱已经是极限,不遗余力的付出真叫人感动,这年头渣男遍地走,好男人也是有的!”

    白筝敲了敲她的额头,“我警告你啊,可不能打少爷的主意,不然有你好看的。”

    姚辛翻白眼,“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会是那种人吗!哼!”

    白筝失笑,少年郎笑起来干净纯粹,抬手拍拍她的发顶,“开玩笑的啦,糊涂蛋小姐姐,你守也守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嘛,放心把她交给少爷好了。”

    姚辛愣住,笑着审视他,“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白筝也笑,低头忙着擦六神花露水,“听不懂就算了。”

    姚辛失了会儿神,嘴角弯起,视线投到喷泉旁相拥的两道身影,眼中荡涤着欣慰的微光,低低地喃了喃。

    “再等等吧。”

    南山公馆。

    莫晨曦被抱到床上,两人亲昵了一番。

    末了,她脸红红的,喘息着,眼睛清亮,“我想喝酒,我们喝酒吧。”

    白灏臣勾了勾她的鼻子,“等着。”

    酒窖,白灏臣选了一瓶度数比较低的果酒,准备出去时,一阵眩晕感猛烈地袭来,心脏剧痛了一下。

    啪!

    果子酒摔到地上,碎了一地。

    “呼……”艰难地喘了口气,白灏臣捂着心脏的位置,脸色苍白无血。

    “少爷,你怎么了!”乔叔刚好经过酒窖,听到声音冲了进来,“我打电话给仇先生!”

    “不用!”白灏臣拉住他,“我现在没事了。”

    脸色,确实在慢慢恢复血色。

    乔叔依旧担忧,“少爷,我们还是把情况告诉仇先生吧,以前你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现象!”

    “体检了没问题就是没问题,可能新型药物跟身体还没完全适应,才会发生这些现象。”白灏臣站直身体,重新拿了一瓶酒。

    乔叔闻言皱起眉头,“之前的药效果挺好的,怎么好端端的就换了?”

    白灏臣风轻云淡地笑了笑,“乔叔,没有一种药是一劳永逸的。”

    关于药物的问题,乔叔了解的不多,但仇医生是值得信任的对象,这个世上,也只有他,能让少爷,活得长久一些。

    叹了口气,他没再说这个,视线投在白灏臣手里的酒,笑了笑,“少夫人平时也喜欢钻进来找这个喝。”

    白灏臣挑眉,“以后兑点水进去,别再酿这么浓了。”

    “好。”等乔叔哭笑不得,心里满满的欣慰。

    等身体的疼痛缓了下去,白灏臣拿着果酒回到卧室。

    可床上的丫头已经抱着枕头睡着,被子和裙摆被她压在腿下面,露出受伤的膝盖。

    白灏臣把她抱到枕头上睡好,捏了捏她的鼻尖,“不喝酒了?”

    此刻,莫晨曦还是有点意识,睡意沉沉地叹了口气,“想喝啊,可是眼睛都睁不开了。”

    “那明天再喝。”白灏臣帮她盖好被子,起身时,女孩拉住了他的手。

    “你去哪儿,不睡觉?”软软的嗓音,透着睡意和眷恋。

    白灏臣的眉心轻皱了下,“我去客房洗个澡,你先睡吧。”

    “嗯,我也好想洗,不过好困,留在明天洗好了……”

    白灏臣低低笑了声,“净是找借口。”

    女孩这才放开他的手。

    白灏臣走出卧室,拉上门,疾步去了书房。

    反锁上门,脱掉身上被汗水浸透的外套,整个人倒进摇椅里,牙齿咬着拳头,痛苦的闷哼从喉咙深处溢出。

    “我研究了一种新型药,但是副作用很大,延长寿命的同时,每隔一段时间,你就要承受身体带来的剧痛。”仇北貊扶了扶金框眼镜,镜片下的眼眸暗色流涌,“这么说吧,女人分娩时的痛,比起你这个,算轻了。”

    顿了顿,他心底苦涩,“而且我不保证,你真的能活下去。”

    “老七,其实按照之前那样也不错了,你何必受这种苦,就算延长,也只是一小段时间。什么时候,你连这几天的日子,都想贪了?”

    他那时笑了笑,轻叹,“往后,我只贪这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