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2章 自己人先打起来
    幽凰山。

    两年的时间对于王者来说,不过就是打一个盹的时间,很快到了诸王相会的日子,很快第一道澎湃的气息降临到了这片幽暗的山野之中。

    幽凰山山脉连绵,云雾缭绕,越是中心的位置山体越是巍峨雄奇,好似盘卧着恐怖的巨兽一样。

    实际上,山脉之外的蛮荒老林中,早就有了人影婆娑,一双眸子弥漫着精芒,时常有交手的波动荡漾开来,每一位的气息都深邃滂沱,虽不及王者,却也是王者之下的顶尖之列。

    来到这里的人,自然是为了探听消息的,巫命王庭王部联盟大会,遵循古老的祖制建立部落联盟,取代人王之位行使王庭大权,这让很多人看到了机会。

    四面八方汇聚来的武者越来越多,但大多数人都保持着默契,没有交手,他们来是探听消息的,不是来进行生死搏杀的。

    这一次的部落联盟大会,将决定接下来巫命王庭的走向,甚至能够影响到大殷、苍国两大王庭。

    对于大荒来说,王部还有可能争一争,王部以下的侯、伯部落,就只能随波逐流了。

    但是随波逐流也是需要选择的,人王不在,必然少了不厮杀,站错队很容易身死族灭,故此巫命王庭麾下的大大小小的势力、部落,纷纷前来幽凰山,想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为接下来站队做准备。

    可惜,没有王者坐镇,先天就差了太多,他们也只能在幽凰山外围山脉转转,山脉深处的主峰是万万不敢涉足的。

    昂!

    龙吟响彻,让四方武者纷纷仰望虚空,天穹之上有神霞如瀑,垂落九天,龙影扶摇直上。

    那是一头万丈大小的黑色阴龙,通体泛着黑色幽光,每一片的鳞片都犹如小山般大小,两轮龙眸更如深渊一般。

    黑色的阴龙,头角狰嵘,腹下五爪,足下风起云涌,雷霆闪烁,散发着可怖的气息。

    鬼方,阴龙氏!

    看到来人,众人心中皆是一震,巫命王庭有十四座王部,但王者加起来却有二十一尊,多出来的这些除了两位出身神秘外,剩下的都是来自古氏族。

    古氏族,传承久远,单单是以王兽为骑,这种气魄,绝非是普通无上势力所能拥有。

    看来巫命王庭这头把交椅,确实是人欲罢不能。

    阴龙横空,夏拓也看的清楚,这是一方古老的大族,生活在鬼方域最东北地的角落,传闻那里是一片枯寂之地,少有人族生活。

    阴龙氏的出现,足以说明这次部落联盟大会的吸引力,连这种老牌的古氏族都被引动了,看来人王这个位置确实是吸引人心。

    传闻,这个阴龙氏和北海的龙族关系很密切,四海龙族势力很强大,不过很早之前就不在登临大陆,而是在汪洋内部安稳自娱。

    阴龙龙角之间,盘坐着一尊身穿黑甲,看上去没有丝毫气息波动的老者,朝着幽凰山中央主峰而去。

    一上来就冒出来这样一条大鱼,夏拓很欣慰,诸王要是不争联盟主,他还怎么挑事。

    哗啦啦!

    西北方向,一条黑色的大河哗啦啦的冲刷而来,滚滚如巨瀑,冲刷了百万里长空,黑色的大江汹涌澎湃,所过之处染黑了天穹。

    黑色的长河中,白骨漂浮,无数鬼影哭泣,天地间好似全部都被鬼泣所充盈,哪怕是辟地境强者在鬼哭声中,都感觉自己陷入了鬼蜮之中。

    这是鬼河王部,来自共工域的西北,靠近蛮荒古地的一座河谷,这座王部治下有侯部十一座,大都是其麾下血裔分支敕封而出,至于伯部就更多了。

    在北地,共工域西北靠近蛮荒的地域,号称鬼河领,由于远离巫命中枢,相对来说独立性很强。

    特别是从巫命人王失踪之后,鬼河王部愈发的猖獗起来,鬼河王接连将自己的两位后代子嗣,分封成了侯部,将侯国立在了鬼河领之外。

    鬼河王部的详细资料,都在夏拓手中,看到这鬼河王出现的刹那,他就将其相关记起来。

    这又是一个不安分的主。

    他很喜欢。

    按照有关鬼河王的消息论述,鬼河王部立族的时候,在共工西北大地,其王部附近一共有六个侯部,这六个侯部都是巫命王庭所敕封。

    事到如今,六个由王庭敕封的侯部,只剩下了一个,而且已经操控于鬼河之手,之所以留下这么一个,还是为了给巫命王庭留点面子。

    实际上鬼河王部这样场景,早已经遍及了整个大荒,王部之主是王者,或许清心寡欲,没事就闭闭关修修炼,不问世事。

    但架不住下面人多啊,俗话说鸡多不下蛋人多瞎胡乱,王部内部血脉复杂、关系混乱,各种纷争多了,嫡血子弟想要稳住自己的地位,就会想办法增强实力。

    王部内部大家都瓜分完了,就只能从外部想办法了,放眼王部之外,周边的大小部落都是嘴边的肉。

    这种事情止是止不住的,除非所有人都无欲无求,否则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紧挨着王部的大小部落有什么错?

    错就错在不该挨着王部立族。

    很快,虚空中再次出现了波动,出现的王者没有遮掩身影,直接朝着山脉中央主峰而去。

    “青冥山幽玄王。”

    “鬼方大裂谷鬼火王部。”

    “共工黄泉河长鬼氏。”

    “冥尸王,是他,他这个神秘的独行人物怎么也来了。”

    “他旁边那个高大的银光的身影,就是他从幽冥世界挖出来的王尸吧,好恐怖的气息。”

    北地的王者出现,好似群魔乱舞一样,实际上这是因为北地有通往幽冥的大裂缝,冥鬼肆虐,也使得这里的武者修行之时沾染了阴气。

    一尊尊平常难得一见的王者,此刻扎堆出现,可算是让四周的武者过了一把眼瘾。

    为了王庭的权利,哪怕是王者也不能免俗。

    锵!

    天地间,有铿锵指引浮现,四周山野中的强者们,感觉自己体内颤动,随身蕴养的巫兵一件件欲要破体而出、颤抖着。

    器鸣!

    “铁剑王来了。”

    虚空中,浮现出了一尊身材高大的身影,头戴着一个流溢着辉光的斗笠,背上背着一柄足有五尺大小的重剑。

    这位也是巫命王庭的独行侠,和冥尸王一个路子,出身很隐秘。

    “铁剑,你终于出现了。”

    这一刻,一道恢弘的声音响起,在天穹之间炸响,接着虚空开始扭曲,有混乱的气流席卷天际,碎裂的虚空直接朝着天穹上方蔓延,裂开到了星空之上。

    紧随着道道星光洒落下来,恐怖的气息横贯了苍穹。

    轰隆隆!

    紫电银光间,雷霆涌动,星空之上好似有天门打开一样,有缭绕着神焰的威严身影浮现,一经出现,盖过了漫天的神彩,让周围洒落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恐怖的王者气息滂沱无比,洒落在四面八方,将先前出现的诸王风采都给压了下来。

    四周荒野中的辟地境强者,皆是神色一变,哪怕是王者的威严不是针对他们,但余波就让他们感到了心神在颤动。

    神阳王!

    看到这尊王者出现,四周的王者纷纷色变。

    这位和整个王庭都显得格格不入,巫命王庭因为疆域内有幽冥大裂缝的原因,使得漫长岁月来一直受到阴魂的肆虐,整个大地上多水多阴寒。

    漫长岁月的沉淀下,巫命这片大地上,诞生的王者要么阴寒无比,要么鬼气森然,唯独这位神阳王,掌了一手好火法。

    道不同不相为谋,不仅仅是在思想上,在修行之道上也是如此。

    神阳王一出现,本来还算是缓和的气息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炽盛的火焰气息,锁定了铁剑王。

    众人一看,这是有瓜啊!

    没听说铁剑王和神阳王有仇啊?

    这一次不虚此行。

    山野深处,夏拓慵懒的靠在一株大树下,看着天穹上的两道身影。

    这场景他熟。

    都是他玩剩下的。

    上来先来一个杀鸡儆猴、展现一下子自己的实力,为后面的事情做个铺垫。

    捏柿子呢,要拿软一点的捏,既不能太厉害也不能太弱了,铁剑王背后没有王部,揍一顿既能立威又不会带来太大的麻烦。

    不信就看吧,马上就得打起来。

    虚空之上,神阳王双眸如大日,看着铁剑王,周身的灼热隐约生出了一方火焰世界一般,锁住了铁剑王。

    “铁剑,本王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地,要么臣服于我神阳王部,随我下征战,功成之日,本王许你裂土封疆!”

    哗!

    神阳王的话,直接赤果果的毫不遮掩,本来么大家都想要当这个联盟主,但好歹还有些顾忌。

    毕竟王者也是要面皮的,不想将这个反叛的称号落到自己脸上。

    对此,神阳王很是不屑,都是来抢老大位置的,还特么的要脸?

    要脸,别来抢这个位置。

    “你好大的口气。”铁剑王的眸光很清冷,眼中有杀机迸溅,他和神阳王部之间的恩怨可是有很多了。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白白惹大荒笑话。”

    神阳王身上的气息愈发的炽盛,隐约间浮现出了烧融天地万物的异象,毁灭的气息弥漫起来。

    “给脸不要,今天没人能救得了你。”

    伴随着话音,一身火焰神甲的神阳王,身上神火沸腾,如火浆涌动,口吐杀音,让这片天穹彻底化为了一片火域。

    这是真杀机!

    锵!

    同一时刻,铁剑王背后的铁剑出窍,一剑寒光九天,斩破了下漫天的火域。

    “垂死挣扎!”

    对于此,神阳王冷喝,大手拍出,刹那间化为半边天穹大小,完全由法则秩序演化而成的手掌,不见掌纹,唯有死亡火焰。

    轰!

    一掌之下,天地都好像被拍碎。

    这一掌,哪怕是隔着老远,夏拓都感受到了其中的恐怖,神阳王在秩序之路上走的路比他还要远一些。

    难怪敢这么肆无忌惮,在这里杀鸡儆猴,还是自身有底气。

    在他看来,铁剑王也是有些能耐的,虽说不是神阳王的对手,但只要不是死磕,遁走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不过这战斗怕是打不下去了。

    呜~

    刹那间,天地间泛起了浓浓的黑色雾霭,铺天盖地,阴气化为了冰霜,覆盖在了神火之上。

    黑色雾霭中,有一只黝黑的大手,指如弯刀横切长空,朝着神阳王抓下。

    “鬼河王,你敢阻我!”

    一击无功后,神阳王眸光如炬,朝着山脉深处的黑色长河望去。

    “神阳,今天是诸王齐聚的日子,动手可就不太好了。”

    鬼河王开口,大家都是王者,你肚子里想的什么鬼招,谁不清楚,看破不说破而已。你想立威怎么可能。

    “今天我要非动手不可呢!”

    神阳王语气冷冽,身上火焰炽盛。

    “你可以试试?”鬼河王神色淡然,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天边有一道朦胧的身影浮现,这道鬼魅的身影周身好似浮盈着无数虚影一样。

    魅影婆娑,闪闪烁烁直接落到了山脉深处,紧挨着鬼河王靠近。

    既然是王者联盟,这站位就可有讲究了,先前出现的这几位王者,皆是相互离得老远,气势显化为领域。

    但这道身影直接落到了鬼河王身后,顿时让几位王者心神一怔。

    鬼牙王!

    这几百年来,鬼牙王乃是巫命王庭的名人,数万年来第一个被巫命人王拿下的王者。

    鬼牙王出现在鬼河王背后立着,这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难怪这么猖狂,原来是有了帮手。”

    对此,神阳王依旧是语气冷冽,说道:“今天本王还真的想要领教一下鬼河王的王法了。”

    天边一座黑气团漂浮而来,气团如山,压住了虚空,团内无数的恶魂嘶吼,不知道陨落了多少生灵。

    冥山王就这样飘到了神日王的背后,露出了壮硕的身影,盯着鬼河王和鬼牙王看去。

    “鬼牙真是何处不相逢啊,不知道流放这些年你还剩下多少斤两。”

    这一幕,夏拓看的也有些发愣,鬼牙王和冥山王两人都是人才啊,都成功卧底到了两大王者手下,接下来会不会自己人打自己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