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9章 我终于见到了
    我忐忑不安地等了一个晚上的电话,其间我妈和公司的员工都给我打了电话,我以最快的度结束了对话,生怕会错过盛嫣嫣给我打电话来。

    我这还是头一次这么期待盛嫣嫣的电话,但是一直到凌晨我睡着了也没有等来她的电话。

    就算不是盛嫣嫣,顾客的电话我也没等来。

    所以第二天早上一大清早我没去商场,直接开着车去了那个别墅。

    反正现在我已经知道他们的住所,不管是不是我都要去一趟看看,死也要死个明白。

    我把车停在别墅的门口,然后就半躺在车厢内眼睛紧盯着别墅花园的大门,看看表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如果桑旗去上班的话也该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终于门打开了,我睁大眼睛使劲盯着门口只见却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昨天跟我说话的那个阿姨,她手里还拿着帆布袋看样子像是去买菜。

    那屋子里的人呢?

    我实在等不及了就从车里跳下来直接过去拍门,是昨天在厨房里的那个阿姨开的门。

    她没认出我来,眯着眼睛打量我:“小姐,你找哪位?”

    “哦,是这样的。”我把我的工作证给她:“看我是昨天送盛小姐购买的商品来的人,因为上面有一些瑕疵,我想当面跟盛小姐解释一下。”

    我特意说声说出了盛嫣嫣的姓,而那个阿姨也没有反驳说不是,这就说明我猜对了,那个人真的是盛嫣嫣!

    我激动又高兴,连呼吸都是紊乱的。

    我上牙齿撞着下牙齿,说话也语无伦次:“盛小姐是不是在楼上?我去当面跟她道歉。”

    她拉住我:“小姐。我们小姐还没有起床,要不然您在楼下客厅等一会儿。”

    “哦。”我点头,然后在门口换了鞋走进客厅坐着。

    我四处张望,别墅内的装潢大气简约又奢华低调,很有桑旗的风格。

    我在楼下的客厅里足足坐了一个小时,都没见盛嫣嫣下来。

    商场里来电话说有急事让我赶紧回去,我还没见到人呢!

    商场的电话像催命符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我对阿姨说:“你能不能上去看一下你们小姐起来了吗?我还有急事。”

    “小姐睡眠不好,一般来说她睡着了先生是不让我们打扰她的。”

    “先生,你们的先生是不是姓桑?”我立刻问。

    阿姨却笑而不答:“小姐,如果你要是有事情要忙的话那你就先走吧!”

    明明马上就可以揭晓答案了,可是最关键的时刻却…

    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来日方长。

    现在她不是没起来吗?那我中午再来,她现在行动不便应该不会每天都出去晃悠。

    我跟阿姨告辞,然后回商场。

    商场隔三差五就有一些怪事生,今天是一对小情侣在我们商场内吵架,然后那女的就寻死觅活用刀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弄得一地都是血。

    还好我来之前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听说没什么大碍。

    我在商场里等警察来把事情处理完之后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就心急火燎地赶去别墅。

    等我到的时候拍门,别墅里来开门的依然是那个阿姨,她笑着跟我说:“小姐,你来的太不巧了,我们先生刚接小姐出去吃饭了。”

    “那你们这里没有住别的人吗?比如说还有一位稍微年长的太太,长得很雍容华贵很美的。”

    阿姨茫然地摇摇头。

    “还有一个年纪跟我一般大的女孩,短头,哦,不,也许是长头,没心没肺傻乎乎的。”

    “没有没有。”保姆跟我一个劲地摇头:“这里只有我们先生和小姐两人。“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桑旗的照片给保姆看:“你们先生是他吗?是他吗?”

    保姆看了一眼皱着眉头:“小姐,你到底找我们家小姐有什么事情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是商场的经理…”我还想继续解释,伯母已经把我往外面赶了:“小姐,你走吧!”

    “你倒是看一看啊!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们家先生?”

    两个保姆合力把我推出了他们家的花园,我站在门口浑身软,仿佛要虚脱了一般。

    谷雨不跟他们住在一起可以理解,但是桑太太为什么也没跟他们住在一起呢?

    难道是桑太太真的去世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到底这屋子里住的两个人是不是他们?

    这个问题快要把我给折磨疯了,我上了停在门口的车,然后就软软地倒在了椅背上。

    我就在这里守着他们,吃完饭总要回来的吧!不行的话晚上总要回来睡觉的吧!

    总之我在这里守着,如果是他们最好了,不是他们我也死心了。

    我就这么躺着,桑时西的电话打了过来,语气很是严厉:“商场方面反应你一个上午都不在,你去哪了?”

    我看看时间还没有到下午上班的时间,我懒洋洋地告诉他:“桑董,我又没有卖给你。中午休息时间你管我去哪?”

    “那你上午…”

    我不等他把话讲完:“我上午只是去晚了一点点,并不是一个上午都不在,让你的那些眼线看清楚了再说话!”

    我挂了电话干脆把电话给关了,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下午2点多钟的时候终于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然后停在了别墅的门口。

    我立刻坐起来屏住呼吸,从车里下来一个男人走到了副驾驶,打开门然后弯腰从里面抱出了一个女人,我把脸几乎都贴在了车窗玻璃上。

    我眼睛眨都不眨生怕看错了任何一个瞬间,那个女人躺在男人的臂弯里,长遮住了她一半的脸,但是另一半长脸是露在外面的。

    我紧张的不能呼吸,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战栗着。

    没错,是她,是盛嫣嫣。

    抱着她的那个人低着头,一阵风吹来,掀起了他额前的头,我看到了宽阔的额角和熟悉的眼睛。

    是桑旗,真的是桑旗。

    他们没死,他们活得好好的,而且回到了锦城,他对盛嫣嫣这么大手笔可见过得很好。

    他哪里我都很熟悉,包括他此刻看着盛嫣嫣的眼神我也很熟悉,那般温柔那般充满了爱意,只不过以前是对我,现在是对着盛嫣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