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3章 还能这样玩
    “好美,小疯子,这件礼服适合你极了,简直美翻了!”

    我断定谷雨是思觉失调了,我现在面青唇黑的,哪里能跟美扯上边?

    “夏至!”谷雨大声喊我的名字,我都看到她的后槽牙了:“你回魂过来好不好?天灵灵地灵灵,夏至赶紧快回魂!”

    “别嚷嚷了,都不押韵。”说真的,我被她这么一叫唤还真的回过神来了。

    她把我按在椅子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个女的,一个给我化妆一个给我梳头。

    我是完全懵逼的状态,谷雨像打了鸡血,比她结婚还要高兴。

    她手里抱着饰盒打开让我挑:“这套蓝宝好不好?特别适合这套礼服?还是这套珍珠?”

    我脑子里乱乱的,随手指了一套。

    我被打扮好之后,整个人还是很混乱的。

    谷雨拽着我往外走,我还很不确定地问她:“我现在在干什么?”

    “结婚,你要去跟桑旗结婚。”

    “我为什么会跟他结婚?”

    “你别问我为什么。”谷雨按着我的肩膀,很认真地看着我,我却看到了她的两只大黑眼圈:“你就问问你自己,想不想跟桑旗结婚。你也不要去想到底桑旗为什么娶你,他还爱不爱你,你只想着一点你要不要嫁他?”

    我定了定神,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之后,我对谷雨说:“我想。”

    “那就结了。”她咧开嘴笑:“那就走着!”

    我再一次进会场,和刚才的心情与感觉完全不同了。

    我明明是来搅局的,结果我却成了新娘。

    桑旗还站在原地,我现整个会场的花都换了,换成了我喜欢的绣球花。

    一场婚礼,两个新娘。

    谷雨推我上台,我木讷地走到桑旗的面前,证婚人将宣誓的本子交给我。

    我捧着本子的手在抖,看不清上面写的字。

    我真的没想到我还有和桑旗结婚的这一天。

    桑旗捧着本子念完,然后等我念。

    我忽然不认识字了,那些字在眼前飞舞,一个字都不认识。

    谷雨在台下拼命喊我的名字:“小疯子,你快点念啊,快点啊!”

    我忧愁地看着她:“我不认识字了。”

    她呆住。

    桑旗忽然握住了我的手,修长的手指指着那些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我:“我夏至宣誓,我愿意”

    我跟着他念,每一个字都念的特别清楚。

    这一刻,我有了点真实感。

    虽然我搞不清桑旗的动机和想法,但是,他愿意娶我,我自己愿意嫁。

    念完了誓词,可以签字办手续了,我忽然想起我的证件没带。

    没有证件,一切只是一个形式。

    我还在愣,谷雨已经拿着我的证件冲上来了:“证件证件。”

    “你从哪拿的?”

    “你的证件不是还放在原来我们住过的别墅里?”谷雨朝我挤挤眼睛。

    算她聪明,我被桑时西弄去桑家的时候,有意没带自己的证件。

    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办事人员接过我们的证件输入了电脑,然后很快交给我们两个小红本。

    我到现在还是懵逼的,我拿着小红本打开,里面是刚才我和桑旗照的照片。

    我们结婚了。

    台下的吃瓜群众看呆了,他们的表情比我还懵,有一个离我特别近的秃头大叔,他光秃秃的脑门上分明写着“原来还能这样玩”这几个字。

    我也不知道原来还能这样玩,我莫名其妙地跟桑旗结婚了。

    还在愣神的功夫,听到主持人在说:“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我眼前一花,桑旗已经靠近我,掀开了我头上的白纱。

    是谷雨一定要让我戴上这种头纱,说什么朦胧美。

    刚才隔着白纱看桑旗,一切都在云里雾里,不真实的感觉很强烈。

    现在,桑旗真真实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是痛的。

    我没梦,我没出现幻觉。

    我真的在最不可能的时间,地点和我觉得永远也不可能交集的人物生了故事。

    桑旗熟悉的气息袭来,他一只手搂住了我的后腰,带着冷冽气息的唇就向我压来。

    有句话,这时候我得说。

    我用手撑住他的胸膛:“大哥,我已经三天没刷牙了。”

    他笑容仍在,但却笑的格外官方,连眼中的光亮都是客套的模板。

    他的唇终究还是压下来了,盖住了我的唇。

    没有我想象的辗转反侧,在台下众人的欢呼声中,只有我知道他的唇只是压在我的唇上,虽然我们此刻唇齿相依,但是只有我能感受到我们俩人的距离感。

    他的唇在我的唇上停留了十几秒钟才移开,我觉得我的唇比刚才还能冰冷。

    他微笑着开口,用只有我能听到的音量:“你欠我很多东西你知不知道?”

    我木然地点头,是的,我知道。

    “那就慢慢还吧!”他牵着我的手走到蛋糕前,伴娘递给我一把餐刀,桑旗握着我的手轻轻切开。

    随后,身后砰的一声,礼花在草坪上绽放,点亮刚刚黑下来的天空。

    他揽着我的肩膀仰望天空,礼花在他眼中盛开,却饱含着我抵挡不住的寒意。

    我怕这样子的桑旗,以前他对我再凶我都不曾害怕过他,因为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现在,我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想做什么。

    我摧毁了他心中的盛嫣嫣,所以,我现在只不过是代替了盛嫣嫣的位置而已。

    他向我讨债的旅程已经开启。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所适从的新娘。

    但是,我又是开心的,我做梦都想嫁给桑旗,不论他是不是真心要娶我。

    一切的流程走完,喝交杯,看礼花,喂蛋糕,放白鸽。

    我大汗淋漓,却始终看不到桑旗冷漠笑意下的真实情绪。

    最后,我落荒而逃,拉着谷雨躲到餐区去吃东西。

    我饥肠辘辘,看着一大堆的好吃的不知道该从何处吃起。

    她给我端了碗粥:“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点粥打打底。”

    鲍鱼响螺粥,入口绵滑,好吃的令我分分钟飙泪。

    我真的哭了,当然不是因为粥好喝。

    “别把妆给哭花了。”谷雨急忙用纸巾给我擦眼泪:“小姑奶奶,你这样桑旗看到还以为你不愿意嫁。”

    我愿意嫁,所以我现在一屁股的糟心事,但是我仍然愿意嫁他。

    桑时西如果知道了,估计暴怒。

    我忽然从碗边上抬起头:“完蛋,我和桑时西的婚期就在五天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