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5章 我该死的第六感
    我很后悔,为什么晚上没把自己喝的更醉一些,这样就感受不到晚上所生的一切。

    大约成年女性,每一个都做过类似的春梦。

    和桑旗分开的几年中,我也偶尔会梦到和他耳鬓厮磨。

    早上醒来的时候都格外伤感,因为和桑旗在一起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原以为我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这一天忽然到来了,却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滋味。

    在整个过程中,我感受不到一点点爱意,他像是把我当做了泄的出气筒,从我刚刚被泡进浴缸的那一刹那他就单刀直入。

    没有前戏没有抚摸,什么都没有。

    我的背抵在按摩浴缸里面的按摩的小颗粒上面,一次次的撞击疼的我只能紧紧咬着要牙关。

    我用手腕搭在他的肩膀上,我不敢将整只手放上去,我怕因为疼痛而用我的指甲划伤了他。

    我等待他精疲力尽的时候,但是这一刻迟迟没有到来。

    在水雾弥漫的雾气中,我仍然可以分辨他俊美的脸。

    在浴室这种事情我们不是没做过,是唯美而享受的。

    现在,对我来说仿佛在受刑。

    我觉得,桑旗的脸上也没有享受的表情。

    他在惩罚我,但同时也惩罚了自己。

    忽然,他停下来了,但我知道并不是他结束了。

    他保持刚才的姿势俯视着我:“很不情愿?”

    我没有不情愿,只是很难过,我不知道有一天我和桑旗之间居然会弄成这样。

    我摇头他却在笑,笑得令我不寒而栗:“可是你哭了,这时候你在想谁,在想桑时西?在想五天以后你们即将举行的婚礼?”

    他现在以这种语气提起桑时西,我很愿意想象成他是在吃醋,但我知道不是。

    他只是想用各种尖刻的语言将我刺伤而已。

    我摸摸我的脸,我的脸上全都是水蒸气,我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哭了,就算我哭了,那也绝不是因为桑时西。

    在这一刻,我没有一秒钟是在想他的,桑旗似乎意兴阑珊,从我的身上离开,然后在肩头披了一件浴袍就从浴缸里面出去了。

    我一个人在里面坐了好久直到他敲门,我估计他是怕我在浴缸里面睡死了。

    我冲了一把围着浴袍从里面出来,他坐在窗口吸烟,冷冽的寒风吹进来,冷的我缩紧了脖子。

    外面很冷的,今天我穿着礼服看礼花的时候快冻死我了。

    他专心致志地吸烟,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

    房间里有电话,我就走到外面的小厅里给谷雨打电话。

    我不敢直接打给桑时西,万一他知道我和桑旗结婚了,一定会勃然大怒。

    谷雨还没睡:“你们房间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此话一出,我的眼前就出现了她的耳朵贴着墙听壁角的样子。

    “桑时西回电话给你了么?”我压低声音问。

    “没有,干嘛总是提桑时西?”

    没道理啊,桑时西怎么一直都没消息?他甩掉那些人之后一定会找我的。

    我握着话筒呆,忽然一只手从我的手里拿走话筒并且挂上了电话。

    桑旗身上带着淡淡的烟味,忽然弯腰将我打横抱起走到了床边,直接让我扔在床上。

    他的眼神中甚至带着点凶狠,根本没有洞房花烛夜的浪漫温情。

    他将睡袍脱掉,而我身上的睡衣也只要轻轻将带子抽掉就会像花瓣般打开。

    实际上,压根没有那么凄美,他捏着我单薄睡衣的领口用力一拉,刺啦一声丝绸睡衣就裂开了。

    我没时间思考,难过,煎熬等等等等,各种情绪都来不及有,桑旗就压下来,断绝了我任何的思考能力。

    这个夜晚是既漫长又痛苦但又很纠结的。

    不是上的疼痛,也不是被桑旗毫无怜惜感的蹂躏的委屈。

    这种灵肉结合,变成了惩罚我的手段才让我难过。

    怨恨仿佛让他停不下来,他一遍遍地折腾我,我只能承受。

    如果是以前,我早就一脚踢他下床,但是现在我没那个力气也没那个底气。

    偶尔,他的喘息声会让我有种熟悉感,但当我的胳膊刚刚圈上他的脖子的时候,我却看到他满眼浓浓的厌恶和不屑,然后我便缩回了我的手。

    不知道几点了,夜已经很深很深了,他也似乎筋疲力尽,从我身上滑下去背对着我躺着。

    我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但是我是几乎整夜没睡。

    等到快到黎明了才沉沉睡去。

    但我做梦了,破天荒的我梦到了桑时西。

    我从来从来没有梦到过他,在梦里桑时西坐在车里,后面有很多车在追他。

    忽然,一辆卡车从后面撞过去,将桑时西所坐的车挤扁了,他的血从车里溅出来,状况有多惨烈就有多惨烈。

    “桑时西!”我尖叫出声,一身的冷汗。

    我以为我只是在梦里叫叫,但是当我惊醒后现自己坐在床上,而躺在我身边的桑旗从床上慢慢坐起来的时候,从他的神情上我分辨出我真的喊出声了。

    我惊魂未定,抱着脑袋匍匐在床上。

    “是怎样的思念让你在我的床上喊出我大哥的名字?”桑旗一开腔我就知道他非常不爽,语气中浓浓的挖苦。

    我自己知道我喊出了桑时西的名字是因为什么,从昨天我的眼皮就跳个不停。

    必竟是他救了我,他完全可以选择今天才来救我,让我多受一天苦,但是他没有。

    我冷汗涔涔,昨晚的那个梦让我觉得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我在肩上披了件睡衣就从床上下去,直接拿起电话就拨给了桑时西。

    依然长时间的无人接听,不得已我只能打给董秘书。

    我不知道他的保镖的电话号码,我只知道董秘书的。

    还好,董秘书接了,声音好像很疲惫:“你好,哪位?”

    “董秘书,我是夏至,我找桑时西,他的电话没人接。”

    “桑董。”董秘书好像带着哭腔:“桑董刚从急救室里出来,现在在重症监护室。”

    我手指头冰凉,我就知道出事了。

    我该死的第六感从来都那么准。

    我嗓子哑哑的:“桑时西怎么了,你快说呀!”

    “桑董昨天去救你之后,被一辆车子撞下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