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20章 矫情了吧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爱我。桑榆很快就回答:我说过了,因为我喜欢你我就必须得得到你,至于你爱不爱我那是以后的事情,况且别把话说的太满,我敢肯定会有一天你为我要死要活,我们拭目以待那一天的到来。

    桑榆慢悠悠地转身走上进了电梯,她的背影窈窕曼妙,怎么看都是一个清纯佳人。

    但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的内心到底有多恐怖。

    南怀瑾当然不喜欢傻白甜,谷雨也不是,但是他喜欢像谷雨那样纯净而透亮的心。

    桑榆太深了,深到像他和桑旗这样的o jiang湖都看不出来分毫。

    南怀瑾的大宅到了夜里一向很安静,外面凄凄的秋虫的鸣叫声都听得一清二楚,所以在南怀瑾还没有入睡的时候,从隔壁桑榆的房间传出来的声音更是听得特别的清晰。

    像是一只小猫一样在哼叫,他起初没有理会,以为又是桑榆在耍什么鬼主意来吸引他的注意。

    但是后来声音变成了呜咽,甚至像一只困顿的小兽在嘶吼,不太像是装的。

    南怀瑾翻了个身也没睡着,便起身出门走到桑榆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没有声音。

    她的房门没锁,转动门把手就可以打开。

    走进去之后发现房间的灯没关,灯火通明的,而桑榆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发丝凌乱,额头上渗出了汗珠,眼角都有泪水,鬓角都被打湿了。

    她拼命扭动着身体转动着脑袋,很痛苦的模样。

    南怀瑾走近了两步,在她的床前站下来,试探地喊了一声:桑榆!

    桑榆完全没有反应,南怀瑾不禁轻轻地推了推她,发现她身体缩得很紧,非常的紧绷,整个人处于很紧张的状态。

    这是做梦了还是生病了?

    桑榆桑榆!南怀瑾又喊了几声,用手轻轻地拍她的脸颊,但是她紧咬牙关没有任何动静,南怀瑾走到房间洗手间里拿了一个湿毛巾,又撒了一点水在她的脸上,使劲摇晃着她的肩膀,终于桑榆渐渐地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眼睛里血红,像一只急了眼的兔子。

    她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南怀瑾问:你怎么在这里?

    你刚才怎么了?做噩梦了还是怎么了?

    桑榆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拢了拢已经被汗湿的长发,抱着双膝将脸埋在膝盖中,低低地笑:关心我?你晚上不是还说永远都不可能爱上我?别关心我,离我太近我会勾引你。

    她不说就算了,反正也不关他的事,若不是看她是桑旗的妹妹,南怀瑾根本就不会管她。

    他将毛巾扔在她的身上:自己擦擦汗。

    然后便转身刚刚迈动脚步却听到桑榆像小猫一样的声音:陪我坐一会儿。

    不是不需要我的关心?南怀瑾没转身。

    那你就走吧!桑榆躺下来了,将被子拉过头顶。

    南怀瑾走出桑榆的房间关上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但是一个晚上他总是好像能听见桑榆若隐若现的哭声。

    怎么这样一个小魔鬼她也会哭吗?

    哭什么?

    她是哭自己还是哭别人?

    哭别人应该可能性不大吧,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她有同情心吗?

    后来南怀瑾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去楼下餐厅做早饭。

    蛋刚刚煎好,盘子就被一只小手被拿走了,扭头一看桑榆又在强势偷吃。

    昨天夜里那种惶恐和无助好像消失的无影无踪,到了白天她又变成以往的桑榆了。

    南怀瑾又重新给自己煎了一份,两人面对面的坐在餐桌边吃东西。

    忽然南怀瑾开口:骆飞进了医院。

    哦。桑榆自顾自地吃她的火腿蛋和面包,无动于衷,连眉毛都不抬一下。

    南怀瑾放下手里的叉子看着她: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桑榆大口大口地咬着面包连连点头:唔,烤的刚刚好,很脆。

    他身体没什么事情,但是心理上出了一些应激的状况,现在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这一次桑榆连唔都没说,好像没听到一样。

    但是她知道南怀瑾一直在看着她,她把手里的面包吃完又把盘子里的火腿蛋吃得干干净净的,放下刀叉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迎着南怀瑾的目光。

    干嘛?他被下了点chun yao,上了几个丑女就出现精神类的问题了,堂堂大男人还真是很脆弱呢!那我呢?我被他又是会弄昏迷又是被他脱的差不多赤条条,洗了一个晚上的胃,第二天我就能活蹦乱跳地出院回家,那我是什么?我是超人吗?只许他对我图谋不轨我就不可以睚眦必报吗?南怀瑾,怎么说我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太太,胳膊肘不带这么外拐的,你拐的也太明显了。

    所以你觉得你做的没有一点问题?

    明知道错还做那就是明知故犯,但是我做了之后人不觉得我做错就说明我根本就没有做错,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你永远没资格跟我说息事宁人这四个字!

    我没让你息事宁人,桑榆,你玩的也太大了。

    有多大?他现在死了吗?他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你们男人还真是以貌取人,如果给他几个美女 ,他还会得什么应激反应吗?恐怕要乐不思蜀了吧!

    桑榆的本事在于,就算她强词夺理都显得特别有道理,南怀瑾略皱眉头看着她。

    这时,桑榆的电话响了,她接通,里面传出了夏至的哭声。

    夏至也是大尾巴鹰的体质,很少当着人面哭。

    桑榆。夏至的哭声很惶恐:妈忽然吐血,现在正在往医院去的路上。

    小妈?

    嗯,桑旗在开会,他的电话打不通。

    嫂子,你别着急,哪个医院我马上赶过去。

    桑榆抓起椅子上的包包,夺门而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