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69章 错怪他了
    第869章 错怪他了

    谷雨仰头看着护士哑口无言,看来真的有猫腻,她只觉得血气直往自己的头:“沈小姐,既然孩子不是南怀瑾的,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这是骗婚知不知道”?

    沈婉秋和经纪人没想到谷雨忽然出现,经纪人见状急忙去关门把谷雨拉进病房。

    “小姐,你千万别乱说。”

    “我乱说什么?刚才你们在里面说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

    沈婉秋低着头躺在床上,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是什么,她低头玩着自己的发梢,等到谷雨说完了才抬起头,镇定的看着她:“谷小姐,你在门口偷听我们说话好像也有些不太道德吧!”

    “我若是不偷听,怎么知道你是骗南怀瑾的?”

    “我没有骗他,因为他从来都不相信。”沈婉秋说了一句话之后又低下头。

    谷雨义愤填膺:“沈婉秋,你怎么可以这样?”

    ”好了谷小姐。”沈婉秋的语气依然很冷淡:?既然你什么都听到了,那也就算了。”

    “算了是什么意思?”

    “这下你如愿了,你不是也喜欢南怀瑾吗?”沈婉秋的语气蔫蔫的,对经纪人说:“请谷小姐出去吧!”

    “你不要乱讲话,谁说我喜欢南怀瑾?”

    沈婉秋根本懒得跟她说话,朝她挥挥手,意思是谷雨可以走了。

    经纪人拉开门没好气:“请吧谷小姐。”

    她们根本就是恼羞成怒,被谷雨给识破还理直气壮。

    “沈小姐,我是你的影迷,一直都很喜欢你,但是没想到你居然做这样的事。”

    “好了谷小姐,”经纪人抓住她的轮轮椅的扶手将她推了出去,然后用力关上门。

    还好她是坐着的,要不然的话那门都要砸到她的脸上去了。

    谷雨现在的心情特别的复杂,一边是对沈婉秋的失望,另一边还有些对南怀瑾的愧疚,毕竟她当初斩钉截铁的说跟南怀瑾有关,任凭他怎么解释都不听。

    谷雨心事重重的回到了病房,徐妈正准备出门,两个人撞了个满怀。

    徐妈直跺脚:“哎哟,谷小姐你要回来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

    “这不是回来了吗?”谷雨蔫蔫的。

    “那我扶你上床躺着。”

    “不用了,”谷雨说:”整天躺着。”

    她就在窗边坐着,直到桑旗来看看。

    谷雨向他的身后张望,桑旗笑着说:“只有我一个人,他没来。”

    谷雨立刻转过脑袋:“谁说我是看他?”

    “那你还能看谁?”桑旗走到谷雨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上去好像好多了。”

    ?话说你怎么那么快就把南怀瑾给捞出来了,应该让他多关几天?”

    “你就心口不一吧,”桑旗笑说,我若是让他在里面多关几天,你肯定又要哭着来让我把他给弄出来。”

    “我才不会呢,”谷雨的声音明显没有以前的底气,桑旗看看时间:“今天晚上我留在这里陪你。”

    “不用了,有徐妈呢!”

    “徐妈年纪大了,让她回去睡觉,再说她也照顾不了你什么。”桑旗指指外面的客厅:”这不还有一张沙发我可以睡。”

    徐妈回去了,桑旗留下来,谷雨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忽然问桑旗:“你说现在锦城的月亮会不会比这里的月亮更大更圆?”

    桑旗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过了一下才回答:“现在锦城应该是白天。”

    “哦,我都忘了还有时差。”谷雨的脑袋撑在膝盖上意兴阑珊:“也不知道小疯子现在在干嘛?她一定是在上班。”

    谷雨还想多聊一聊关于夏至的事情,桑旗接了一个电话就走出房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反正现在他和桑旗没有办法聊夏至,只要一聊桑旗就会岔开话题。

    过了一会儿桑旗握着电话进来抱歉地对谷雨说:“我有一个应酬,现在必须得走。”

    “这么晚还有应酬啊?”

    “没办法,”桑旗说:“我马上把怀瑾喊过来陪陪你。”

    “不用了,不用了,你快去忙吧。”

    “怀瑾过来我安心一点。”

    “好吧,那你少喝点酒。”

    桑旗走了之后,谷雨一直坐在床上发呆,很快门被人打开了,南怀瑾从外面走进来。

    他来的还挺快,谷雨抬头瞧他一眼,不知为什么现在看他突然比上午看上去要顺眼一点。

    谷雨发现他一脑袋都是水,奇怪的问他:“怎么外面下雨了吗?”

    “是啊。”

    “没开车?”

    “我在附近一路小跑过来的。”南怀瑾甩了甩脑袋,甩的谷雨一脸都是水,她气得用纸巾盒丢他:“快去把你的脑袋给擦干净,弄的我房间里到处都是水。”

    南怀瑾进洗手间毛巾擦干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谷雨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就装作睡觉。

    躺下来把被子都盖住了口鼻,她感觉到南怀瑾轻轻的把盖在她脸上的被子给拿下来。

    “你是打算把自己给闷死?”

    她不吭声,装作睡着了。

    南怀瑾也没有再说什么,病房里面特别的安静。

    谷雨闭着眼睛睡了好一会儿也没睡着,于是便把眼睛偷偷的睁开一条缝想看看南怀瑾在做什么。

    只见南怀瑾坐在谷雨的床边正戴着电脑护目镜看电脑,南怀瑾这个人超级变态,不论他怎么打扮都好看。

    他戴眼镜的样子很帅,可是谷雨却想出一个词,衣冠禽兽。

    她干嘛总是把南怀瑾想的那么坏,或许不是她想象的那个样子的。

    就比如沈婉秋的事情,南怀瑾已经跟他解释过了,可是她就是不信。

    “南怀瑾。”谷雨低哼,他立刻从电脑前抬起头推了推眼镜:“怎么了?”

    “我今天看到你给沈婉秋剥橘子。”

    “谷雨,我跟沈婉秋真的没有关系,我看她情绪不佳所以就陪陪她。”

    “知道了,你是妇女之友。”谷雨声音软软的,南怀瑾觉得好像跟往常气呼呼的不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