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43章 夏至,已经翻篇了
    第943章夏至,已经翻篇了

    这是一个很寻常的夜晚,但是一个很不消停的夜晚。

    不能打急救电话,还好霍佳的车等在外面,她的保镖将林羡鱼和桑时西都抬上车送往医院。

    有一个私人医院是霍佳熟识的,三合会经常有弟兄会受伤,有的伤不能去医院,就去那个私人医院。

    林羡鱼第一次中qiang,剧烈的疼痛让她晕了过去。

    桑时西还好,霍佳及时给他进行了处理,用纱布将他的伤口扎紧。

    她的本意不是要开qiang,都被这两个人给搅和了。

    “你没事吧?”她问桑时西。

    “没事。”他声音虚弱:“看看小看护。”

    “她晕了。”霍佳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捏了捏她的脉搏:“还好,心跳还算有力,暂时不会死。”

    谭倩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抬头去问桑时西:“小鱼儿没事吧?”

    “不会死的。”桑时西勉强回答她。

    “你们俩在搞什么?”霍佳也用纱布将林羡鱼受伤的地方包扎起来,松了一口气,质问谭倩。

    “还问我们。”明明是她恶人先告状,可是霍佳气势太足,谭倩不敢造次,声音弱弱:“还不是看到你拿着qiang,小鱼儿说让我去包抄,她去护着桑先生。”

    “你为什么捏着我的手扣扳机?”

    “没有,我没有,小鱼儿说让我抓住你的手往上,不,往下,我我”谭倩混乱地抓头皮:“我也不知道是让我往天上打还是往哪里打了。”

    桑时西闭上眼睛,疼痛让他没办法说话。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

    其实他也并不能肯定霍佳会不会开qiang。

    他只是觉得霍佳真的太痛苦了。

    自己怎么说也算耽误了她很多年,所以,这一qiang就算还她的。

    但是没想到小看护会突然扑过来。

    他想起小看护扑过来的时候来两只手紧紧抱住他的肩膀,用她的身体挡在他的面前。

    她这是港台qiang战片看多了么?

    以为自己是女主角给男主角挡qiang?

    他睁开眼睛看了眼躺在谭倩怀里的林羡鱼,从来没见过她的脸色这么苍白,嘴唇也跟脸是一个颜色的,就像她身上穿着的白色滑雪服。

    见过蠢的,没有见过林羡鱼这样蠢的。

    挡qiang,挡刀,这样算来,林羡鱼这是第三次救他了吧?

    她真以为特别护士是zhong nan hai贴身保镖?

    “她还有呼吸?”也许是她穿的厚,看不见胸口起伏,桑时西忍不住问。

    “有的有的。”谭倩将脸贴近林羡鱼的鼻子:“她还有呼吸。”

    桑时西和林羡鱼都被送进了医院,立刻进行手术。

    所幸的是,子弹都没有伤到腿部的神经,只是陷在了肌肉里,医生做手术取出子弹。

    霍佳站在手术室里看着医生给桑时西做手术,桑时西是醒着的,医生说可以做全麻,他拒绝了。

    “医生,他腿部中qiang会不会影响他以后的行走?”

    “没有伤到神经。”医生说。

    桑时西插嘴道:“我想起一个笑话。”

    霍佳没吭声,表示她愿意洗耳恭听。

    桑时西继续说:“有一个人也是腿部受伤,他就像我一样躺着由医生给他做手术,他很担心就问医生,请问我好了之后可以踢足球么?医生说当然没问题,那人很高兴,太好了,我一直都学不会踢足球。”

    霍佳面无表情地听完,牵扯了一下嘴角,算是在笑:“没想到,你还会讲笑话,虽然很冷。”

    “小看护给我讲的,她每天都会给我讲一个冷笑话,有的比这个还要冷。”

    “你的小看护。”霍佳沉吟:“如果不是个傻瓜,就是暗恋你。”

    “前者,她肯定是个傻瓜。”

    霍佳不置可否:“你可以啊,现在瘫在轮椅上还有个小姑娘愿意为你卖命。”

    “我认识她的第一天,她就替我挡刀。”

    “那你让我说什么,说你有魅力?”

    “她脑残。”桑时西淡淡的:“医生,缝针的时候针眼密一点,我不在乎多缝几针。”

    “是。”

    “人家为你豁出命,你却说人家脑残,是不是世界上只要不是夏至为你付出,任何人你都不会感动?”

    “夏至已经翻篇了。”他仍是轻描淡写的:“我已经不爱夏至了。”

    “你说什么?”霍佳的喉咙忽然发紧。

    “我说,我已经不爱她了。”桑时西朝霍佳转过头看着她,他的脸在手术灯的照射下,白的几乎透明了。

    “那,我要不要恭喜你?”霍佳撇了撇嘴。

    “随便。”他无所谓地笑笑。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上次,她来我这里看我,看到她和桑旗在一起,我忽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没有嫉妒,没有憎恨,没有任何情绪。”

    “我不明白,你为何一下子就不爱她了?”

    “就像你爱我一样,霍佳,可能,你得到了我之后就不爱我了,你爱的只是你的执念。”

    “你又并没有得到夏至。”

    “反正,我心里是有答案的。”桑时西一直在看着她,眼神幽幽,他忽然向霍佳伸出了手:“等我腿伤好了,我们就结婚。”

    霍佳愣愣地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在他的手掌里躺着一只指环,还有点变形。

    “这不是你和夏至的那枚指环么?”

    “我不是给你的,是让你帮我扔掉。”

    “你真的放下了?”

    “信不信由你。”

    霍佳伸出手,可是手悬在半空中始终没有拿走戒指,她顿了顿,忽然转身跑出了手术室。

    桑时西笑笑,又将戒指重新戴在手上。

    医生专心缝针,打完最后一个結,松了口气,直起脖子插嘴:“如果不是在手术台上求婚,我觉得效果会更好一点。”

    桑时西笑了:“可能吧!”

    林羡鱼的qiang伤比桑时西的要严重一点,她的子弹嵌入的深,割开的口子要更大一点才能把子弹拿出来。

    她打了全麻,做好手术睡了一整个晚上才醒过来。

    谭倩守在她身边,困的脑袋直点。

    林羡鱼睁开眼睛,天花板的白织灯白的晃眼。

    她捏住了谭倩小鸡啄米一样的下巴:“大桑呢?”

    初婚有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