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2章 得不到就殉情
    /!无广告!

    听言云安安明眸轻转,边估测着这支巡逻队的人数,红唇划开抹别有深意的笑来。

    暗中捏碎指尖的药丸,借着夜色的遮掩,云安安手腕轻动,那些粉末便不留痕迹地飘到了空中。

    形成浅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药雾,迅猛地钻进了这些人的呼吸中,无色亦无味,根本难以察觉。

    不到十秒钟,巡逻队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在云安安面前倒下,连挣扎都来不及,便晕死了过去。

    云安安对他们用的是改良后的神经干扰毒素,效果能够维持至少一周,这一周内他们才会恢复正常,从而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对她而言,一周已经足够了。

    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这里。

    云安安没有耽搁,从前几天无意间发现的小路离开这里。

    还没走出树林,云安安就和一个人迎面撞上了。

    “季的助手?

    !”

    莫登面露惊疑地看着从林中走出来的云安安,目光警惕了几分,“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想接近囚牢?”

    莫登?

    !云安安暗道不好,正要捏碎手里的药丸,身后突然有动静传来。

    有人拨开了枝叶,慢步来到了云安安的身后。

    “莫登,她胆子小,别吓她。”

    季十秋无比自然地揽过云安安的肩,身上的衬衫纽扣还没系好,露出的半片胸膛上犹见斑驳的暧昧痕迹,神色餍足,“有什么事你问我。”

    云安安眸光微怔,季十秋怎么会在这里?

    !“你……”莫登看着季十秋那副神情,还有锁骨和胸膛上的痕迹,哪里还会看不出来他刚刚是做了什么?

    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跑来这种地方办事?

    宿舍那么大都不够你发挥?”

    季十秋笑得理直气壮,“要不是你这个煞风景的出现,我们还准备去小花园继续奋战,哪儿有时间跟你在这废话。”

    “你还有事没有,大晚上的干柴烈火说燃就燃,你不着急我还着急。”

    莫登:“……”他之前给季十秋准备的好东西都是白瞎了!现在这么猴急早干嘛去了?

    莫登吸口气,脸色严肃问:“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地方?

    就算带人来办事也不该往这走,万一被那位先生知道了你少不了要挨罚!”

    哪知季十秋嗤笑了一声,“我要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地方,我来这儿干嘛?

    老子二十多年才开一次荤你还不兴我玩个刺激的?”

    莫登:“……”云安安:“……”简直没耳听了。

    莫登露出一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来,嫌弃地挥了挥手,“赶紧滚赶紧滚,下次别来了,来一次我剁了你!”

    “你跟蒂斯芬教授说说,我听说囚牢里蛮多不错的道具……”一听季十秋居然打起了那些道具的主意,莫登的太阳穴顿时一阵突突,忍无可忍地骂道:“你他妈是变态吗?

    !夏儿助手跟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不知为什么他都有点同情这个女助手了。

    大概怎么都没想到季十秋人模人样的,居然是个变态玩意。

    季十秋拉着云安安就走,“给图纸也行,老子自己去订做一套齐全的。

    这叫情趣,你懂什么?”

    莫登:气急败坏骂骂咧咧。

    云安安嘴角抽搐了下,突然感觉脚下一绊,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往前摔去。

    “哎宝贝,”季十秋一把搂住了云安安的细腰,语气轻佻,“既然走不了就不要勉强自己,区区一个你我还是抱得起的。”

    云安安:“……”难道他以为她不知道刚刚故意绊她的人是谁吗?

    可莫登还在盯着他们,云安安也没有说什么,配合着季戏精的演出,被他搀扶着走出了树林。

    莫登的怀疑早就在云安安那一绊下打消了,只是心底仍然存疑。

    站在原地思考了会儿,莫登快步往巡逻队刚才去的方向摸去。

    宿舍。

    一进屋里,季十秋脸上那副轻佻又浪荡的表情顿时一收,皱眉看向云安安,目光沉沉。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云安安抿了抿唇,垂下的密睫轻轻颤动,直接认错:“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季十秋:“……”妈的。

    认错道歉的样子这么乖,还让他还怎么凶得起来?

    忍着rua她脑袋一把的冲动,季十秋故意板着脸,“你都知道你错哪儿了吗?”

    云安安抬起双眸,眼神非常诚挚,“我不该明知道那是他们的陷阱还一头钻进去,更不该被他们发现痕迹,下次我会做得干净利落一点,绝对不会再连累你。”

    季十秋再次:“……”他差点被云安安给气死。

    “我是在跟你说这个吗?

    !谁他妈管你那些!”

    季十秋烦躁地道,“你行动之前为什么没有和我商量?

    为什么在我的水里加助眠药?

    你就这么信不过我,认为我一定会破坏你的计划?”

    “不是……”云安安下意识地反驳,“我只是担心会连累你……”“谁他妈跟你说这是连累?

    云安安,你真以为我就那么蠢,一点没看出来你的心思,不知道你进这座基地别有目的?”

    云安安抿着唇,没有答话。

    原来季十秋早就看出来了。

    难怪今晚他会那么恰好出现在树林里。

    看着云安安怔忡的表情,季十秋心中的躁郁渐渐扩开,看着她的目光又深又沉。

    “你不问我,又怎么会知道我选择的是基地,而不是你。”

    莫登将云安安比作季十秋心底的白月光。

    其实他说错了。

    她啊,是季十秋的整个心脏。

    云安安被季十秋压抑的目光看得大脑木然,“季十秋,我……”“如果你要说的不是我想听的,最好不要说出来。”

    季十秋低了下眼,很快便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否则我怕我会直接带着你跳海殉情。”

    得不到就殉情,简直狗得可以。

    云安安心中的不知所措都被他这句骚话给冲散了,唾弃道,“挺帅一个人,偏偏长了一张嘴。”

    季十秋:“?”

    见过哪个男人英雄救美之后还得挨骂的?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