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4章 他逃不出去
    第1094章

    他逃不出去

    意识朦胧间,云安安隐约感觉到手肘上传来一丝细微的疼痛感,冰凉的液体缓缓流入她的血管中,带来阵阵寒意,让她潜意识里想要挣扎。

    可眼皮却跟灌了铅似的,怎么也睁不开。

    这时,一道暴怒的呵斥声陡然间在云安安耳边炸开。

    “你对她做了什么?!”

    是季十秋的声音。

    哪怕云安安此刻看不见他的神情,却也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他的愤怒,脑海里疑惑渐起。

    怎么一回事?

    实验室里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东西乱七八糟地倒了一地。

    若不是莫登不要命地死死抱着盛怒中的季十秋往后拖,不让他接近洛淮,恐怕洛淮现在已经被他撕成碎片了。

    “你冷静一点!洛淮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你不妨先听听他怎么解释……”

    “我听你妈个香蕉菠萝头!我让你放手听见没有?!敢动老子的人,我今天不把这个杂碎弄死我他妈跟他姓!!”

    季十秋所有的理智都在看见实验台上浑身插满管子的云安安时,给彻底轰没了,现在哪里能冷静得了?

    他再气云安安当年突然间不告而别,一消失就是好几年,也从没想过要用任何一种方式去伤害她。

    洛淮他妈的算什么东西,居然拿他珍视的宝贝来当实验体?!

    莫登差点拦不住季十秋,赶紧对正拿着手帕擦拭眼镜的洛淮劝道:“洛淮你快说点什么,我把人送过来是给你当助手的,不是让你拿来做实验的……”

    “是吗。”洛淮慢条斯理地戴好眼镜,淡漠的眸子静静地看着莫登,言语犀利道:“我以为你把她送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拿她做实验。”

    莫登:“……”

    还真他妈的被洛淮给说中了。

    但即便事实如此,莫登能那么说出来吗?

    季十秋不杀了他才怪!

    “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莫登赶紧道,“你赶快把夏儿身上的管子拔了,中止实验,别再继续做下去了。”

    早知道洛淮会这么快就对夏儿出手,打死他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把季十秋带过来!

    现在简直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你确定么。”洛淮语气凉薄,“我已经给她注射了s类试验期药物。”

    季十秋和莫登的脸色齐齐变了。

    s类代表着基地中最核心的研究项目,以蒂斯芬教授为首的数百名研究员共同进行,但由于某些方面的先天性不足,这项研究一直没有什么重大的进展。

    随着从s类中延伸出的药物越来越多,基地后面堆积的尸体也越来越高。

    因此到了现在,s类也有“死亡”的意思涵盖在里面。

    且一旦注射了此类药物,以后每天都要按时注射一次,如若中止,实验体会立刻死亡。

    “你怎么敢——”季十秋彻底怒了,劲力挣开阻拦自己的莫登,眨眼间冲到洛淮面前,拳头朝着他的面门砸了下去!

    就在莫登着急上火的时候,洛淮抬手截住了季十秋的拳头,依旧面不改色,“我要忙了,请你们出去。”

    丝毫不顾季十秋有多愤怒,眼里只看得见自己的工作。

    差点没把季十秋气个半死。

    好不容易等莫登把暴怒的季十秋拽出实验室,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莫登立即将这件事汇报了上去,很快便直达天听,传到了那位先生的耳中。

    办公室里,一位胡须发白目光有神的老者站在一旁,恭敬地将莫登传来的消息叙述了一遍。

    桌后的椅子背对着老者,看不清正面,只能从微微转动的弧度上得知,那里坐着个人。

    “有意思。”椅子上传来一个苍老疲倦的声音,“你是怎么想的。”

    “和您一样,相当惊讶。”蒂斯芬教授道,“洛淮性子古怪,会做出这种事我一点也不惊讶。但我没想到的是,他会这么绝,把我们认为有可能是奸细的人,当成了实验体。”

    这样一来,就省了他们许多事了。

    而且从此事上也不难看出,即便那个夏儿真的是奸细,日后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还差了一步。”椅子后的人淡声道,“那边传来消息,云安安已经离开帝都,按时间掐算,她恐怕已经潜入了基地里面。”

    “我立刻派人下去查。”

    “此事不需要大张旗鼓,好好调查一下基地里所有人的血型,将rh阴性血的人找出来,若是季十秋的助手也在其中……”那人笑了声,“则说明她就是云安安。”

    蒂斯芬思忖片刻,叹服道,“您深谋远虑,我等自叹不如。”

    “另外,撤去囚牢的防卫,明日找个时机将巡逻队离岛的消息散播出去,做仔细点,别被发现了。”

    “可是这样一来,囚牢里那人要是借此机会逃了出去……”

    “他逃不出去。”那人口吻笃定,没有半点迟疑。

    …

    翌日。

    云安安在实验台上睡了一晚,醒来时脑袋昏昏沉沉的,看东西都有些重影,太阳穴胀疼得厉害。

    她勉强打起精神来,拿好东西离开实验室,却刚好撞上迎面走来的洛淮。

    “我需要观察s类药物在你体内产生的反应,在实验结果出来前,请你待在实验室,禁止外出。”

    云安安脑袋正疼着,好一会儿才消化掉他这段话,细眉紧蹙,“你私自给我注射药物,现在还要禁足我?”

    洛淮面色淡漠,“你可以这么理解。”

    “如果我不呢?”

    “轻则重度昏迷,重则脑死亡。”

    “……”

    蒂斯芬教授派来抽血的人到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剑拔弩张的画面。

    结合刚才听到的对话,深知洛淮是何种人的研究员们,无一不发自内心地同情云安安。

    落到这个怪胎手里,她就算不死,也会被折磨得痛不欲生吧。

    为了尽快远离战场,抽完血后这些人立刻就离开了,实验室只剩下洛淮和云安安两个人。

    云安安飞速思考着脱身的办法,忽然间看见实验室的大门打开,有人推着辆推车走了进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