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41章 你没事就好
    车子开到市区,在车水马龙中穿梭,靳封臣一直留意着尾随的车辆。

    那辆车紧紧跟着,他们开到哪,就跟到哪,怎样都甩不掉。

    靳封臣脸色愈发阴沉,倘若车上只有他,他倒可不必与对方这么周旋,但江瑟瑟在,他必须保护好她。

    “李叔,前面的咖啡店停一下。”

    话落,没一会儿,车子停在了咖啡店门口。

    “想喝什么?”靳封臣转头问江瑟瑟。

    江瑟瑟蹙眉,“这个时候喝咖啡,晚上会睡不着的。”

    “没事。”

    靳封臣拍了拍她的手,开门下车。

    一下车,他用眼角余光瞥了眼紧挨着他们停下的车子,夜色深沉,看不清车内的人。

    靳封臣大步走进咖啡店。

    透过车窗,看着靳封臣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走了进去,江瑟瑟不禁有些纳闷。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靳封臣拎着两杯咖啡走出来,不疾不徐地上车。

    李叔透过倒车镜看向靳封臣,“少爷,现在是继续逛,还是回去?”

    靳封臣垂眸看了眼腕表,眸光微眯,道:“回去。”

    回去的路上,对方的车子依然紧紧跟着,李叔神经紧绷,握着方向盘的手愈发用力。

    忽然,两辆车逆行而来,强烈的灯光射进车里,李叔猛地一脚踩下刹车,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撞了上去!

    伴随着巨响,江瑟瑟也猛地往前扑去,幸好靳封臣及时抱住了她。

    江瑟瑟被吓到了,脸色有些发白,“怎么回事……”

    靳封臣紧紧抱着她,凌厉的目光透过挡风玻璃看向挡在车前方的两辆车。

    江瑟瑟也看到了,她回头一看,发现后面也停着两辆车。

    她瞬间明白了,这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有人想对他们不利。

    “封臣……”她抬头,担忧的看着靳封臣。

    “有我在,别怕。”靳封臣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对方都从车上下来,十来个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李叔,您没事吧?”江瑟瑟看向前排,关切地问道。

    “只是磕了下额头,应该没事。”

    李叔回答完,询问道:“少爷,怎么办?”

    靳封臣不慌不忙道:“不急。”

    他的话音刚落,车外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刹车声。

    本来围在车旁的人,纷纷转头,只见几辆车停了下来,十几个人利落地下车,朝他们冲了过来。

    “顾念来了!”

    江瑟瑟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惊喜的喊道。

    靳封臣并不意外,他给顾念发消息,就是为了让他马上带人过来。

    去市区,也无非是在拖延时间。

    两方人马打了起来,但靳封臣的人都经过严苛的训练,很快,便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对方。

    “少爷,你们没事吧?”

    顾念走过来敲了敲车窗。

    “我们没事,你把人都送到警局。”

    靳封臣推开车门,下车,又道:“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我带瑟瑟回家。对了,你再陪李叔去趟医院,他刚才撞到额头了。”

    “是。”

    顾念一边应下,一边将车钥匙递给他。随后,便转身命令人把对方都绑起来。

    靳封臣交代完,看向跟着他下车的江瑟瑟,柔声道:“走,我们回家了。”

    “好。”

    上了顾念的车后,江瑟瑟仍然心有余悸,细眉紧紧蹙着,担忧道:“顾念他们不会有事吧?”

    “贺书涵也在,不用担心,他们会处理好的。”

    听到贺书涵也在,江瑟瑟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那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怎么会知道我们今天晚上的行程?”江瑟瑟很是疑惑。

    靳封臣注视着车前方的路,眸底一片冰冷,“晚点顾念他们会调查清楚。不过我猜,这事肯定和上官谦那伙人脱不了干系。”

    他们一离开酒店,就有车紧紧跟着,很难不把这事和上官谦联系到一起。

    “如果真是他们,那也太过分了!”江瑟瑟捏着拳头,忿忿道。

    靳封臣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别生气,也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闻言,江瑟瑟抬起头,对上他漆黑深邃的黑眸,微微一笑,“其实我更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

    对她来说,他比自己更重要。

    靳封臣也是一样的心情。

    靳封臣嘴角牵起一丝笑意,点头,“好。”

    话音刚落,只见从斜前方的路口驶出一辆货车,就像失控了一般朝他们直直开过来。

    江瑟瑟吓得心跳骤停,下意识叫道:“封臣!”

    靳封臣瞳孔微缩,反应极快地猛打方向盘,避开货车。但奈何,右手边便是绿化带,根本无法避开!

    车速一时降不下来,靳封臣当机立断地再次打下方向盘,避免从副驾驶撞过去。

    砰——

    江瑟瑟身体猛地前倾,脑袋有转瞬的空白,她惊惶未定地看向靳封臣。

    只见刺目的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下来。

    “封臣!”江瑟瑟吓得脸色苍白,一边颤抖的翻找手机,一边不停叫他的名字。

    靳封臣努力睁开眼,看到她没事,松了一口气,轻声道:“你没事就好。”

    说罢,意识便彻底抽离了。

    “封臣……封臣!”江瑟瑟哭出了声,双手哆嗦得连手机都拿不稳。

    周围不少车子停了下来,有人上前查看情况,有人帮忙叫救护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