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43章 我想起来了
    凌晨时分,守在病床旁的江瑟瑟看见靳封臣缓缓睁开双眼,噌地站了起来。

    “封臣,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伤口疼吗?”

    面对她的连连发问,靳封臣心中如同有暖流淌过。

    闻声,靳父靳母和靳封尧不约而同地围过来,见他醒了,都纷纷松了口气。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看着每个人脸上的关心,靳封臣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靳母抿紧嘴轻轻摇头,眼里泛着泪光。

    “醒了就好。”靳父说。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江瑟瑟抹了抹泪,关心的询问。

    “没有。”

    靳封臣手撑着床要坐起来,但一动,脑袋就一阵钻心的疼,令他眉心紧蹙。

    见状,江瑟瑟吓得脸色都白了,“你怎么了?”

    “头有点疼。”他原本苍白的脸似乎更白了。

    靳封尧见情况不对,立马出去喊医生。

    很快,医生来了。

    江瑟瑟站在一旁,看着医生给靳封臣做检查,双手紧张的交握在一起。

    等医生检查完,她急切的开口问道:“医生,怎么样?”

    医生回答道:“没什么事,头疼是撞击引起症状,好好躺着休息,过几天就会好。”

    “真的没事吗?可你看他疼得脸都白成那样了。”江瑟瑟心疼地看着靳封臣。

    这时,靳封臣稍稍缓和过来,安抚道:“瑟瑟,我真的没事。”

    “可是……”

    江瑟瑟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打断了,“我只是刚刚头有点疼,现在已经好多了。”

    “封臣,你真的没事吗?”靳母不放心的问。

    “嗯,真的。”

    医生起身,“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他,但确实是没什么问题。有事再叫我吧。”

    说完,医生走了。

    江瑟瑟连忙上前握住靳封臣的手,眉头紧锁,“你要是觉得哪里难受,一定要说出来,不用因为怕我担心就一个人忍着,知道吗?”

    “好,知道了。”靳封臣不禁失笑。

    “哥,还好你没事。嫂子担心得都快晕过去了。”靳封尧出声道。

    靳封臣看着江瑟瑟,眼里漾满了柔情,“相信我,我没事。倒是你,有没有受伤?”

    江瑟瑟摇头,“没有。”

    当时他就是为了保护她,才会伤到自己。

    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受伤。

    想到这,江瑟瑟难以抑制心中的情绪,扑上去一把抱住他。

    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眼泪夺眶而出,她哽咽道:“幸好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的哭声落入耳中,靳封臣很是心疼,抬手搂住她,大掌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在她耳边轻声安抚道:“不哭,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

    看着这一幕,靳母侧头悄悄抹了抹泪。

    靳父搂住她的肩,无声的给她安慰。

    等江瑟瑟的情绪平静下来,靳封臣才抬眸看向父母,嘴角微弯,“爸妈,我没事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靳父靳母也不想打扰他们小两口,便点了点头,“好。如果有事的话就给我们打电话。”

    等父母出去后,靳封臣看着站在原地没有动的靳封尧,眉梢一挑,“你不回去吗?”

    “回,当然回。”靳封尧笑了出来,“我又不是那么没眼力见的人,留在这里当电灯泡。你们也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靳封尧很识趣的转身出去,并把门轻轻关上。

    他看着紧闭的房门,明白他哥应该是有话要单独和嫂子说。

    ……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江瑟瑟靠在靳封臣怀里好一会儿,才往后退开,抬手擦了擦泪,“已经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她起身准备到旁边的椅子坐着,不想影响他的休息。

    “瑟瑟。”靳封臣拉住她的手。

    她回头,看进他漆黑的眸子里。

    只见他缓缓扬起嘴角,连眸子里也浮上了些许笑意,“我想起来了。”

    江瑟瑟一愣,“想起什么?”

    “想起……”靳封臣顿了顿,“遇到上官媛之前的事,还有和你在一起的所有回忆。”

    江瑟瑟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惊喜不已,不敢置信道:“真的吗?!”

    靳封臣笑,“嗯。都想起来了。”

    他将她拉进怀里,搂紧。

    他不仅想起了和江瑟瑟在一起的回忆,也想起了曾经他差点和上官媛结婚的事。

    当时的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

    如果换作是她要和别人结婚,他肯定会受不了。

    她想必也是一样的心情。

    思及此,他抱紧她,像是要把她嵌入身体里。

    江瑟瑟靠在他的怀里,感觉到他的气息将自己团团笼住,耳边是他沉稳的心跳声,一切是那么的安心。

    她的封臣终于完完全全的回来了!

    笑容在她唇边绽放开来,眼睛却湿润了。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道:“以后可不许再把我忘了。”

    靳封臣松开她,低头看着她,用指腹温柔的帮她拭去泪水,“不会再忘了你。这次,谢谢你的坚持,没有放弃我。”

    江瑟瑟心中是许久未曾有过的踏实与安心。

    她想,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将她和封臣分开了。

    她脑袋埋在他的胸口,轻轻蹭了蹭,“谁让你是我老公,放弃了你,我怎么办?”

    “乖。”

    靳封臣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无比温柔。

    两人静静相拥着,病房里的气氛宁静而温馨。

    过了会儿,靳封臣搂住江瑟瑟的腰,一把将她抱到床上。

    江瑟瑟小小惊呼了声。

    “躺下。”靳封臣说。

    “这床有点小,我还是下去吧。”

    “不行。乖乖躺下。”

    在靳封臣的坚持下,江瑟瑟依言躺下。

    靳封臣翻了个身,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

    他伸手将江瑟瑟颊边的碎发捋到耳后,嘴角上扬,“睡吧。”

    江瑟瑟“嗯”了声,乖乖的闭上眼。

    她是真的累了。

    受到惊吓后,又一直担心,可以说是身心俱疲。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靳封臣在她眉心轻轻落下一个吻,“晚安。”

    随后,搂住她的腰,闭上眼睛,也很快睡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