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六章 愚不可及
    临近晌午时,一辆马车停在了大齐皇宫大门前。

    婢女将一片玉牌递给守门的兵士说:“大司马夫人要进宫去见德贵妃娘娘。”

    守门的兵士看了看婢女手中玉牌,行礼说:“夫人好,您请进。”

    马车顺利的进入宫中,直接向德贵妃的长禧宫,却听宫人说德贵妃在皇上的寝宫。

    闻言,云文月阴鸷一笑,说:“能见到皇上那可是最好的,而且白凤就住在皇上寝宫的偏殿中,哼,去皇上的寝宫。”

    马车调头向皇上的寝宫驶去,很快,来到寝宫前,婢女搀扶着云文月下了马车。

    皇上的寝宫,不得皇上的召见,是进不去的。

    云文月向守宫门的内侍,说:”凡请通传一声,大司马夫人来看望皇上。”

    “夫人请稍等。”内待说罢,便转身走进寝宫中。

    姬珑玥将银针从皇上的身上一一拔除,对皇上说:“皇上可感觉那里不舒服的?还有六天就做手术了,要尽量把身体调理到最好的状态,这样手术会更顺利。”

    “挺好的,比之前相比,身子爽利得多了。”齐皇笑说。

    “哦,那便好,有任何不好的感觉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挺着。”姬珑玥说。

    “嗯,辛苦珑玥姐了。”齐皇说。

    “你叫我姐,还说与我见外的话,以后再说,我就要生气了。”姬珑玥笑说。

    德贵妃说:“本宫都听总管说了,王妃您不分白天黑夜的照顾着皇上,您真的辛苦了,本宫特意为王妃熬了冰糖血燕,用冰镇着呢,应该很爽口的,您来喝点吧。”

    “德贵妃可真是暖心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姬珑玥说着,走到圆桌前坐下来,德贵妃亲自为她盛了燕窝,然后又盛了两碗,向白凤和紫鸾招手,给她们二人一人一碗。

    齐皇缓缓起床,德贵妃立上前给他披上外袍,说:“天渐寒,您别着凉了。”

    “谢谢爱妃。”齐皇握着德贵妃的手说。

    “皇上,大司马夫人来探望皇上,在寝等候。”寝外传来内侍的声音。

    “大司马夫人?”齐皇一脸诧异。

    德贵妃一双美眸立瞟喝燕窝的白凤,不悦的说:“她怎么来了?”

    “大司马夫人,我到正想见见这人。”姬珑玥笑说。

    齐皇笑说:“既然珑玥姐姐想见,那便叫让她进来吧。”

    姬珑玥看向身边的白凤,白凤一脸淡寞的吃着燕窝,好似没听到她们说话。

    很快,内侍带着一人走进寝宫中。

    云文月走进来,跪于皇上面前,说:“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见过贵妃娘娘。”

    “夫人,快平身吧。”齐皇说。

    云文月没有站起来,她低垂着头说:“臣妾听夫君说皇上病情有所好转,臣妾前来看望,祝我皇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夫人有心了,快起来吧。”齐皇又说。

    “皇上,臣妾还有一事,请皇上为臣妾做主。”云文月说罢,便向齐皇磕头。

    齐皇听她这话,便知她这是有目的而来,这病探得心思不纯,心下有些不悦。

    “夫人,有什么话,起来说吧。”齐皇说。

    德贵妃见皇上三次让云文月起来,她都一直跪着,她看了眼白凤,似乎明白的了些许。

    她蹲身去扶云文月,说:“夫人,皇上让你起来说话,你就别跪着了。”

    云文月轻推开德贵妃,眸中盈着泪说:“贵妃娘娘,您就让我跪着说吧。”

    德贵妃也沉下了脸,说:“好,你即坚持随你吧。”

    云文月看向齐皇,说:“皇上,我的夫君说要与我和离,臣妾不知还能向谁去诉苦,求皇上为臣妾做主。”

    “和离?大司马为何要与夫人和离。”皇上说。

    “这本是家丑不可外扬的,可是臣妾不想失去夫君,不想让家庭破碎,只能厚着脸皮来求皇上,皇上,我夫君他,他有了外室,他要对我这糟糠之妻,始乱终弃,求皇上为臣妾作主。”

    “你,你说什么?大司马有外室,还始乱终弃,夫人,你可知这句话,会给大司马带来多大的困扰吗?这点家务事应该你夫妻二人关起门来好好商量,一定有解决的办法。”齐皇皱着眉头,脸色阴沉说。

    齐皇是在提醒云文月,若大司马真的有了外室,这也不至于跑到他这皇上面前来告御状。

    而做为妻子,应该大方的把外室迎进门,这样家和万事兴,更可迎得夫君的心。

    这夫人,她恐怕都不知那句始乱终弃,绝对可毁了他夫君的声望,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妒妇。

    德贵妃阴沉着脸,看着云文月说:“夫人,有些话,你最好想好了再说,这可是事关家兄的声誉。”

    “贵妃娘娘,我也不想把这事说出来,但我一妇人,现在无依无靠的,实在没有办法了,曾经你们是姑嫂时,我从不曾亏待你的,对不对,你不能光向着你兄长,至我死生于不顾啊。”云文月哭着说。

    德贵妃听着她的话,气得俏皮苍白,说:“你这话说的,到是我们卢家欺负你了。”

    曾经她的父亲以权利逼迫兄长,做得何等冷酷,现在,受到被这个可恶的女人,倒打一耙了,她真是被气的要命,却不好把家中的事全得了展于皇上的面前,特别是后来,兄长确实为了仕途而妥协了,这可不能让皇上知道。

    “我无指责娘娘的意思,我这嘴笨不会说话,娘娘您别生气。”

    云文月说着,又看向齐皇,说:“皇上,臣妾明白您的意思,臣妾并非是个妒妇,在夫君提出要和离之前,我便知夫君心中有她人,夫君已有两年多未有归家了,我从来都是隐忍的那一个。

    两年后夫妻终于回家,我欣喜的为夫妻亲自下厨,却是换来了夫君的和离书。

    我与他说,我知道他外面有一个女人,我可以那女人接进家中,一同侍候夫君的,可是,夫君说,他答应了那个女人,在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皇上,不是臣妾不通情达理,实是那个女人,她,容不下我啊。

    我与我夫十余载夫妻,他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我一肚子的委屈无处说去,皇上若不为我作主,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了。”云文月说。

    齐皇闻言,愤怒的说:“那女人,真的说要与大司马一世一双人?夺了人爱的夫君,竟还要把正妻赶出家门,这世间竟有如此恶毒的妇人……”

    德贵妃拉了拉皇上,摇了摇头,说:“皇上,您……,我们都是局外人,不好评论。”

    说罢,她怯然看向白凤,白凤还是那么的沉默,微低着头,一副事不关已的漠然。

    这可恶的云文月,明明是恶人先告状,想借着皇上的口在骂白凤,她却不知能说些什么。

    “皇上,求您为我作主啊?”云文月哭着说。

    齐皇听出德贵妃话里有话,他看向德贵妃,说:“要不把大司马叫来,问一下吧。”

    “皇上,我挺同情这位夫人的,您若因夫人的话去斥责大司马,大司马必会更恨这位夫人,那夫人以后的日子,必是水深火热的,更为凄惨。

    要我想,您干脆就断大司马与这位夫人和离吧,然后在众多朝臣中给这位夫人物色一位良人,给她赐婚。而大司马那边也得与自己的良人终成眷属,这不是两全其美。”姬珑玥笑说。

    “呃,这……”齐皇看着姬珑玥,懵了。

    “你,我这个可恶的女人,竟让皇上断我与夫君和离,我若是死了,做了厉鬼,第一个就来抓你。”云文月狠瞪着姬珑玥说。

    “夫人,我这可是为你好啊,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你还抓着他干嘛啊,不可洒脱些离开,你一定会找到比大司马更好的男人。”姬珑玥笑说。

    “你……”

    云文月要被气炸了,她看向齐皇,哭得更加可怜,说:“皇上,您不与我作主,那便让我死了吧。”

    云文月说着站起,便向墙冲去。

    “快拦住她。”齐皇大叫。

    德贵妃也慌了,大叫着,:“快抓住她,抓住她……”

    内侍与宫婢们都冲过来,抓住了云文月,云文月使劲挣扎,哭得死去活来的。

    “你们别拦着,夫人即然死意已决,那便随她的意去吧,人生苦短,还遇到了冷酷无情的负心汉,早死早拖生,来世再找个对夫人好的……”

    “珑玥姐姐,您别说了。”齐皇苦着脸向姬珑玥摆手。

    “你……,你这可恶的妇人,你欺我,我先掐死你,再死去。”

    云文月突然转了方向,冲向姬珑玥。

    姬珑玥抬起一脚,狠狠踹向云文月。

    “啊。”云文月被踢飞出去,她抚着巨痛的小腹,恶狠狠的瞪着姬珑玥。

    姬珑玥瞪大眼睛,装做很惊讶无辜的样子,说:“哎呀,真不好意思啊,我是习武之人,见有危险身体本能有攻击的反应,那个,好象力道重了些,你下次可不能这么鲁莽了,这万我手中要是拿了刀,你此刻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呵呵。”

    轻轻的笑声响起,众人都看向白凤,见一直沉闷不说话的她,竟是面带笑容的看着姬珑玥。

    白凤知道,姬珑玥这是变着法的为她打抱不平的,她发现,姬珑玥与她家遭老头,那保短不讲理的样子,越发的像了。

    真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白凤笑看姬珑玥说:“这是人家大齐的家事,你一大夏人多什么嘴啊。”

    姬珑玥也笑了,说:“虽然是不同的国家,可皇上也算是我的弟弟啊,弟弟身子不好,我帮他处理一下小问题,也是应该的,皇上,你说对不对。”

    齐皇看着姬珑玥,尴尬一笑,说:“对,对。”

    姬珑玥看向云文月,见她正阴狠的瞪着白凤。

    她说:“这位夫人,你说叫皇上为你作主,那你就开门见山的说,你想让皇上如何处理大司马和那个外室?”

    云文月趴跪到白凤的脚下,双手合十,双眸中汪满了泪,充满祈求的看着白凤说:“白凤,求你,别让夫君与我和离,我离开夫君,我会死的,求你,别把赶出去,要不,你来做大,我来做大……”

    “这,这是怎么回事?”齐皇惊讶的指着云文月和白凤说。

    德贵妃扶着齐皇,说:“皇上,这事说起来有些复杂,要不你还是叫把大司马夫人先送回府去,我慢慢与您说。”

    “好,来……”

    齐皇没有说出人字,就见趴跪在地上的云文月,突然从腰间抽也一把匕首,用力刺向白凤的小腹。

    姬珑玥一直盯着云文月,就怕她玩什么阴招,就在她扬手之时,姬珑玥飞起一脚,准准的踢在云文月的手腕上。

    “啊。”她尖叫一声,倒向一边,但她手中紧握的匕首却没有被踢落,她隐着痛,反手又刺向白凤。

    “白凤,你夺我夫君,毁我家园,你去死吧。”

    “找死。”紫鸾一把抓住云文月的手,使劲一掰,从她手中掰下匕首,扳过来抵在云文月的脖子上。

    云文月瞪着白凤,说:“白凤,你这个贱人,此生你都与你誓不两立,即便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你这个贱人。”

    “她敢对我的人动手,齐皇,这条疯狗,我得好好教训一下才行。紫鸾还等什么,给你掌嘴。”姬珑玥说。

    “得嘞。”紫鸾应声,抓着云文月,左右开攻,响亮的耳光一个接着一个的响起。

    “啊啊,啊,白凤,你抢我夫君,毁我家圆,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杀,杀了你……”

    云文月被打得鼻口穿血,却还在瞪着白凤叫嚣着。

    她身娇肉贵的,紫鸾没打到二十个耳光,身子便软软的倒向地上,满脸是血,很是凄惨。

    齐皇看着倒地的满脸是血的大司马夫人,他看着白凤,一脸懵?

    白凤向齐皇拱手一记说:“皇上,想来您正疑惑,还是让我告诉您吧,在卢子阳与云文月结婚之前,我和卢子阳是夫妻。

    后来卢子阳高中了状元,被云阁老相中,非要让卢子阳做女婿,卢子阳承不住云阁老的压力,便与我和离,后与云文月结了婚,之后我便离开了大齐,去了大夏,从此与卢子阳再无联系。

    这次来大齐,我就是做为珑玥的护卫来的,她是我的妹妹,我自要护她平安的。

    那些陈年的往事,我早已忘记,是这位夫人,还因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以为我来到大夏,便是来和她抢夫君的,真是可笑,我不要的男人,可没有吃回头草的习惯,事情就是这样。”

    “哦,原来是这样……,那,刚才朕说了不妥的话,朕向你道歉。”齐皇说。

    “齐皇不必如此,任准听了她的哭诉,都会哭那个外室的歹毒了,不过,我与卢子阳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是那个外室。”白凤说。

    齐皇淡淡一笑,原来,大司马竟有一笔风流债。

    他相信物以类聚,能与珑玥姐姐在一起的人,必是好人。

    大司马放弃了白凤,娶了愚不可及的云文月,大司马现在,应该肠子都要悔青了吧。

    “臣参见皇上。”

    齐皇正想着大司马,便见大司马走进了寝殿中。

    卢子阳已到片刻了,他站在庭院中听到了白凤与齐皇说的话,她说的淡然,心绪无一点波动,她说,陈年往事,她早已忘记了……,她真忘的彻底了吗?

    他幽幽一声叹息,俊逸的面容上尽是怅然。

    他走进寝殿,看到倒在地上,脸象血葫芦的云文月,他抬眸看向白凤,见她安然,他松了口气。

    他听说云文月进宫探望皇上,他便知道,云文月必是冲白凤去的,他立刻冲来皇上的寝宫。

    “爱卿,你来的正好,把你的夫人带走吧,以后看好了,别再放她出来丢人现眼。”齐皇说。

    “臣知错,臣这就把人带走。”

    卢子阳又看向白凤,说:“对不起。”

    姬珑玥看向卢子阳,说:“你们夫妻,就是一丘之貉,还蛮般配的。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夫人,都给我离白凤远点。

    若再来骚扰白凤,我保证,必让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卢子阳深深看了一眼姬珑玥,他扶起云文月向殿外走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