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51章 茨木童子
    “啊,老大!”

    “法克,他竟然杀了老大,开枪打死他!”

    “屠他全家!”

    ……

    雇佣兵们要疯了,全都调转枪口,对安贝健人打了过来。他们绝想不到雇主竟然会突然反水,临阵倒戈。

    东瀛人都不靠谱啊!

    真是血淋淋的教训!

    “一帮蝼蚁而已,都给我去死吧!”安贝健人冷笑连连,张口一吐,一道血光飞出。

    血光迎风暴涨,显化出一个圆不溜秋的小肉球,血光闪闪,刺目而耀眼,还有小儿的咯咯笑声从中传出,端的是诡异莫名,让人毛骨悚然。

    轰隆一声巨响,小肉球砸到了地面上,竟然将坚硬的山石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还有数道深深的裂痕。

    便是铁蛋也砸不出这般巨大的动静,一个小肉球竟然能这般,简直骇人,不可思议,不合常理!

    咯咯!

    那小肉球又是一阵大笑,虽是孩童的声音,却让人有几分鬼哭的即视感。对面那几位雇佣兵都吓得头皮发麻,脊背发凉。

    这东西有古怪!

    笃笃笃!

    子弹雨点般打来。

    突然,那小肉蛋像西瓜爆开一般,砰地一声从肉球中弹出四肢,拔出脑袋,变成了一个小孩。雇佣兵们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模样,小孩就双腿一蹬地,闪电般弹射了出去。

    伴着一阵凄厉的尖啸,虚空中一道长影瞬间就拉到了一个雇佣兵的身前。

    嘭地一声,雇佣兵的脑袋爆开了,小孩伸出长达一尺多的舌头,滋溜一阵猛吸,把雇佣兵的脑髓吸了一个干净。

    大家这才隐约看清小孩的模样,圆不溜秋,胖乎乎,乱发披肩,七窍流血,口生獠牙,舌头极长,像青蛙的舌头一样前端带分叉,眼睛跟电灯泡似的,会发光,一身血肉呈青紫色,根本不像正常人,而像是个死人。

    这是鬼童,茨木童子,安贝健人的本命式神!

    小东西有惊人的弹跳力,惊人的速度,子弹密集如雨,却打不中它。

    滋溜!滋溜!

    不过片刻间,仅剩的几个雇佣兵全挂了,脑门都有个血洞,全被吸干了脑髓。

    咯咯,咯咯!

    茨木童子又对金甲尸王笑了起来,贼兮兮的,舌头在嘴角一阵乱添,似乎对金甲尸王的脑髓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吼!

    金甲尸王怒了,伴着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一记大铁链就砸了过来。

    轰隆隆,虚空炸裂,响声震耳欲聋。

    铁链有成人大腿一般粗细,简直和巨轮的锚链有的一拼,舞动起来那是何等可怕的惯性,那是何等可怕的杀伤力!

    就听轰隆一声爆响,似开山裂石一般,大地一阵抖动,碎石如雨飞溅,茨木童子脚下的地面瞬间被轰出一个数尺深的大坑,裂痕密集如网,延伸出了方圆数丈。

    而茨木童子,小东西反应极快,极速间闪转腾挪,躲开了。

    咯咯!

    茨木童子又对金甲尸王发起了挑衅,笑得跟鬼似的,舌头又是一阵滋溜猛吸,对金甲尸王的脑髓无比渴望。

    鬼童专吃人的脑髓,从中汲取力量,获取养分。就如同西方的吸血鬼喜欢吸人血一样。

    似安贝健人的这只茨木童子,成长得这般强大,害死的人只怕没有一千也有五六百,称得上是恶贯满盈。

    吼!

    金甲尸王再次暴怒,大铁链猛地一收,就要再次抡动起来,给死小孩一点颜色看看。

    就在这时,茨木童子口中竟然说出话来,枯涩难懂的咒语,而且还是东瀛语。瞬时间,它满头乱发直立而起,像一根根钢丝一般,给人一种无比坚实之感。

    嗖嗖嗖!

    它长发如同千万条藤蔓,突然极速伸展,近乎飞射的速度。金甲尸王的大铁链还没来得及抡动起来,就被它的满头发丝缠绕住了。

    看到这,安贝健人冷冷一笑,身形急闪而出,对着赤炎龙蛟的巢穴跑去了。

    那里面有一株金莲宝药,对他无比重要。

    却说,茨木童子用满头长发缠绕住了金甲尸王的铁链。每一根发丝都可媲美钢丝,成千上万根发丝一起缠绕,近乎坚不可摧。

    茨木童子脚下似立地生根一般,金甲尸王第一次用力轮动铁链,竟然没能抡得起来。

    咯咯!

    茨木童子又对金甲尸王发起了挑衅,如一个真正的孩童般玩兴顿起。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呢,更何况金甲尸王本就是个暴脾气的主。

    那大铁链之上,轰然火起,一道火线极速蔓延,像是炮仗的引线一般,速度极快。火线从金甲尸王的手掌开始,几乎瞬间就烧到了茨木童子的满头发丝之上。

    啊啊……

    茨木童子叽里呱啦一阵惨叫。

    它毕竟是阴体,惧怕火焰。

    不过它的发丝在铁链上缠绕得极其紧密,一时间想收回去都很难。

    而它的发丝又是极其坚韧,不像普通人的发丝,一烧就焦,而是像钢丝一样,烧得通红也不断。

    就在它惨叫连连,一阵乱跳的时候,金甲尸王轮动起了大铁链,对准一座山峰,就要猛抽过去。

    金甲尸王一铁链能将山峰抽爆,而茨木童子就像是绑在铁链上一般,下场注定会很悲剧,爆成肉泥,或者爆成血雾。

    可惜,最终没能杀得死这个小东西。它竟然会金蝉脱壳,在铁链上留下一张皮囊,逃了出来。

    轰隆,山峰爆碎,茨木童子留在上面的皮囊也化成了飞灰。

    鲜血淋漓,可见茨木童子身上又是一张一模一样的皮囊。

    它咬牙切齿,怒吼出声。突然伸手狼一般的爪子,在头上猛地一扯,又是一张皮囊被扯了下来,化成一个一模一样的茨木童子。

    接着它在头上又扯了三次,接连扯下三张皮囊,全都化成了分身。

    最终,茨木童子化出四具分身。

    它突然伸手指向金甲尸王,眼睛瞪得溜圆,似一个将军般发号施令。

    四具分身同时身化长影,对金甲尸王闪电般疾掠而去。

    轰隆隆……

    金甲尸王抡动起了大铁链,长空隆隆作响。

    四具分身全被抽中,连珠炮般爆成一团团血雾。

    瞅准空档,茨木童子的真身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最金甲尸王发起了进攻,速度远比四具分身要快。

    当金甲尸王发现它的时候,已经拦截不及了。它如一枚出膛的炮弾,轰隆一声就骑在了金甲尸王的脖子上,狼爪一般的手指探出,对金甲尸王的脑袋就捅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