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五章 黄泉指,一指碎幽冥
    “你们三人已经消磨了我的仁慈!”

    一剑霜寒染双眉,苏逸辞眼角冷逸的就像凌厉的刀锋。

    连同着那直接喷上高空的血柱,天榜第十一位的战神乱星锤凌统,直接是人首分离。

    最后的一声惨叫,成为了他的最终遗言。

    森寒的气流卷起地面的沙尘碎屑铺散八方,苏逸辞掌中邪剑染血,如神如魔。

    “凌统……”

    沈承,乔宗恒二人惊怒交加。

    “混账东西,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沈承直接是凌空而起,与之九天的皓月形成一道斜线的角度。

    无数道飞花般的环状弯刃悬浮在沈承的身外,每一道弯刃,都犹如星环流影,极具斩杀力。

    “无尽飞花,朔月环杀!”

    愤怒!

    狂暴!

    沈承极招施展,没有保留。

    其扬袖朝前一挥,一股浩荡的气流涌向下方的苏逸辞,连同一起的,还有那宛如无数环月的流影飞刃。

    无尽飞花流影,速度极快。

    恐怖的冲杀之势,撕风裂气,切穿一切。

    “死!”沈承两眼猩红道。

    “不错的遗言!”苏逸辞轻声低吟,如魔音浅唱。

    “砰!”

    纵横而出的剑气于苏逸辞的身外宣泄开来,地面寸寸崩裂,一道道血色剑影交织在苏逸辞的身外,形成一座杀伐无疆的可怕风旋。

    苏逸辞手中泣血剑上覆盖的霜寒随即转化为血色流影。

    接着,掌中泣血剑一翻,随着无尽杀伐之气溢出,万千风刃剑影迅速的聚拢压缩成一道锋利无比的圆形旋环。

    血色旋环摇曳于苏逸辞的身外,就像是那诡秘星域中的一道星云光梭。

    “无双剑式!”

    苏逸辞目光一凛。

    “剑二!”

    “一剑风唳斩九霄!”

    极端剑招再现,直接是令天地变色。

    霎那间,庞大血色旋环如划过星河的万年飞轮,径直朝着那铺天盖地袭来的无数飞花影刃掠去。

    “轰!”

    两股力量对冲,却是高下立见!

    气旋化刃,血色旋环风刃宛如一座飞速移动的星璇,一路击穿了那密集如雨的弯月影刃。

    力量的压制!

    境界的压制!

    招式的压制!

    天榜第九位的沈承,在羽盟之主的面前,却也着实不太够看。

    只见那漫天的弯月环刃直接被贯破一座巨大的豁口,一道道由沈承释放出来的弯月影刃被冲击的胡乱飞溅。

    而,仅仅只是转瞬的霎那,那道血色的旋环风刃冲杀到了沈承的跟前。

    后者双目圆睁,脸色骤然煞白。

    “不……”

    “嘶!”皓月之下,暗沉的夜空,画面仿佛陷入了缓慢的停滞状态,盛开的鲜血如一朵诡秘的血莲,异常的醒目耀眼。

    血色旋环风刃譬如一束光轮斜着切过了沈承的身躯。

    在后者那无限的惊恐中,他的身体如撕开的纸张,一分为二。

    九天的明月沦为了对方丧命的背景。

    黑夜的凛风好似奏起的战歌。

    沈承如同他的名号一般,如“飞花”般在天空中裂开。

    天榜第九的战神。

    殒命!

    一连双杀,苏逸辞眼神平静的不起丝毫涟漪。

    而,也就在同一时间,乔宗恒气势大爆。

    “玄光万变,裂斩千影!”

    下一瞬间,苏逸辞身下的地面中顿时贯冲出成千上万道肆意交错的金色光束。

    每一道光束都譬如锋利无极的剑影,上下穿梭,左右冲袭。

    “相同的招式,对我无用!”苏逸辞一剑回旋,一座雄浑的剑波犹如惊龙盘踞般扫荡四周。

    剑气和光束交织,似光网激撞,裂穿天地。

    “是吗?那这招呢?”乔宗恒厉声大喝,其身上爆发出璀璨的金光流影。

    只见乔宗恒拖出一系列的残影,瞬身冲袭到苏逸辞的跟前。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源源不断的金色光源飞速涌入乔宗恒的右臂之中,尤为精纯的磅礴威能引得空间颤抖。

    只见乔宗恒右手剑指急速的探出,直取苏逸辞的命门要害。

    “玄光一指,断魂!”

    断魂!

    之前从未施展过的极端招式惊现。

    此刻的乔宗恒没有任何的隐藏,极力一指,欲诛杀苏逸辞。

    汇集着无尽光源的剑指好似一束天外极光,夜空都为之惊艳照亮。

    然,就在这时,苏逸辞竟然亦是食指祭出。

    让人意外的举动!

    接近相同的招式!

    却是截然不同的气宇!

    苏逸辞双眸古井无波,只见万千黑色暗纹如古老的九幽秘箓聚向他的左手食指。

    “黄泉指,一指碎冥幽!”

    低沉的声线,夹带着令人心悸的音律。

    金色的光束剑指。

    黑色的暗纹食指。

    就像是两道一左一右对冲而来的天外光曜。

    “轰嗵!”

    巨力交摧,地裂山崩。

    两道指力的碰撞堪比陨石雷霆交贯,一股狂暴至极的元波纵向激荡爆开,两人身下的峰台地面坍塌,乱石炸裂,爆冲出去的光源气波,令空间都呈现出扭曲状。

    憾星山周遭的几座巨峰石壁上,皆是出现裂痕。

    尽管是后手。

    苏逸辞的身形半步未退。

    其单手背负泣血剑,冷眸轻抬,道,“这一招,仍旧不够!”

    仍旧不够!

    “砰……”的一声爆响,暗劲贯冲,乔宗恒脸色剧变,只见他的右手手臂直接是从中炸散爆碎成一团耀眼的血雾。

    碎肉连着断筋横飞。

    血雨掺杂碎骨乱舞。

    “啊……”乔宗恒踉踉跄跄的往后倒退,陷入了浓浓的恐慌当中。

    此刻的苏逸辞,邪气凛然,他那略显狭长的眼角有种血钻般的瑰丽感。

    神秘的暗纹在他的身外闪烁。

    其背后的黑暗中,仿若浮现着一道来自九幽的神秘魅影。

    黄泉指!

    鬼皇威能!

    感受着苏逸辞身上那股强大的诡秘气息,乔宗恒陷入了惊恐当中。

    逃!

    没有任何的犹豫,乔宗恒转身一跃,欲要离开。

    然,仅仅只是对方掠空而起的下一瞬间,虚空中残影浮现,却是惊现魔神拦路。

    “我说过,你们已经消磨掉了我的仁慈……”

    “噌!”

    嘹亮的剑吟宛如夜空中的鹰鸣。

    一剑霜寒染天地。

    回旋的血色剑气如邪月斩空,夜幕被切分开来的瞬间,月光之下,乔宗恒的身躯以“七”字状的形态从中裂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