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章 那人不肯帮
    第39章

    那人不肯帮</p>

    “不行。”李秘书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她说那是她的私人朋友,并非业内请来的专家,除非那人同意,否则她不会擅自给我们联系方式的,不过她说,可以帮我们问问那个人的意思。”</p>

    “我去倒水。”萧阳将叶云舒那对玉足擦干,端着水盆走开。</p>

    叶云舒修长的双腿蜷在沙发上,柳眉皱的更紧,“秦柔这个人,我和她虽然没打过太多交道,但她的为人在业内还是可圈可点的,既然她说帮我们问,就应该没问题,真想知道啊,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帮她想出炸山这么一条路,让一个三流企业,一下跨越成为银州市最大的潜力股!”</p>

    当萧阳倒完水走来的时候,叶云舒已经把电话挂掉了。</p>

    “叶总,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实际上生意上的事情,我也是懂一些的呢,说不定能帮你出谋划策。”萧阳一边倒着茶,一边冲叶云舒说道。</p>

    “不用。”叶云舒摇了摇头,“有些忙,你帮不上。”</p>

    “好吧。”萧阳无奈的应了一声,“那我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p>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萧阳正撅着屁股,熟练的擦着地板时,就见叶云舒急忙忙的冲出了房间,随意洗漱了一下,就出门开车走了。</p>

    “什么事这么着急?”萧阳疑惑了一声,听到兜里手机铃声响,拿出手机一看,是秦柔给自己发的微信。</p>

    “萧阳,醒了吗?”秦柔带了一个疑问的表情。</p>

    “嗯,怎么了?”萧阳一边擦地,一边回复。</p>

    “有个生意上的朋友,她公司出了点困难,想让我帮忙问问你,愿不愿意给她指条明路,她也会付给你不菲的报酬。”秦柔直截了当的将事情说出来。</p>

    “不愿意。”萧阳想也没想就拒绝。</p>

    一栋普通的居民楼上,身穿白色浴袍的秦柔,正坐在落地窗前,享受清晨的阳光,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宛如圣洁的天使,秦柔看着手机,当她看到萧阳想都不想就发来不愿意三个字时,心中竟然有些窃喜,这种感觉就好像,萧阳只为她一人做了一件事一样。</p>

    这种想法,让秦柔的俏脸上浮现一抹红嫣,久久未能褪去。</p>

    叶氏集团,那辆火红的奔驰gt直接开到公司大门前,叶云舒打开车门,风风火火朝公司内走去。</p>

    秘书李娜早就候在这里,脸上布满了焦急,“叶总,你来了。”</p>

    “有消息了么?”叶云舒一脸焦急的从李娜身旁掠过,走进电梯,按了顶楼的数字。</p>

    李娜连忙跟上,摇着头道:“秦总那边有消息了,她说那个人不愿帮我们。”</p>

    “呼!”叶云舒长舒一口气,“行吧,说说方总吧,他什么意思?”</p>

    “据可靠消息,现在加上我们,至少有七家企业想要和方总达成合作,且提出的方案都得到方总的认可,至今方总还没有彻底决定要与哪家合作。”李娜翻着手中的文件。</p>

    电梯上升到七楼,叶云舒直接点亮八楼的图标,电梯在下一秒停止运行,“叮”的一声,梯门打开。</p>

    “叶总,你这?”李娜一脸疑惑的看着叶云舒。</p>

    “方总在哪,我去找他。”叶云舒走出电梯后,又按下旁边的电梯,目光坚定道。</p>

    “画展。”</p>

    银州市,近两年来得到官方大力支持,经济发展也得到飞速提升,光是每年各项展览,就接连不断。</p>

    今天,银州国际会展中心,停放了无数豪车,近千名安保人员分布在这里,每人都表情严峻,因为他们知道,今天自己所保护的东西,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的,那些自古流传至今的名画,有些平日里都是存放在博物馆中。</p>

    方舟,整个宁省最大的投资商,他从发迹,到现在闻名,所做的事情只有一项,投资,传闻在他的背后有着官方的影子,凡是能与他达成合作的企业,都会赚得盆满钵满,谁要能和方舟合作,那在商圈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p>

    不夸张的说,在银州,能左右商圈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方舟了。</p>

    方舟年龄五十,身高一米七,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他独爱画展,今天会展中心外之所以能停放那么多豪车,那都是为了方舟而来。</p>

    米兰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运动服站在会展中心门口眺望,叶云舒的身影在米兰的瞳孔中渐渐放大。</p>

    “我说云舒,你穿着这一身职业装来的,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你的目的啊,多少也假装一下,然后投其所好才行,今天那个方舟身边全是人。”米兰看着自己这闺蜜,眼中露出一丝无奈。</p>

    “无所谓。”叶云舒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用手将一头秀发在脑后盘起,“我做事就是这样,合作就是合作,方案摆在他眼前,走。”</p>

    叶云舒从米兰手中拿过邀请函,直接走进会展中心当中。</p>

    米兰看着叶云舒的背影,着急的跺了跺脚,思索了两秒,心一狠,给萧阳打了个电话去,“萧阳,快来会展中心!”</p>

    本次银州画展,集结了华夏各代大家的名画,同时还有一些新晋画家,华夏著名国画画师,场面堪称浩大。</p>

    “这幅不错,问问多少钱,然后裱起来。”方舟身穿深蓝色休闲常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每一幅画,眼中不时出现赞许,惋惜的神色。</p>

    方舟的女秘书跟在他身后,一路一句话也不说,仔细记录着方舟所说的每一句话。</p>

    “咦,这幅......”方舟顿足于一幅古画前,仔细端详,“这幅,我记得三年前,曾见过一次。”</p>

    “的确。”方舟的秘书自进馆后第一次开口,“这幅冬梅,三年前曾在都海展览馆出现过,当时以四百七十万的价格被我们拍下。”</p>

    “奇怪,那这幅又是怎么回事?”方舟细细打量着这幅画,画纸采用的是宣纸,因时间缘故,画纸已经有些泛黄,且墨色也淡了不少,但以方舟的经验,还是能够看出,这幅画,是真迹。</p>

    “去联系下主办方的人。”方舟冲秘书挥了挥手。</p>

    秘书点了点头。</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