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31章 她在哪?
    地下废墟中,萧阳和赵极两人站在大门内那十几平米的小房间中,两人都陷入深深的疑惑当中。

    对于老怪物这般突然的消失,两人没有丝毫的头绪,这让他们心中很慌。

    时间分秒过去,两人还是想不出来一点老怪物能够突然失踪的原因。

    “不想了,不想了。”赵极一脸的烦躁,“想不通的事就放着,如果跟我们没啥关系,想通了也没用,如果跟我们有关系,早晚会知道的,先想办法出去吧。”

    赵极说完,当先离开这个小房间,朝外面走去。

    萧阳摇了摇头,也走出小房间。

    他俩站在废墟上,看着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头顶上空。

    “来吧,还有大工程等着咱俩呢。”赵极点了根烟,“合着我也是个干部,这他奶奶的,以后再也不随便出任务了。”

    “人家当领导都身先士卒的行不行。”萧阳翻了个白眼。

    “切。”赵极不屑的撇了撇嘴,他就嘴上说的欢,干起活来,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慢。

    两人说着,运起气来,两双巨大的手掌凭空出现,搬运起上方的巨石。

    十多个小时就这么过去。

    当两人从下方出来后,天色又到了傍晚。

    各种各样的重工机械出现在两人眼前,在古稀国当权者和萧阳两人一上一下一起发力时,这深大百米的巨坑被彻底挖开。

    见到萧阳无恙,古稀国的当权者这才长舒一口气,他并不知晓光明岛已经不复存在的事,也不知道自己女儿安娜的事,他只知道,如果地狱君王在他们古稀国的地界出事,从今往后,自己睡觉,那都睡不安稳。

    萧阳和赵极两人并没有在古稀国过多逗留,当赵极出来后,联系了之前的几名队员,全都联系不上,这让赵极明白,这一次,九局派出来的人,恐怕全都叛变了。

    回程的飞机上,赵极一脸的郁闷。

    “你说这神圣天国给灌得什么迷魂汤啊,咋把我的人都给策反了?”

    “你问我?”萧阳瞥了赵极一眼。

    赵极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抱歉抱歉,我想起来了,你们的切茜娅和夏侯青,也都投靠神圣天国了,对方挖人的确有一套的。”

    萧阳没好气道:“你是来我这找自尊的吧你,飞机上的酒不允许你喝了。”

    “哥,对不起。”赵极再一次没有底线。

    回程的路上,萧阳躺在豪华的飞机座舱内,这次的行程,让他感觉非常疲惫,但怎么也无法入睡,这一次前来古稀国,非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反而还知晓一个让他烦心的事,叶云舒觉醒血脉。

    关于氏族血脉到底是什么,萧阳仍旧一头雾水,他所知晓的血脉特性只有两个字,恐怖。

    萧阳也在这个问题上问过赵极,可赵极也是一问三不知,什么都回答不上来。

    相对于萧阳的忧心忡忡,赵极显得非常活跃,除了最开始提了一嘴自己的人都叛变了以外,其余的时候,一直都在喝酒,以及跟私人空姐聊天,还说要开着劳斯莱斯带人家去兜风。

    在飞机上的时间,过的不快也不慢。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很快就过去,到了银州,天色大量,正直中午时分。

    醉醺醺的赵极准备要去还车,萧阳打电话报了交通巡捕,在赵极还没上车前,就被人扣了下来带走了,那幽怨的眼神,扫视了萧阳千百遍。

    萧阳没理会赵极,直接回家,当萧阳回到家后,发现,自家的房门,竟然大大敞开着。

    这一幕,看的萧阳心头一紧,难不成,是云舒回来了?

    可很快,萧阳就察觉到不对,屋里传来浓郁的烟味,云舒是最不喜欢人抽烟的。

    当萧阳来到房门前时,发现,在屋内,竟然坐着十多个陌生面孔,自己全都不认识,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非常舒服的躺在沙发上,茶几和餐桌上还摆着吃剩的外卖。

    看到这一幕的萧阳,瞬间火从心底上来,这个家,是他和叶云舒的家,这个地,是他一点一点仔仔细细擦干净的,可现在,就被这些人,穿着鞋,随意的踩在地板上,抽着自己老婆不喜欢的烟,并且,墙上的婚纱照,竟然有一半都掉了下来,只剩一个角还挂在墙上。

    “你们是干什么的?”萧阳走进屋,反手将门关上,这意思表现的很明白,今天这些人,一个都走不出去。

    萧阳的到来,引起了屋内人的注意。

    众人看向萧阳,反问道:“你又是谁?”

    看他们的模样,仿佛他们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一般。

    萧阳伸手,指了指墙上的婚纱照。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贱.货的男人啊。”十多个人,朝萧阳围了过来,“说吧,那个贱.货人在哪?东西又在哪?”

    萧阳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

    “我劝你不要跟我们装模作样。”一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人冷笑道,“今天,你要不把那个贱.货交出来,你就别想离开。”

    “我想你们有些搞错了。”萧阳微笑,“我的话还没说完。”

    “哦?那你继续说,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来解释。”这个女人双手抱在*。

    “我的意思是。”萧阳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你们现在,乖乖把屋子给我收拾干净,墙上的照片挂好,再自断双腿,我可以留你们一条命。”

    萧阳这句话落下,整个房内,陷入一阵沉默,随后,一阵大笑声轰然响起。

    “留我们一条命,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又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你们是谁,与我何干?”萧阳活动了一下拳腕,“我没有在跟你们开玩笑,给你们三秒的时间,三。”

    “我们也没跟你开玩笑,告诉我,那个贱.货在哪?”中年女人再次喝问。

    “二。”萧阳抬起手臂。

    “小子,你……”

    “一,对不起,你们没机会了。”萧阳嘴角咧开,随后手臂轻轻一划,就见那中年女人猛然楞在那里。

    两秒后,血液飙出,中年女人的整张嘴巴,就这么,被萧阳,从她脸上,整个旋了下来。

    “你说话,很难听。”萧阳脸上,笑容更盛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