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27章 师出何处
    谢嘉音忽然心里一酸!

    藏着!

    是啊!

    虽然在谢家过的也算很舒服了,家里每个人都对他很好,还有谢嘉恒这个玩伴,可是,慕容炎在这里,终究是藏着的。

    谢家没有能力保护他周全,只能藏着他!

    这里,除了几个亲近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也不能用真实身份示人,因为怕被人发现,也不能肆意的到处玩耍。

    他必须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

    谢嘉音叹了口气,其实慕容炎在谢家的生活并不算坏,但小孩子,终究是敏感的!

    谢嘉音蹲下来,看着慕容炎的眼睛,认真道:“姑姑答应你,一定保护好你,给你一个舒服的环境,能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好不好?”

    慕容炎看着谢嘉音,拉着她的手,声音软软道:“姑姑,我不是嫌弃谢家不好,其实,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开心,我只是……我只是想有个家……”

    谢嘉音怔住了!

    家……

    “姑姑,除了你跟舅舅,我想,没人有本事给我一个家了!”

    这句话,让谢嘉音差点儿落泪!

    她一把将慕容炎抱进怀里,“炎儿……姑姑答应你,一定给你一个家,好不好?”

    慕容炎小小的身子乖乖的靠在谢嘉音怀里,他抱着她的脖子,感受着她身上暖暖的香气!

    他从小生于皇家,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去世了,他一直跟在父亲身边,父亲身患重病,还要时刻照顾着他。

    他还有皇爷爷,可是,皇爷爷那里却非常危险,对他的保护,还没有重病的父亲好,他从小,便一直跟在父亲身边。

    可是后来,父亲也不在了!

    他没有地方去了,皇爷爷那里,更加不安全了!

    他只剩下舅舅了!

    于是,皇爷爷把他交给了舅舅。

    可是舅舅忙啊!

    他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他,然后,他被舅舅送给了姑姑!

    他在谢家生活了很久了,谢家的人都对他极好,大家都很照顾他,可是,这终究不是自己家啊!

    谢嘉音是他姑姑,但谢嘉恒却跟他差不多大,谢嘉音就跟他姐姐一样。

    但他却不觉得她是姐姐,反而,觉得她像娘亲!

    他好想有个娘啊!

    娘亲的感觉,他只有在谢嘉音身上感受到过。

    慕容炎抱着谢嘉音,“姑姑,炎儿以后一直在你身边长大好不好?”

    谢嘉音抱着这个孩子眼圈有些泛红,“好!以后你跟姑姑还有舅舅一起住,你要是喜欢,还可以经常去找恒儿玩。”

    谢嘉音总算明白,这孩子为什么那么兴奋于他太姥姥喜欢她了!

    这孩子是想将来跟她一直住一起,但却又明白只有他舅舅才能保护他,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她跟他舅舅住在一起。

    老王妃能喜欢她,就意味着她将来嫁给他舅舅没有阻碍了!

    他放心了!

    谢嘉音心里发酸,这么小的孩子啊!

    让她的心,闷闷的疼!

    ……

    水月跟墨竹,在谢嘉音的吩咐下,整理了不少好东西出来,给每个下人都给了赏赐!

    这一晚,谢家所有下人都在兴奋中入睡。

    而谢嘉音,这一晚没有进空间,她带着慕容炎睡!

    这个年纪的孩子,其实是最依赖母亲的,可惜,他没有。

    也就是相处久了,谢嘉音才发现,这孩子跟谢嘉恒对她的感情,不一样!

    恒儿是她弟弟,叫她姐姐!

    而炎儿,是把她当娘了!

    ……

    第二天,曹家的人,就上门了!

    曹悦跟她的母亲徐氏,亲自上门请的。

    自从女儿的脸被烧伤之后,徐氏可以说是用尽了各种办法,可就是没能救回女儿的脸。

    女子的容貌,关乎一生,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徐氏都不会放过的。

    这次听说谢嘉音有办法,而且还愿意在府医的监督下救治,徐氏自然想要试一试。

    谢嘉音带着水月,跟着一起去了曹家!

    曹家在京城,也算是大户!

    不过曹家比较低调,这些年在京城风头并不突出,但底蕴在那儿摆着。

    这个曹家,跟曹平安的曹家,可是一家!

    曹悦,是曹平安本家嫡系的女儿,曹悦的爷爷,跟曹平安的爷爷,是亲兄弟!

    曹平安可是大哥的人,这个曹悦,她自然是要救一救的。

    地点,就在曹悦自己住的院子里,这是谢嘉音要求的,治疗完了,方便曹悦休息。

    到了地方之后,曹悦的父亲,曹鑫,已经在等着了!

    众人互相打了招呼之后,没有多说什么,治疗,便开始了!

    本来大家就不熟,谢嘉音年纪又小,是个晚辈,曹鑫徐氏一颗心都放在女儿身上,此时最着急的,就是治疗了!

    自然没有太多废话可说。

    谢嘉音让曹悦去床上躺着,道:“首先,我要说明一点,我手里的药确实能让你的脸恢复如初,但却并不是治疗烧伤的,而是,要把你这被烧伤的皮肤割掉,上了药然后重新长出皮肤。”

    徐氏顿时惊了,“割……割掉?这……这要怎么割?”

    “就是把这一块被烧伤的皮肤,全部挖了!”

    徐氏:“……”

    众人:“……”

    这方法,实在太吓人了,徐氏等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尤其,面前的这个,还是个这么小的小姑娘,就更让他们接受不了了!

    谢嘉音道:“不用觉得难以置信,你们能接受了的方法,我想你们应该都试过了,到最后,不都是没用吗?”

    “已经被烧伤的皮肤,你们觉得,是抹点儿药喝点儿东西就能恢复的?就像是一根枯树枝,已经枯死了,你再怎么照顾它也活不过来,只能把她折断然后让树重新发芽长出来。”

    徐氏:“……”

    道理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可是,那是人啊!

    是脸啊!

    这得多疼?冒多大的风险啊?

    徐氏僵着脸,好半天都说不出话。

    倒是在一旁的曹鑫,说了句,“请问姑娘,方便透露,师出何处吗?”

    曹鑫要比徐氏冷静多了,这小姑娘既然能来,既然敢说,说不定就真的是有点儿本事的。

    民间的事儿千奇百怪的多呢!

    之所以觉得奇怪,有时候,不过就是以为自己见识太少而已。

    这姑娘若真有名师教导,那么问清楚一点,他也好做决定。

    谢嘉音顿了一会儿,吐出四个字,“青云道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