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60.第60章
    爱到深处无怨由, 情到浓时情转薄, 原妹子们都能找到至爱的那个人  这么多天音信全无,张思远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感觉胸腔钝钝的痛。

    秦柯的微信,一直静静躺在张思远的手机里,他这人只要自己不发微信, 就永远不会点开那个图标, 不管图标上有多少条提示。

    金主又没了音讯, 张思远连累他赔了巨款,又怕他以为自己急着上位,权衡之下也没多问。

    他之所以想演电影, 其实就是享受在镜头面前塑造各种角色的成就感,但他想红的心一直都不是很强,给金主撩了后,患得患失了两天, 觉得身心疲惫, 就干脆抛在一边, 专心干自己的侍应生, 用美色赚小费, 有空时还教教小郑的英文。

    王老虎偶然听到两人用英文对话,把兄弟惊为天人:“远爷,干脆把你会的都交待了吧, 让小的做足心理准备, 免得到时候一惊一乍的浪费表情。”

    张思远笑得很是高深莫测。

    王老虎觉得兄弟这人是真深藏不露, 不但会烧脑的编程,还会饶舌的鸟语,就撺掇他去换个体面的工作,被张思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问原因,这人把自己在沙发上瘫成了悠闲的葛优,一点不求上进的要死不活:“费脑子……”

    气得王老虎把他操来操去的骂。

    他跟兄弟怼了一阵就往家走,路上接到一个许久不联系的电话。

    望着那个备注为‘老妹儿’的号码,他迟疑着摁了接听,女人撕心裂肺的的哭声立刻传了出来:“王拓,救救我孩子。”

    欣尚会馆一行后,丘局长心满意足的盖了章,涅槃计划正式启动。

    拆迁的红头文件通知到了各家各户,补偿和周围的房价差距较大,他们虽然以各种形式表示了不满,却怎么也压抑不住澎湃的喜悦之情。眼红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自己也凭着几十坪蜗居翻身成了几百万富翁。

    个个喜形于色,走路带风。

    一时间,各巷子大龄剩男剩女们相亲的成功率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比例,上了年纪的鳏寡孤独也成了抢手货。一时间,为了多立户头多拿钱,离婚的,结婚的,后悔卖了房来扯皮的,数不胜数,在老城贫民窟上演了各种拆迁式闹剧。

    偷建、扩建、违建也在偷偷摸摸的进行,就算成立了纠查队严防死守,也抵不过人们对金钱的执着和渴求。

    他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白天守,那我就晚上整!

    看你狗丨日的些,睡不睡觉!

    王老虎跑来和张家母子商量。

    “这价差太大了,咱不能让黑心开发商这么坑,”他先是铺垫般抱怨了几句,然后话锋一转,诚恳的暴露了自己的小算盘,“我们要不要厚着脸皮当钉子户?”

    一向无欲无求的徐敏立刻同意了,张思远也入团宣誓般表了决心:“当然要,我这个钉子户还要当出特色、当出风采,当得惊动和党中央,当得那些强拆党们一个个闻风丧胆!”

    这表演有点浮夸,把正喝茶的王老虎给笑呛了。

    他痛苦的哼哼哧哧好一阵,才咳顺畅了,心有余悸的望着兄弟:“过了啊,兄弟,我怎么从没觉得你有这么爱钱呢?”

    “……我那是隐藏得深。”张思远语重心长的拍拍他,“你不要被一些表象给骗了。”

    此话正中王老虎下怀,他兴奋的把大腿一拍:“那就这样说好了,他们不加钱,挖斗铲上脑门都不能后退哦!”

    “当然!”

    正事商量完,王老虎急着去找道友,好壮大他们神圣的钉子户队伍。

    他把剩下的半杯茶当成啤酒一口闷了,风急火燎的往后门走,都出去了又突然扒着门探进个乱糟糟的脑袋瓜来:“兄弟,为了多拿份补偿,巷子里好多单身狗都在闪婚,你要不要也找人结个婚,意思意思?”

    张思远双手一摊:“年龄不到。”

    “……可惜了,白白便宜开发商那龟孙子了,”王老虎恍然大悟的哦了声,惋惜两句,又得意的朝兄弟挤眉弄眼,“你王哥就不同了,正是而立之年!”

    等这人关上后门离开后,张思远头一次给近在咫尺的王哥发了信息:“你是双插头?”

    那边王老虎直接叫他滚蛋,说自己弯得比上弦月还要有弯,但因为中国同性婚姻不合法,他只能甘愿为了补偿款折腰,假装变直,方法都想好了:找个女人去民政局骗张结婚证,然后女方得来的钱大家对半分,分了钱大家就去离婚一拍两散。

    看得张思远也是想笑。

    这是改变生活环境的最好机遇,贫民窟所有人都为这事愉快的浮燥着。

    这天张思远是中班,赶着去员工通道打卡,正快步沿人行道往餐厅大楼的后门走。

    “滋”的一声,一辆线条流畅的捷豹擦着他裤子溜过去,倒车镜还挂上了他的包带,拖得他惊恐的跟着往前踉跄好几步,万幸的是车子速度并不快,包带也很快就从镜子上滑下来,才堪堪避免了自己被卷入车轱辘的惨剧,骇得他心肝怦怦乱跳,腿也丢脸的跟着发了软。

    气得他愤怒的朝后视镜竖了两根中指:“没素质!”

    没素质的捷豹就在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位人模狗样的西装男,望都没望这位差点被自己害死的路人一眼,拉开车门牵出一位小姑娘,又剥了根香蕉递给她。

    小姑娘约莫两三岁,白色公主裙,齐耳短发齐眉刘海,相当乖巧漂亮。

    慈爱的父亲,漂亮的女儿,张思远对这人稍微有点改观。

    张思远从他们面前经过,正好听到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跟男人说:“爸爸,你看,这里黑黑的,不能吃。”

    “吃不死你!小婊丨子。”

    这句无比恶毒的话从后面飘进张思远耳里,让他狠狠皱了皱眉。

    这真的是亲爹?

    亲爹能这样骂女儿?

    以人性本恶来推断,这男人在外尚能如此恶毒的辱骂她,背着人肯定不知道会怎么加倍作践她。张思远警觉的拿眼角扫了眼,发现这父女二人确实有两分相似,看穿戴气质也不可能是人贩子之流,心里越发不解,却又莫名觉得他们有些眼熟,仔细回想,也没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们。

    过了两天,张思远刚下班到家,还没来得及把包放下,王老虎就卡着点上门了。

    他在张思远家丝毫不见外。

    只要徐敏不在,他就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根本没个人形。

    这人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摔,成了个‘大’字,一条腿翘扶手上,一条腿拖在地毯上,先若有所思的发了会呆,又纠结的捋了几把头发,才告诉兄弟说有单生意,却不知怎么处理才好。

    张思远拿了饮料过来,扔给他一灌,拉开环边喝边好笑的问:“什么生意,居然让你这个滚刀肉犯了难?”

    “我小时候的邻居,一个过了气的女明星,想让我帮她抢女儿!”王老虎把手机递过来,说,“你应该记忆犹新,毕竟你们还有段人为捏造出来的孽缘。”

    张思远奇怪的瞅了他一眼:“李如玉?”

    看到她女儿的照片后,他终于明白那天的似曾相识是什么原因了。

    这不就是她被全民讨伐时,她那位刷了一斤白丨粉抱着女儿卖惨的十八线老公吗!

    那段时间他也同李如玉一样,被秦柯那老流氓的人架在火上烤,出个门都被人指指点点,可这人不一样,他揪准全民关注的最好时机,借着女儿很是蹭了点绿帽子热度,接到几部戏,甚至还接到了一个小品牌的广告,用他的话就是帮女儿赚了些奶粉钱,算是那场轰轰烈烈的倒周运动的得益者。

    事实证明,当初这人卖惨时说的什么‘相依为命’之类的都是放屁,真相还不是想借着孩子博同情、蹭热度、赚钱。

    王老虎听完他的发现后,又递给他一个u盘,面色十分不忍。

    这是他帮李如玉偷拍的视频。

    张思远看完后,才惊觉自己那天看到的语言羞辱不过就是小菜一碟——这禽兽父亲在视频里说得多么情真意切,背着人就把这小姑娘虐得有多令人发指。

    他还是个丧心病狂的高智商虐童者。

    可能是因为经常要带女儿出镜,他根本没在女儿身上弄出一丁点外伤,实施的全是让人找不到证据的高级虐。

    这王八蛋帮女儿洗头,故意把她摁进水里,呛得她咳得撕心裂肺,鼻涕眼泪横流,然后又爱怜的抱着人说些什么爸爸不小心之类的话,忽悠还没有分辨能力的三岁小姑娘不生自己的气。

    更让张思远齿冷的是,这禽兽甚至还装着和她玩游戏,用上了只有黑社会逼供、虐囚才用得到的残酷水刑——他摁住人,跟个变态似的狞笑拿张湿纸蒙在她脸上,让她不能呼吸,窒息的小孩子拚命挣扎,小身子扭得像绞股糖,双脚也发疯似的乱瞪……

    隔着视频都能感受她有多么难受和痛苦!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张思远根本不敢相信这小小身子承载了这么匪夷所思的折磨。

    “对!但是你要相信你王哥,王哥一出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区区一个小三而已,还不是我王老虎的对手。”

    “祝哥马到成功。”

    “借你吉言——为了庆祝这第一单生意,哥哥决定请你吃一顿,说吧,你想吃什么。”

    “还是回家请吧,顺便带点孜然香料什么的,我准备炖狗。”

    “……肉球又惹什么祸了。”

    “它把沙发掏了三个洞,现在正在掏第四个。”

    “噗~,兄弟你节哀,”王老虎本来想幸灾乐祸,又很有义气的憋回去了,“算了,我还是去家私城拉一个回来吧。你把那图发给我,我看看能配到不。”

    秦柯不是忘了自己重金包养了个宠物。

    他主要是给忙坏了。

    秦氏出手的都是大项目,这个名为涅槃的旧城改造项目涉及方方面面。

    他这个攻坚司令还得顾虑以后的全盘建设,方方面面都出不得一点岔子,他已经连续加了半个月的班,加得他脑仁疼,还是跟他二哥的方案撞了很多,双方不断的开会磨合妥协,已经磨得他快耐心全无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