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千八百四十八章我相信
    八王宇宙,至暗堡垒。

    这座早在几十亿年前就被摧毁,已经被风化了一切,包括历史的堡垒,是八王宇宙的一个极点,相比较大暗礁其他地方,光明法则缺失,黑暗法则弥漫,这里,完全没有任何光明法则,彻底的黑暗,而且极度寒冷,几乎任何生灵只要踏入这座堡垒方圆几千里,就会立刻被冰封。

    但是这里仍然演化出了一些生灵,都是冰雪化身而成的自然神灵,这些自然神灵没有肉眼,但是可以感知元气和法则的波动。

    此处虽然是大暗礁的地盘,但也是大暗礁管理的死角,没有任何大暗礁的官员在这里行政,也没有任何城池和居民。

    一片极寒死地。

    孟凡静静的坐在堡垒顶端。

    手握元界弓。

    自从战争结束,孟凡先是秘密处理了未央宫的一些事务,然后留下了一封口信,就来到了至暗堡垒。

    他本来准备离开。

    他的身份已经暴露,有太多不确定因素,继续留在八王宇宙,是很危险的,他之所以没有立刻离开,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黑元奎在战争刚刚结束之后,在郎芒山战场的中央,对孟凡表示了感谢,并且希望孟凡能留下来,黑元奎说,相比较黑水异族,像孟凡这样的异类,根本不是意义世界应该考虑的威胁,在黑水异族面前,所有生灵都是盟友,八王宇宙外的一次联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黑元奎做出了很多许诺,虽然他也知道这些许诺可能苍白无力,他像是一个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之人,只是尽量的让孟凡相信他。

    孟凡给了他算法。

    但孟凡不可能信任黑元奎。

    他躲藏进了至暗堡垒,并竭尽全力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以他的能力和境界,如果他真心要躲藏起来,黑元奎也不可能找到他。

    谁也不可能找到他。

    他随时准备离开八王宇宙。

    之所以还在,是为了等道术巨帆。

    按照推断,道术巨帆将在几十天内回归八王宇宙。

    孟凡无法抛弃道术巨帆这个战友。

    他在未央宫留下的口信,是一堆混乱的文字,但是这些文字当中仍然有一定的规律,只是这种规律,孟凡认为不会有任何人搞清楚,是演算宇宙的一种算法。

    如果道术巨帆回归,得到口信,就会来找孟凡,道术巨帆抵达之时,就是孟凡离开的时刻。

    堡垒深处,中央大帝正在盘腿静坐。

    孟凡将和中央大帝前往洪荒宇宙。

    护弓七星当中,跟随中央大帝的那些孩子们,都在洪荒宇宙。

    中央大帝带着他们一路从智慧宇宙抵达洪荒宇宙,之后在洪荒宇宙暂时分道扬镳,按照中央大帝所说,除了这些孩子们,还有这些年来中央大帝从反抗阵线当中收编的上百尊神王。

    中央大帝自从被通缉之后,就开始渐渐脱离反抗阵线,并伪造了一个身份,他用了相当大的力气建立了一所商会,并用各种方法替自己和护弓七星洗白,变成了一群很多年前从千星宇宙走出,游走在各个宇宙的商人,那些从反抗阵线跟随中央大帝走出来的上百尊神王,也都在商会里有了新的身份。

    有了这些掩护,加上孟凡与洪荒天帝的来往,躲藏进洪荒宇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孟凡静静的坐在堡垒的顶端,轻轻抚摸着元界弓。

    忽然!

    孟凡猛地抬起头,目光洞穿黑暗,看向了远方。

    中央大帝感受到了孟凡的情绪波动,也睁开了双眼,惊醒过来。

    他走出堡垒深处的密室,来到大地之上。

    “什么人?”中央大帝以神魂沟通着孟凡。

    “不知道。”孟凡道。“至暗堡垒是大暗礁的死地,除了冰雪神灵,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会来这里,我不知道来者是谁,只是觉得......危险。”

    “直觉?”中央大帝问。

    孟凡道:“直觉。”

    黑暗之中,缓缓走来了一个青年。

    当青年的样貌完全展现在孟凡的面前,孟凡已经将元界弓抬起,并拉动了弓弦。

    青年望着孟凡。

    两人相隔约有十里。

    青年道:“你先射出一箭,我们再聊。”

    孟凡眉头跳动了一下。

    青年的声音很轻,如微风。

    元界弓的弓弦发出嗡嗡的声音。

    一条条纯白色的命运之意,在弓弦上盘绕,逐渐凝练成了一根箭。

    孟凡手指弹动。

    弓弦归位。

    命运之箭射出!

    千分之一个须弥,便抵达了青年面前,距离青年的面门不过三寸!

    然后消失了。

    就好像被风吹散的雾气一样,消失了。

    中央大帝的眼睛里写满了诧异。

    孟凡僵住了。

    “命运......”青年喃喃自语,似乎在思考。“我叫易厚生。”

    孟凡放下了元界弓。

    中央大帝的体内,发出洪水一般的声音,那是他在催发力量。

    “不要出手。”孟凡淡淡道。“他的力量,不在我们的理解范围之内。”

    言罢,孟凡从堡垒顶端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易厚生也一步步的走向孟凡。

    直到两人相隔百丈,易厚生才站住了脚步。

    孟凡面容紧绷,目光凝重,死死的盯着易厚生。

    易厚生道:“我这一生见过很多人,各种人,我本以为,异类孟凡会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人,原来我错了,你这种人,我见过。”

    孟凡没有说话。

    至暗堡垒周围,弥漫着让人压抑窒息的沉默。

    易厚生继续道:“看来你帮了黑元奎很大的忙,他不惜欺骗我,编造一个故事,也要隐瞒你的存在,只是他的故事编的不好,也太幼稚,漏洞百出,我顺着故事里的漏洞走到了未央宫,在未央宫找到了你留下的一封信,然后利用你的算法,解读了这封信。”

    一切,被易厚生说的云淡风轻。

    可孟凡心中已经翻江倒海。

    这是什么可怕的推演能力?

    已经可怕到孟凡无法理解的程度!

    “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任何问题,只要你问,我就给你答案,算是解惑,然后我会问你问题。”易厚生道。

    “我的箭为何会消失。”孟凡道。

    易厚生愣了一下,随即道:“我以为会是个有意义的问题,不过想来,在你的心里,此时此刻这个问题可能最有意义。”

    易厚生停顿了一下。

    “因为我相信它会消失,它就会消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