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千六百七十二章 被怀疑的对象
    活动了一下身体,唐震打量四周。

    这是一间陈设简陋的房间,除了一张床铺之外,几乎再无其他的家具。

    地面堆着一些凌乱的物品,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馊臭的味道,似乎很久都不曾打扫过。

    地面扣着一只盆,地板上残留着水渍,剩余的污水都已经顺着残缺的地板渗走。

    就是这个东西,要了霍克的命。

    占据了一副新的身体,需要一点点的适应时间,所以唐震的姿势非常别扭,看起来就像是一台关节生锈的人偶。

    好在没过多久,他的身体就活动自如,只是脸上的表情略显僵硬。

    不过没关系,这处廉价的出租屋内,唐震不需要对谁赔笑。

    根据读取的信息,这叫霍克的青年只是普通人,因为心里有着极度的怨念和不甘,所以才会在睡梦中形成了意识投影。

    停留在虚空当中的唐震,直接控制住了霍克的意识投影,然后操控着睡梦中的霍克将自己溺死。

    意识分身穿透位面晶壁,直接降临到小世界当中,然后控制了霍克的身体。

    在降临的过程中,唐震始终小心翼翼,以免被法则意识和土著修士发现。

    能够完成这一步,就等于有了合法身份,接下来做事的时候就会轻松许多。

    接下来的时间里,或许还要应付土著修士的探查,因为降临的波动肯定会被人觉察。

    唐震想到这里,立刻弯腰低头将水盆收起,然后重新躺到了床上。

    眼睛紧紧闭上,继续沉沉睡去。

    结果刚刚躺下不过几十息,就有一道特殊的精神力量扫过这件屋子,最后停留在唐震的身上。

    唐震似乎一无所知,几乎呼呼大睡,屋子里面鼾声如雷。

    那道力量如同蛇虫一般,围绕着唐震不停旋转,似乎在寻觅着什么东西。

    在房顶的缝隙中,一道半透明的人影出现,硬生生的“挤”了进来。

    它的双眼鲜红如血,嘴巴里面全是蠕动的触须,仿佛叼着一大只八爪章鱼。

    怪物就这样悬浮在半空,面对面的盯着唐震,期间不曾移动分毫。

    嘴里的触须划过唐震的脸颊,似乎滴落一丝丝粘稠的液体,可是仔细观察却又空无一物。

    唐震继续睡觉,或许是因为不舒服的缘故,身体总是不断的扭动。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就听见房东的怒吼。

    “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竟然敢私闯我的住宅,信不信我立刻通知报告治安官!”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发出一声闷哼,声音里带着压抑的痛苦。

    “降魔部队办案,你如果想要进镇魔狱,我可以免费送你一个名额!”

    “不敢,不敢,是我错了,请大人您一定要原谅我!”

    一向嚣张的房东,此刻却吓得浑身颤抖,他只敢欺负那些穷苦的租客,却绝对不敢招惹降魔部队的成员。

    这些降魔部队的成员,有资格斩杀阻碍行动的任何人,他可不想白白送掉性命。

    “蠢货,这间屋子里住着什么人?”

    “霍克,一个工人,穷小子!”

    “嗯,滚。”

    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三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挤了进来。

    他们的风衣不知是何材质,表面布满了金属的铭牌,名牌上面则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风衣下面是紧身战斗服,挂着类似枪械的武器,同时还有长剑和工具包。

    大量的狭窄的房屋,三名男子面露厌恶之色,为首的银发男子还轻轻的捂住了鼻子。

    先前漂浮在唐震身上的怪物,晃晃悠悠的飞了过来,停留在银发男子的旁边。

    “怎么样?”

    为首银发男子问道,阴冷的目光看着唐震,闪过一丝丝的轻蔑和厌恶。

    那怪物说了什么,银发男子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说道:“弄醒他,进行下一步的确认。”

    身后的两名男子闻言,立刻冲到了唐震的床前,其中一名男子直接将他从床上提起,又狠狠的摔在地上。

    另外一名男子抬起脚,直接踢在了唐震的身上,仿佛有着深仇大恨一般嘴角带着狰狞的笑意。

    睡梦中的唐震惊叫出声,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屋子里的三名男子。

    那张消瘦憔悴脸上,满是诧异的表情,还有掩饰不住的惊恐。

    “你们是谁,为何会……”

    唐震的话刚刚说出一半,旁边就有一名男子拔出手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如果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打烂你这贱种的脑袋!”

    举枪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眼神当中满是讥讽和戏谑,用枪管在唐震的太阳穴上。

    黄铜色的枪管转动,搅起皮肉和头发,这会造成很大的痛苦。

    唐震配合的发出痛哼,一副想躲又不敢躲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无助。

    男子笑得很开心,似乎很喜欢看到唐震惊慌痛苦的样子,但是并没有继续自己的娱乐。

    唐震紧紧的闭上嘴巴,身体却因为恐惧的缘故,正在不断的瑟瑟发抖。

    “在我们到来之前,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银发男子拿着手绢,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用冷冷的声音问道。

    “什么事情都没做,我一直都在睡觉,直到你们进来。”

    颤抖的声音,证明此刻的唐震非常恐惧,似乎生怕旁边的男子会开枪。

    还有贫民面对上等人的卑微,因为这些人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他失去赖以活命的工作。

    “什么都没做,你确定没有记错?”

    银发男人盯着唐震,用冷冷的声音说道,眼里闪过一抹寒光。

    “哦,我感觉口渴,所以喝了盆里的水,但是却失手把盆打翻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唐震连忙对着银发男子说道,同时还故意陪上讨好的笑容。

    “原来如此,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银发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旁边另一名男子举起手来,然后狠狠地抽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传来,嘴角被打裂,鲜血缓缓溢出。

    “贱民!”

    打人的那名男子骂道,同时拿出一副手绢擦了擦手套,紧接着丢到了地上。

    “霍克是吧,如果发现什么异常,立刻前往降魔署报道。

    如果你知道什么,又试图隐瞒的话,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

    银发男子走到唐震面前,弯腰盯着他看了两眼,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其他两名男子紧随其后,这种又脏又臭的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停留。

    等到脚步声逐渐远去之后,坐在地上的霍克缓缓抬头,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

    就在三名降魔部队成员离去的同时,笼罩在身体周围的法则意识,已经悄无声息的撤离。

    这就是唐震始终隐忍的缘故,只要他敢于还手,就会立刻被法则意识发现,潜入行动也会彻底失败。

    再想成功潜入,就会变得异常困难。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这三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并没有在唐震身上发现任何异常。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儿,如果不是法则意识的监控,三人休想活着离开这间屋子。

    就算是顺利离开屋子,也只不过是多活一段时间,因为他们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