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 劫仙强者之战
    双方的眼中,都满是战意和杀机,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紧张到了极点。

    “打起来,最好是打的你死我活,我才好浑水摸鱼。”

    此时,就在海面万米之下,一直潜藏着的陈逍,在暗中关注着局势的发展,一边心中大叫道。

    有两个劫仙境强者在,保险起见,他沉入了一万米下的海水中。

    在这个距离上,只要他不释放出剧烈的法力波动,就算是劫仙,也无法轻易的察觉到他的存在。

    若是再理智一点,最好的办法,是趁着鱼人部族吸引了鳌江等龙神宫力量的大部分注意力。

    在这个当口,趁机远走。

    不过嘛,他被追杀了整整六年,心里可是一只憋着口气的,

    在逃走之前,他想要搞一波大的,报此一箭之仇。

    于是,本来已经快要逃出包围圈的他,再度折返了回来,小心潜伏在一万米之下的深海中,静静等待着时机。

    “放了我?可笑至极,这话你也配。”

    鲨齿瞪大双眼,目露寒光,一脸戏谑的盯着鳌江。

    他的自大和骄狂,展露的淋漓尽致,别的海族会惧怕你龙神宫,可海神殿却是不会的。

    “看来,今天这一战,不可避免了。”

    鳌江死死盯着对方,脑子里却在疯狂思考着。

    很显然,双方都明白的一点,对于这个鱼人部族的死活,没有谁会真正的在乎。

    龙神宫这方,出手就是要灭了鱼人全族,是为了维护龙神宫的威严和声威。

    而海神殿这边,不过是想借题发挥,找到了一个开打的借口罢了。

    鲨齿挥动手中长刀,刀光纵横,即便了隔了很远的距离,也能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刀气,好似割在自己身上,一阵胆寒。

    “若是我赢了,这些鱼人族,我要全部带走。”

    鲨齿挥舞长刀,遥遥一指下方不远处海面上惊慌混乱的鱼人部族,眼中满是自信。

    鳌江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

    虽说表面上看起来是他吃亏了,无论是输,还是赢,海神殿一方,显然什么都没有失去。

    就算是输了,也不过就是没法救走这鱼人部族罢了,本来,这鱼人族群也只是临时倒戈的罢了,无足轻重。

    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区区一个几十万鱼人部落的死活,已经完全无所谓了。

    二者之间,所争的是,龙神宫和海神殿,两大势力的争斗。

    “退后。”

    鲨齿沉声一喝,顿时,他脚下的黑背玄龟驮着一众海神殿的战士,向后退出了数千米。

    几乎同时,龙神宫这边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好为两位劫仙强者,腾出了战斗的海域和空间。

    二者站在海面上,脚下踏着奔涌不息的怒浪,咆哮着的战意在眼中疯狂攒动,逐渐攀至了巅峰。

    “看招!”

    鲨齿怒喝一声,手中长刀高举过头顶,咔咔咔,无穷无尽的玄冰,覆盖在刀刃之上,闪烁着寒光。

    身形向前疾驰,集中全身力量一刀,劈向了鳌江。

    一眨眼,鲨齿就跨越了一半的距离,越过数千米的空间,杀到了鳌江近前。

    鳌江目光一凝,丝毫不敢大意。

    他虽是龙神宫七神众之一,地位尊崇,实力不凡,

    但眼前这个鲨齿,在海神殿内的地位,一点也不比他低,至于实力,二者也是在伯仲之间。

    之前曾经交手过很多次,各有胜负。

    这将会是一场硬仗,无论是输,还是硬,他都不会轻松。

    他眼中寒芒乍起,鲨齿起手的这一刀,虽说看起来动静很大,其实不过是一记虚招罢了,真正的杀招,还是他的后手。

    这一点,作为老对手的他,再清楚不过了。

    “怒江,流川!”

    鳌江一出手,便使出了绝招,只见他双臂一伸展,在身前凝出了一片虚影。

    这虚影太大,如同一条狰狞扭动着的巨大水龙,实则,却是一条狭长无比的江河,被其炼化成了本命法宝,供其驱使。

    这条怒江,其本体长达数百万里,浩浩荡荡,绵延不绝,无数年来,一直川流不息,驱使着无穷无尽的江河之水,在陆地上辗转不息,最终流入无尽之海中。

    眼前这虚影,虽然极大,却不及其本体的万一,也足够惊人了。

    鳌江双臂,托举着这条怒江,眼神凝重,闷哼了一声。

    顿时,怒江之水开始沸腾,变化,幻化出无穷无尽的镰刀水刃,铺天盖地一般,浩浩荡荡的扑杀向了鲨齿。

    这镰刀水刃之多,遮天蔽日,整片天空都被恐怖的水刃给掩盖了,黑压压的,十分渗人。

    看到这样一幕,下方的鱼人部族,个个惊骇欲死,瞪大了一双双死鱼眼。

    首当其冲,正面迎接这一击的鲨齿,其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才像话,今天,站个痛快。”

    “一刀斩。”

    “破碎斩。”

    只见,鲨齿不仅没有露出一点畏惧的神色,反倒越发兴奋了起来,眼中战意如龙。

    他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一个无所畏惧的战士。

    先是一刀,从上往下,竖斩而下,如同划破了黑夜的晨光,绽放出了绝美的光华,从中间,将这漫天的镰刀水刃,给一刀分开了。

    这还不够,紧接着,又是连续数百下斩击,连成了一片,形成了一道刀幕罗网,

    罗网之内,镰刀水刃毫无反抗之力,连抵挡一下都做不到,被切开,分割成无数块,四散崩溃。

    “好强,都好强。”

    此时,下方深海一万米之下,陈逍目睹这一幕,双目中有亮光闪动。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学习和了解劫仙境强者的战斗方式。

    只是,即使镰刀水刃被破碎斩给切割成了无数块,鳌江的脸色也一点没有变化,反倒是越来越冷了。

    “哼,凝!”

    他双手猛一合十,无数的法诀打出,飞入半空。

    原本已经崩溃,溃散,化作了无数水流,从半空坠落的水刃,骤然一顿,再度聚在了一起。

    一股劲风刮来,被斩碎了之后,化作了更小的水刃,卷向了鲨齿。

    鲨齿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手,一点也不慌,在身周凝出一个蓝色球形的法力护盾,抵挡着从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袭来的恐怖水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