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06章 早已知晓
    唐尧问得直接:“黎北晨,你在哪儿?有人要找你。”……

    她在医院找到了黎北晨。

    “陈泽”被送到医院,经过一番无效的抢救,最终还是被认定死亡,回天乏术。管家和张妈都在,都坐在病房外唉声叹气:陈泽怎么变成这样的人?

    但毕竟陈泽跟随黎北晨多年,这次又死于背叛,管家不敢贸然报警,只等黎北晨回来再处理。

    如今,正是黎北晨一个人陪着陈泽的尸体。

    “小清?”看到小清过来,张妈连忙起了身,“你没带手机,我都联系不上你……”说话的同时,她拿出一个带血的手机,想了想又把手缩了回去,“我擦干净了再还给你。”

    这便是小清的手机,之前被陈泽拿了放在口袋中的。

    刚刚他们用家里的电话联系黎少,他根本不接,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从陈泽的口袋里挖出了她的手机,再去联系黎北晨……这才总算通了电话。

    “黎北晨呢?”小清的呼吸有些喘。

    “在最里面的那个房间,陈泽的尸体也在。”管家朝着走廊尽头指了指,想要说什么,却又强忍着憋了回去,最后只是负气地转过脑袋,什么也没有多说。

    小清闻言,立马走了过去。

    ***

    病房里安静至极。

    所有的监护抢救仪器都已停止了运作,只剩下“陈泽”独自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天蓝色的单子。黎北晨背对着她站着,只掀开了单子的一角,静静地看着陈泽毫无声息的脸。

    他的背影沉重且落寞,不动声色,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悲怆。

    小清扶住门框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抬脚走了进去。

    “黎北晨……”

    她刚开口,他便突然伸手,把那层蓝色的单子又盖上去,遮住了尸体苍白的面容。然后他才回过身来,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抬脚便想越过她离开。

    “这个人不是陈泽!”小清挡住他,坚持着要解释,她拦住了黎北晨的去路,咬了咬牙,便想去掀那蓝色的尸单,“你不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陈泽头上的疤很隐秘,却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

    她想用这个说服黎北晨,可手指还没碰上单子的角,他的胳膊却被黎北晨拽住,接着整个人都被他拎出去。

    他将她拎到门外,没有任何的解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冷淡迫人的一句:“出去!”

    说完,他反身带上门,

    不理会病房里的人,也不理会旁边的她,大步进了洗手间洗手……她试图追上去,他却顺势一拐,反而进了男洗手间。

    她不好追上去了!

    “来,手机擦干净了你拿着。”张妈正好走过来,已经将她的手机擦得光洁如新,“我知道你不能闻血腥味的,否则又该吐了……陈泽跟了黎少那么多年,他受不了是正常的,你多理解点!不过,孩子还在的事,要继续瞒着吗?”

    既然都知道是误会了,那应该没必要再瞒着黎少了吧?

    但是现在说似乎又不合适!

    闹成这样都是陈泽的缘故,如果这时候说了,等于又给陈泽加了一宗罪,黎少顾念着兄弟之情,怎么受得住……

    “我先把陈泽的事情解释清楚!”听到里面传出水声,小清没有时间和张妈解释,只是匆匆留下一句,收了手机撇下她,然后追向黎北晨,“那个人不是陈泽,我能证明的!”

    黎北晨却视若无睹,恍若当她空气,直接越过她走了出去。

    “黎北晨!”

    眼看着小清追着黎北晨走远,张妈皱了皱眉,想要帮忙,却被管家拦住:“别添乱!”

    “可是……”

    “这两人也这么多年了。”管家哼了哼,“吵吵合合的……随他们去。”这场景,未免是坏事!只是可惜了陈泽,竟然真的背叛了黎少,把大家折腾成这样,自己也付出了生命…………

    “……他的头上没有疤,以前陈泽保护我,头上缝过针是有痕迹的。”她一路追着他出了医院,一路都在解释,却没有得到黎北晨的丝毫回应,小清不禁有些急了,“黎北晨,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

    他真把她当空气了吗?

    “你别急着瞎伤心啊!现在应该把真正的陈泽找到才……啊!”她想劝他,脚下却正好走到医院门口,刚拖过的大理石地面让她脚底一滑,整个人都不禁向旁边倾倒。

    小清的脸色一白,嘴里不禁发出一声尖叫。

    黎北晨这才有了反应,猛地伸手拽住了她。从她的角度,能看到黎北晨眼中闪过明显的恐慌,然后,他迅速恢复了暗沉的眸色,手上却没有松开她。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自己回去检查一下他的头……”

    “你现在连走路都不会了吗?”她的话音未落,便被黎北晨的怒喝声打断,他的脸色相当难看,“你现在什么身体,摔下去会怎样?我要有多空才该管你?”

    小清一愣:是了,他还以为她拿掉了孩子,所以身体……

    “其实我……”

    她想要解释清楚,几乎对他脱口而出真相,却被他先行打断——

    “小清,陈泽是我兄弟,他跟了我整整六年。”他顿了顿,眼底的阴霾未散,“里面的人是不是他,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用不着你来提醒!”

    小清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

    而在这几秒的时间内,黎北晨抬眼看了看眼前另外的几阶大理石台阶,考虑了一下,最后索性把她拽了下去,直走到下面的水泥路面,才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你知道?”小清反应过来,面色转喜,却是没有注意到他带她下来的细节,依旧在那边追问,“那陈泽去哪儿了?这个陈泽又是谁派来的?”

    她很想知道,到底是谁会进行这种可怕的计划?

    黎北晨瞥她一眼,一句答案都没有给她:即使说了,她能够相信么?那个她称为小舅的男人,在英国拥有多大的势力,他本人又拥有如何病态的灵魂,她知道什么?

    说了又是一番无休止的争论和不愉快。

    “这些和你有关么?”他低凉地丢还给她一句,本想越过她离开,走了几步却又停脚,忍不住看向被他丢在原地的她——单单薄薄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可怜。

    “开我的车回去。”扬手,他把车钥匙丢给她。

    “回……哪里?”

    “当然是回别墅!你还想回哪里?”

    他的语气很凶,说完便转身,去忙追查的事情——

    里面的人不是陈泽,他知道。

    张妈和她在洗手间外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他很难解释自己当时的心情——愕然、震惊、欣喜、愤怒……心中涌上万千情绪,最后只剩下一个认知:孩子还在!她终究还护着他们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她要选择骗他?

    他愤怒地想出去质问个究竟,可才向前了一步,却已忍不住止住了脚——知道她是护着孩子,他的那点愤怒,便就不足以积累到向她发泄……

    于是,他恍若未闻地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现在,他依旧佯装一无所知地离开,只是把车钥匙留给了她。

    ***

    他向前走了几步,听到身后传来窸窣的脚步声,小清突然追了上来,小手拽住了他西装的一角。

    黎北晨不由蹙了蹙眉。

    紊乱的思绪还未理清,他还未想好该如何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被她这么措手不及地一拉,黎北晨暗暗地想:如果她现在想问他什么,或是跟他确定什么,他又是免不了一阵烦躁!

    可是没有。

    “黎北晨!”她叫住他,对彼此的关系只字未提,知道他此时的担心和心烦,只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会把真正的陈泽找回来的,是吧?”

    陈泽是他兄弟。眼看着兄弟被替代、假冒,黎北晨肯定很着急很担心的……

    她的声音不大,简单清晰的疑问句,却带着明显的鼓励,让黎北晨的心里有些暖,有些痒:就像多年前一样,她即使对黎家一无所知,也鼓励他加油成为黎家最优秀的人……

    莫名的,想念她的这股天然呆。

    黎北晨不由自主地抬手,想要握上她葱白的手指,小清便已先一步撤回了手,朝他笑笑:“那你先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小清想——

    他去找陈泽。

    她也应该去找找,谁是操纵这一切的人……

    同一时间,一楼急诊的某个诊室中。

    william割伤自己的那一刀并不深,只是经过简单的清洗包扎,便已处理完毕。他只身穿着那件被割破的衬衫,没有离开诊室,长久地盯着自己受伤的胳膊,眸色一片让人看不懂的黯然。

    “william先生。”matte敲了敲门主动进来,清晰地看到william的目光似是一亮,但他的下一句话,便让william的目光迅速沉了下去,“慕小姐刚刚已经离开了……”

    “她没要过来的意思?”william紧了紧眉,眼底已经开始闪烁着危险。

    他在黎家受了伤,她难道就忘得干干净净?

    “可能……”看到william的脸色变得恐怖,matte的神色似也紧张了几分,他清了清嗓子,试图为小清开脱,平息一点william的怒意,“可能她不知道您在这里吧?”

    明显苍白的借口,matte说完,便低下了头。

    他没法直白地说明,也没法直接地说明劝阻:小清的心里没有您!william先生,您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为什么现在偏偏执迷于一个小清不放?把她杀了,回头再找一个岂不是更好?

    “呵,”william自嘲一笑,朝着自己的手机瞟了一眼——屏幕依旧是暗的,没有任何短信或者电话的提示。她不知道他在这里是一回事,她不打电话来问又是另一回事!

    “算了。”他摇了摇头把手机收回口袋,决心不再继续等下去,直接拿起身侧的外套站起了身,“我们走吧。”

    他依旧是沉稳冷清,情绪一旦收敛下去,外表便让人看不出分毫。

    可这次下属却有些不忍心——他跟随william处事多年,唯有这一次,看到他高傲的外表下,失落得像是斗败的公鸡……他怎么忍心william败给一个黎北晨?败给一个小清?

    “那就白白挨这一刀?”matte向前追了两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