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全体嘚瑟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全体嘚瑟

    秦归四人没说话,认为时间尚早,根本没想过苏洛会出不来。

    所有人都看向这边,包括凯撒,临时改变主意,想要亲眼看着通道口关闭,亲眼见证苏洛没出来!

    对于苏洛,各大帝国内心恐怕都不愿他出来。

    场面短暂寂静。

    王凤麟左手平坦,露出一枚储物戒指。

    秦归皱眉道:“什么意思?”

    “这里有千年前,宋朝岳家四王传承,专修气血一道,也有半圣淬体法,还有武技羽王翼!”

    王凤麟话语说完。

    萧瑟面色微变,怒喝:“苏洛呢?”

    “他人在哪?”

    风轻言也是动怒。

    这些东西,本该是苏洛亲手拿出来,为什么会换成王凤麟?

    五虎沉默,没人回答这个问题。

    王凤麟深呼一口气,眼神逐渐锐利,看向秦归,最终还是转达了苏洛的话。

    王凤麟凝声道:“苏老大让我问你,问你秦归属于哪一方!”

    一句质问,旁人也许会觉得莫名其妙。

    但深知国内局势的人,却清楚王凤麟话中的意思。

    五虎在旁漠然看着,刚从尊者葬区出来,便问出这番话,明显是知道了一些东西。

    或者说,苏洛他们猜到了一些东西。

    一部分秦归隐瞒很久的东西!

    秦归冷声道:“这些话,轮不到你们来质问我,让苏洛出来,与我当面来说!”

    “他出不来了!”

    王凤麟一句话,让风轻言面色骤变,怒急攻心,气血逆流,唇角不断溢血,想要强压,可无法压制。

    风轻言对苏洛有多看重,看看苏洛在军部的位置就知道。

    风轻言完全把苏洛,当做亲子来看。

    眼下王凤麟说,苏洛出不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秋雨亭冷冽道:“我进去看看,洛帅不能出事!”

    “站住!”

    秦归拦下秋雨亭,瞥向王凤麟,伴随威压质问:“这个玩笑不好玩,我再问你们一次,苏洛在哪?”

    “他,出不来了!”

    明殇出列,冷冷回应这一句话。

    秦归气息变得紊乱,身躯微晃,口吐鲜血,身形跄踉,秋雨亭上前搀扶。

    王凤麟狠心道:“苏老大说,你若宗派后裔,那便自裁,以谢我大汉族人,他不想亲自动手!”

    说完,王凤麟他们背后,出现血气双翼,转身离去。

    通道口也缓缓关闭,苏洛没有出来!

    凯撒他们亲眼看到事实后,转身就走。

    用不了多久,苏洛死在尊者葬区的消息,便会传遍大江南北。

    秦归伸手擦掉嘴角血迹,看着逐渐合上的通道口,轻声道:“你问我秦归属于哪一方?”

    “秦归当属新时代啊!”

    “我为你们撑起大汉百年,年少时便在西面四处征战,与你一样,年少拜将,与无双共建无双军,后执掌东府,撑起全面防线!”

    “我秦归若是宗派后裔,何须你动手,当自裁以谢我大汉!”

    ……

    秦归话语中,有几分英雄迟暮的感觉。

    风轻言和他不止一次,将苏洛视为新时代的缔造者,带着五虎,必将接替他们,成为抵御五荒之乱的守护神。

    可苏洛没从尊者葬区出来!

    秦归他们都去过尊者葬区,深知里面的诡异,天尊墓在里面都扎堆,天尊级人物死在里面都不稀奇。

    秦归左手紧紧握着储物戒指,嵌入肉中,果断道:“通知校盟、特别行动组、暗部、四府等,挑选年轻一代的优秀者,送往东府!”

    风轻言冲天而起,没与秦归再说半句话。

    一开始,风轻言就不同意苏洛进入尊者葬区,以苏洛的天赋,就算不借助尊者葬区的机缘,将来成就也在他们之上。

    加上苏洛的性情,知道外边武道断绝,在里面拼了命也会搞到传承之法。

    可里面有多凶险,每个传承都代表曾经辉煌的古武势力,稍有不慎就会引出老东西,会给自身带来极大危机。

    现在风轻言直接离去,秦归看着他,也没说话,知道这位老兄弟心里在怨他。

    秦归轻声道:“可惜了,苏洛若不死,当镇南荒百年不敢异动,乃至更久!”

    秦归冲天而起,萧瑟眉毛拧在一起,心里压根不信苏洛就这么死在尊者葬区。

    可秦归和风轻言,居然都直接相信了?

    萧瑟感觉这俩老家伙,又憋着坏呢。

    果不其然。

    秦归离去的方向,就是去追王凤麟几个人了。

    秦归是谁?

    名震全球的瘟神,更是个老阴比,曾经坑的南荒流鼻血,孤身一人当年坐镇南荒一地,凭借七尺之躯,独镇第一战场百年!

    一般人谁能做到?

    他秦归就能做到!

    秦归追上后,知道五虎一个比一个鸡贼,还有王凤麟更不是好东西。

    所以秦归找上了苏水,又看了看萧奈何,这个少年很面生,没见过。

    眼下,秦归直接道:“苏水,你哥留在下面,是不是有人护他?”

    “我不知道。”

    苏水一脸冷酷无情。

    秦归果断道:“看来有人护他,不然以他性格,能甘心留在下面,那才是邪了门。”

    苏水:“……”

    一脸懵哔的苏水,目光茫然,自己说啥了吗?

    苏洛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说啊,秦归咋好像啥都知道了。

    明殇暗翻白眼,知道苏水还是太嫩了。

    莫如龙没好气道:“你和苏老大的事儿,我们几个不管,也管不了,你们在尊者葬区,绝对获得过那些宗派势力的传承。”

    王凤麟瞥嘴道:“这件事应该早说清楚,苏老大下去第一天,就直接推测出你们都有问题。”

    秦归砸吧一下嘴,懒散道:“接受他们传承又能咋样,将来大不了还给他们,没老子扛着南荒百年,你们几个小崽子,早就被妖兽啃了。”

    林霄同样翻了个白眼,想要开溜。

    但秦归是啥人,伸手就要东西,没好气道:“一个个慢慢交代,都在下面弄到什么好东西了,王坏胚你先说!”

    王凤麟拿出夺命刀,得瑟道:“瞧瞧,正儿八经的玄尊器!”

    秦归眼神都直了,自身为玄尊,用的还是尊器呢。

    这缺心眼的王大傻子,都混上玄尊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