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78章 魏王,给你七天时间投降
    吴杰率军一路南下,在魏国境内急进。<a href="http://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对于齐军的南下,魏国人的准备显然是十分不充分的,这从道路两旁的麦田之中到处都是青葱的麦苗就可以看得出来。

    对此,吴杰也是毫不客气,大手一挥:“通通拿来喂马!”

    所谓“就食于敌”,便是如此。

    三天后,大梁城被吴杰率军团团包围。

    “咦,魏申没有回师援救大梁城吗?”吴杰有些好奇。

    孙膑答道:“听说魏申还在围攻平陆。”

    吴杰啧啧有声:“看来咱们这位魏王这个爹当得一般般啊,居然连太子都不愿意回救?这样吧,要不我们派一个使者去告诉魏申,就说本侯愿意放他进大梁城之中,然后再开始战斗,你觉得如何?”

    孙膑面无表情:“我觉得魏申会把咱们派去的使者直接杀掉,然后当做没有听过。”

    吴杰叹了一口气,道:“你看,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就是想的太多了,说真话他们都不信。”

    孙膑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你真的想要把魏申放回大梁城之中?”

    吴杰很认真的点头:“这还用说?”

    孙膑:“……”

    孙膑有时候真的难以理解吴杰的思路,即便是两个人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

    田忌的话适时打破了这份有些尴尬的气氛:“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要怎么攻破大梁城呢?”

    吴杰哈哈一笑,道:“首先,我们要派一个不怕死的家伙进城去。”

    ……

    “吴杰派出使者想要入城?”

    魏罃稍微犹豫了一下,道:“带进来。”

    顿了一顿之后,魏罃又道:“把惠施相邦叫来,其他人就不必通知了。”

    半个时辰之后,魏罃见到了吴杰的使者。

    “见过大王。”使者不卑不亢,举止得当。

    魏罃微微点头,道:“吴杰派你来,有什么事?”

    使者张开嘴巴,露出洁白牙齿:“君上命我前来,乃是为了告知大王,大梁城还有七天的时间可以投降。”

    魏罃:“!!!”

    使者还在继续:“若是七天之后不投降,那么大梁城之中必定是血流漂杵!大王,勿谓言之不预也!”

    砰的一声,魏罃毫不犹豫的拍了桌子。

    “这个吴杰,绝对是疯了!”

    投降?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堂堂大魏之王,怎么可能投降?

    魏罃眉头一皱,杀心顿起。

    “来人,将这个狂妄之徒拖出去,脑袋给本王砍了,然后挂到城墙上去!”

    看着城头挂出来的人头,吴杰眯起眼睛:“看来,魏罃是拒绝了本侯的提议啊。”

    孙膑耸了耸肩膀,道:“那个使者是一个死囚,他死后他的儿子就会被提拔为百将,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吴杰转头,看向孙膑:“你说,魏罃既然明知道本侯前来,那他为什么不逃跑?”

    孙膑愕然:“魏王为何要逃跑?”

    吴杰打了个响指,笑道:“本侯攻破邯郸只用了四天,魏罃难道真的以为他的大梁城能比邯郸坚固到哪里去?”

    孙膑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还真特么的就是无言以对。

    但所有人都知道,魏罃是不可能选择逃跑的。

    一国之君,当强敌来袭之时,直接抛弃都城逃跑,这魏国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自从三家分晋,战国时代开启以来,可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位七大战国的国君,选择不战而逃的。

    魏罃如此心高气傲,自然不会做第一个。

    吴杰叹了一口气,道:“既然魏罃他不肯投降,那么,就开始准备吧。”

    孙膑点头道:“我立刻下令,让投石机部队那边做好准备。”

    “不。”吴杰摇头道:“不是那个准备。”

    孙膑:“?”

    吴杰道:“我们不是从邯郸带来了好几万的苦力吗?这个时候,他们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苦力?”孙膑有些疑惑:“难道逍遥侯想要用苦力去攻城?”

    吴杰哈哈大笑:“不,我只是想要他们去挖坑罢了。”

    孙膑问道:“挖谁的坑?”

    吴杰道:“挖大梁城的坑。”

    说完,吴杰一脸的感慨:“这么大的城池,几十万人的坑……唉,等到后世史官著史之时,我吴杰一个杀人如麻的屠夫名声怕是跑不了。”

    孙膑突然有些不太想把聊天继续下去了。

    因为孙膑突然发现,吴杰有一种十分笃定,会让大梁城之中全城覆没的方法。

    他哪里来的自信?

    ……

    齐国,平陆城。

    这座城池是齐国的五都之一,而此时此刻,这座城池正处于魏国太子魏申所率领的十二万兵马的包围之中。

    在平陆城外的魏军大营帅帐里,魏申坐在其中,心乱如麻。

    “来人,去把白朱叫来!”

    片刻之后,白朱出现在了魏申的面前:“臣见过太子,不知太子有何事吩咐?”

    自从吴杰离开之后,由于白朱和吴杰关系密切,因此魏申对白朱也是稍微疏远了一些。

    白朱是个很聪明的人,于是便主动申请了外调,去管理魏国刚刚从吴氏一族手中完全接管的无双酒酿酒厂。

    两年下来,白朱将酿酒厂做的有声有色,每年大笔的进项提供到了太子府,由此重获魏申的信任,被再次委任为太子府的府宰,负责管理所有太子府的资产。

    有了这个身份和职位,白朱自然也是不再参军出战了。

    所以当前几天白朱突然出现在军营之中,口口声声说要为太子死战的时候,魏申一下子还有些愕然。

    不过在听到了白朱的父亲白圭被罢相的消息后,魏申也就释然了。

    白圭既然已经倒下,那么白氏一族唯一能够抱住的大腿自然就只有魏申了。

    对此,魏申自然是欣然接纳。

    白圭为相数年,朝中势力不小。

    现在白圭被罢相,只要安抚好白氏,这些势力不就能顺理成章的被魏申接收了?

    因此,白朱不但得到了魏申的欢迎,更再次成为了魏申的心腹。

    魏申敲着桌子,沉声道:“白朱啊,现在吴杰包围了大梁城,父王希望本宫回援大梁,你怎么看此事?”

    自从魏罃升级成大王,魏申这个太子也跟着升级了,连自称都用上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本宫”。

    白朱沉默半晌,突然开口道:“臣斗胆想问一句,太子,莫非有自立之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