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6章 粉色戒指
    ♂nbsp;   ‘夫妻’这个平淡而温馨的词,凌蔚怎么都觉得跟她和赵信不搭。

    而且凌蔚没有一丝自己已经成为人|妻的代入感。

    她只是把护照递了出去,然后就结婚了?

    不要搞笑好了。

    赵信愿意结就结吧,反正她不承认。

    凌蔚内心抗拒且不承认!

    “护照这么个人的东西,还是我自己拿着好。”凌蔚笑得无害而可爱。

    赵信却斜睨了她一眼,道:“夫妻一体,你的就是我的,不存在个人;而且给你我不放心,说不定又瞎跑。”

    虽然凌蔚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知道,但凌蔚这种不打招呼就逃跑的举动实在是不讨喜。

    对于赵信的话,凌蔚双眼望天。

    什么我的就是你的,你怎么不说你的是我的。

    不过凌蔚也只敢在肚子里吐吐槽,嘴上绝对不敢说出来,三分钟之前赵信可是如恶煞一般可怕呢,而且还用严金玲和凌霄的命来威胁自己。

    想想这个,凌蔚就心里发凉。

    这个男人为了逼她就范,竟然拿自己最在乎的家人来做人质。

    关于这一点,凌蔚只会在心底深深记着,时刻告诫自己以后不要再在赵信面前放肆。

    赵信坚决不给凌蔚护照,甚至还十分霸道地拉了凌蔚再次回到车里。

    车子飞驰。

    凌蔚看了一会儿外面的道路,终于还是转头问赵信:“我们要去哪里?”

    赵信抓起凌蔚的手亲了亲,温和道:“去度蜜月。”

    度蜜月?

    凌蔚一个踉跄。

    “我妈和我弟还在这里,他们会吓到的。”她脱口而出。

    她可没打算告诉严金玲和凌霄,他们的女儿和姐姐不过一个小时没见面就被结婚了。

    谁知听了凌蔚的话,赵信却眼睛一亮,说道:“可以带上他们一起。”

    他以为凌蔚想要让家人分享他们二人的喜悦。

    度蜜月的地方有好几个岛屿,到时候把严金玲和凌霄放到其他的岛屿上,不会打扰到他和凌蔚的。

    凌蔚简直要疯了。

    她坚决道:“我不去度蜜月。”看到赵信皱眉,她赶紧解释:

    “这婚结得实在太突然了,我一时有些接受不良,心里一直坠坠的,很害怕。”

    赵信不解,有他在,凌蔚有什么可怕的?

    看出了赵信的表情,凌蔚再次把赵老太太祭出来。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双方的家人总免不了打招呼,我就怕你妈......不满意我,又要抓我去学这学那的。”

    “赵信,我恐婚。”凌蔚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给我一段缓冲时间,好不好?”

    她索性说道:“我现在反正已经跟你结婚了,也跑不了了,为了我们未来和谐幸福相处,你让我缓缓好吗?”

    “你要是还不放心,可以让阿六看着我,我肯定不会乱跑,也不会给你戴绿帽子什么的。”

    听到后面那句戴绿帽子,赵信闭了闭眼,忍住要掐死凌蔚的冲动。

    “求你了。”凌蔚眨着眼睛期盼地看向赵信。

    ......

    最后赵信还是投降了,一来他本来就对凌蔚诸多纵容,二来事出突然,有些事情他也需要处理。

    蜜月......给凌蔚一个星期的接受期,一个星期后他一定要带凌蔚去蜜月。

    他又让凌蔚做了很多保证,比如再想去哪里之前,必须跟他打报告,要时刻把他这个丈夫放在心上。

    比如回了京城必须搬到瑞景公寓去住。

    比如每天都要跟他通话。

    除此之外赵信又索取了很多福利。

    为了赶紧把赵信打发了,凌蔚自然是他说什么自己就干什么,甚至任由他带着自己去了某酒店豪华套房折腾半天。

    ......

    “这个戒指不准摘下来,你要是敢摘下来,之前说的所有就都取消作废,你以后别想再离开我半步。”

    赵信抓着凌蔚的手,半叮嘱半威胁她。

    凌蔚使劲点头,“这个戒指这么漂亮,我很喜欢,当然不会摘下来了。”

    不过会换个手指戴。

    赵信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开了凌蔚,说道:“马上回国。”

    “好。”

    终于离开了赵信的视线,凌蔚长出一口气,进了严金玲和凌霄下榻的酒店。

    她没有着急给严金玲打电话问房间号,而是先在楼下大厅找了个角落,然后给阿六打电话。

    等阿六的过程中,她抬手看了半响手上那枚泛着粉色光芒的戒指。

    很特别。

    也很碍眼!

    凌蔚左右看了看,确定赵信不在跟前后,立刻摘下来,握在手里做了个扔的动作,最后还是套在了自己的食指上面。

    无名指:已婚。

    食指:单身。

    刚戴好戒指,阿六就出现了。

    阿六一眼看到了凌蔚手上的那款戒指,一激动直接抓起了凌蔚的手。

    “这是......你这戒指哪里来的?是赵爷给你的吗?”

    凌蔚皱眉拽回自己的戒指,一边哼了一声,一边想:难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成?

    “我妈和我弟呢?”她问道,故意忽略阿六的问题。

    阿六却眼睛继续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凌蔚的手,凌蔚索性用另外一只手把戴戒指的地方给包了起来。

    “哎,你遮什么呀?让我再看看。”

    凌蔚:“你这么喜欢?那送你好了。”她立刻做一个摘戒指的动作。

    吓得阿六一下子跳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

    “你可别害我。”他惊恐地摇手。

    凌蔚心里念头闪过,继续问道:“我妈和我弟呢?”

    阿六啧一声,再次坐回来,老实答道:“好着呢,都在上面房间里休息呢,你妈让我转告你早点回来,你弟凌霄已经在研究电视机了。”

    他又看凌蔚手指一眼,叹道:“没想到赵爷竟然给你做了个戒指。”

    凌蔚故意漫不经心道:“不就是一个铁圈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又不是十几克拉的大钻戒。”

    阿六立刻道:“钻戒有什么好的,是个人结婚就戴钻戒,你知道这材料有多难得吗?这可比钻戒贵多了,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凌蔚一听,立刻惊恐道:“你家赵爷是不是嫌我死的不够快,给我戴这么个东西,别人若是知道它这么贵重了,我岂不是很危险?”

    阿六摇头:“能认出这个东西的人这世界上不超过十个人,而且赵爷把它做成了戒指,谁能猜得到。”

    凌蔚仔细看手上的戒指,出来泛粉比较特别外,她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

    “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她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