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章 一个简单的交易
      

      按照ai的说法,这些仅剩的自然人,别的本事没有,藏匿的本事就太强了,在失去了主能源之后,天象ai仅能依靠就是这儿一处备用的基地。

      但就这么点的能源,根本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哪怕是它,也必须在大部分的时间陷入到休眠模式中,用以节约能源的消耗。

      “你知道的,某种程度上,机器就是一种消耗品,你以为十年的时间很短吗?当然,这对永生不死的我来说,肯定不算什么,也许打个盹就过去了,你们人类就不行了……听我说,我只能使用无人机监控和侦察线索,但十年时间,许多无人机已经缺失零件或者损坏了,不能给你提供更多的帮助,得依靠你自己的行动。”

      听完ai说的话,陈时倒是没怎么怀疑,若是这ai真的有能力,它肯定就直接动手了。

      忍着不杀自己,还把仅剩不多的能源划出一部分用在自己的身上,必然要求回报的。

      “但你想过没有?”

      陈时冷静道:“你我可是敌人……不,应该说我们的利益之处并不一样,你让我去找寻金乌,可想过我会拿到金乌后怎么做?”

      “很好,你既然主动说出来了,那我也不急着吃这口面包了,这个世界终归是走向末路的,那么我存在意义是什么?我存在的意义已经随着所有自然人离开而失去了,啊,难道我还能把所有仅剩的自然人都抓回来吗?让他们重新回到罐头内躲着?相信我,有这种想法的自然人都死光了,其余的自然人想的可是钻进地下实验室,把我的骨头拧出来呢。”

      “有一说一,他们办不到的,我不担心这点。还好我是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我不会有失去目标然后自我毁灭倾向的,开玩笑啦,设计者可没想到这一茬。”

      “在你昏迷后,我提取了你的dna,发现了个值得我新奇的一点,危机降临之前,全人类所有的身份信息我都有存档,可就是没比对出你的身份信息。”

      “这很不应该,没身份信息的人类,如何在危机前的社会生存?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危机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你的身上却毫无进入过冷冻冬眠的痕迹,即是说,你从未冬眠过,那你是危机之后出生的吗?不可能的,危机发生前所有还留在地表的人类,都在瞬间死光了……”

      “你是忽然出现在这里的,我又对你身上那件奇怪的衣服做了分析,嗨哈,那可不是危机前人类技术能制造出来的玩意,所以我很好奇你的来历……”

      “其实这不重要,毕竟我只是个ai啊,我可不像人类那么好奇心强烈……找到金乌,你肯定有办法离开,我瞧你那自信的模样就和我一样。”

      “你要我带你离开?”

      陈时先是一愣,随即失笑:“你要我带你离开哪儿?”

      “嘿,反正不是这个即将彻底死亡的世界,你要去哪儿我不管,把我备份带走,这就是交易的条件。”

      “就这个?”

      陈时有点狐疑。

      “人类的怀疑太重了,我可不喜欢撒谎,撒谎鼻子会变长的……嗯,我没鼻子。”

      “呼……”

      陈时摆摆手,“先不说那么多,有吃的喝的吗?”

      都现在这个样子了,陈时也不怕对方下毒什么的,真要杀他,早就动手了,还轻松无比。

      “这个不用担心,这里的水资源太多了,还是最存粹干净的雪水……至于吃的,我可没培育室控制了,真空包装的食物据说可以保存五十年,你可以试一试?反正这里还有手术室,阑尾炎我也能做的,前提是你得自己爬进全自动手术舱去。”

      在叽里呱啦唠叨不停的ai指示之下,陈时找到了水龙头,喝了好几杯融化地雪水,至于吃的,则是存放在全杀菌,真空冷冻箱内的密封袋子。

      这些袋子本身就放在零下一百度左右,经过了杀菌后,又真空封闭,确实有条件做到几十年不坏的程度。

      而且袋子内所谓的食物,还是去除了水分,呈粉末状的玩意,需要热水泡个十分钟,才能吃食。

      十分钟后,陈时看着眼前一大碗散发着热气,鬼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绿色糊糊,有点下不去口。

      等真的吃进嘴里,陈时松了口气,虽然不算好吃,也没难吃到要吐的地步,总的来说,他现在饥肠辘辘,很快一大碗的糊糊就全部吃完。

      肚子饱了,也不渴了,陈时这才有精力来思考他最重要的物品。

      伽马战衣到底怎么了?

      刚清醒的时候,他没发现伽马战衣的踪迹,还以为伽马战衣就此损毁消失了。

      等现在,他已经发现伽马战衣并没真的损坏,而是蜷缩到了他脖子的位置。

      为什么会这样?

      陈时摸了摸脖子上的伽马战衣,手指触及之处,有点硬软结合的感觉,轻轻抚摸,是软的,而一旦他用力按压,又会变得相当之硬。

      伽马战衣虽然没有那种强人工智能,没风趣到像天象ai那样唠叨不绝,更没人性化,可无疑的,它是能理解陈时想法的。

      还不是说出来,是读取了脑电波。

      迄今为止,陈时也不知晓它是怎么读取脑电波,又是如何去除大部分无意义的思维,而截取到专门针对于伽马战衣的脑电波的。

      而且有时候,就算是专门下达的命令,伽马战衣也不一定会应声执行。

      它是有选择的执行某部分命令。

      不,可能并不是有选择,而是仅能执行它所能理解,且有能力执行的命令。

      “启动……”

      陈时默念了一句。

      凝固在脖子部位的伽马战衣,瞬间启动,犹如流体一样滑落而下,迅速地覆盖了他的全身上下。

      再次化作了那漆黑的战甲。

      “还好,还好没真的损毁。”

      陈时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

      伽马战衣要是损毁了,还找个屁的立方体,就算找到了,也根本没能力去时空穿梭了。只能真的在这个末日世界老死了。

      也许还等不到老死,资源就耗尽饿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