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87 口是心非的男人啊
    木羽出差不在身边的这些日子古老大可没有整天闲着只是想她,想她,很想她。

    而是开始把庞三留下的那些资产全部套牢进自己手里,把那些娱乐、场所店铺的负责人一点点的换血,换成自己的。

    王航感觉自己的数学都要不够用了,每天数钱、数钱、再数钱,数得他现在看见有关于钱的符号就烦。

    没想到一夜暴富是这样的感觉。

    老大不过是为誊哥出了一下头,再被人寻了一次仇,立马就变有钱了。

    唉,他都做好长期奋斗的准备了,没想到上天偏要给他这样的机会,唉,真烦人,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一边扩大自己的运输链条,一边还要开始运营那些产业,古亦昇分身乏术,最后决定把拦路收费的事业先取消了,毕竟是在那啥的边缘试探,还是悠着点吧。

    慢慢的把那些黄,毒的事业转成正当营业,这不是一个容易的改变,一不小心还有赔钱的风险。

    不过古亦昇并不想靠这些肮脏的手段賺钱。

    毒,品这个东西他是绝对不会去碰的。

    古亦誊是武警,他能清楚的了解每年缉毒警察损在这上面的有多少。

    他不是个好人,却也有自己的底线。

    只有卖,yin这一项,他不会专做这些。

    完全看那些服务员,公主她们自己的意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如果她们想靠这一行来賺钱的话,他也会尊重她们的选择。

    然而,赌场这一块大的香馍馍他可不会放手。

    相反,他还要壮大这一项。

    古亦昇真的有钱了。

    这一清楚的认知,是在他看自己名下各种产业和运输线厚厚的一搭资料时发现的。

    “没想到,老子也是个亿万富豪了。”古亦昇还是在那栋高速路口的房子客厅里,翘着腿,吞云吐雾的发着感慨。

    “是哦,当年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最多也以为自己是个百万富翁上去一点而已。”王航坐在他旁边磕着瓜子道。

    “给最初跟着我们那一群兄弟的东西发下去没有?”古亦昇想到这个问。

    “当然发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

    自己发达了,手下的人也得跟着吃香的喝辣的的呀。

    “唉,想给我马子买礼物。”古亦昇忽然发出一声长叹。

    王航磕瓜子的动作一顿:“你怎么不想给我买呢?我可是跟着你这么多年呀。”

    古亦昇白了他一眼,那一眼里满满的嫌弃啊,只差没说你算那根葱了。

    王航:“……”受伤了。

    古亦昇那天在木羽家出来的时候还在车里给她自拍了一张(前面在开车的小弟看着他臭美的动作都不敢说话)。

    “老子洗得白白嫩嫩香喷喷的了,但是你吃不到哼哼。”

    木羽回他:“不爱吃酸菜。”

    酸菜两个字让他又想到木羽那句“行走的酸菜”。

    古亦昇:“……你才酸,老子是甜的。”

    木羽:“还不要脸了。”

    古亦昇:“脸的料子不都被你拿去做男朋友了么。”

    “……”

    后来木羽要去忙了就没说下去了。

    古亦昇觉得那天自己的发挥是真的好,竟然能说得木羽“落荒而逃”。

    其实人家真的是要去上飞机工作了。

    这几天木羽在外面还有时差,和古亦昇的联系并不多,虽然某人很想闹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然而他只能做一个听话的男人。

    ……

    “你说老子给她买什么礼物好呢,上次没能和她去逛街,一想起这个事老子就不开心。”古亦昇继续问,完全不顾及王航的感受。

    “你现在说这些话我听了也不开心。”王航用手指剥着瓜子,不经大脑的说了一句。

    古亦昇终于察觉到点什么不对劲了,震惊的看着王航。

    王航把剥出来的瓜子仁放进口中,不小心看到了古亦昇的目光。

    咦,为什么空气突然这么安静了。

    想想自己刚说了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企图解释什么补救一下。

    古亦昇抿了抿春秋,有些无奈的道:“是我的错。”

    王航:“?”

    “这些年都让你跟着我,为我办事,没有给你什么自由时间让你出去看看世面,也没有照顾到你的心境,居然让你对我萌生了这些不正确的想法。”古亦昇颇为自责的道。

    王航:“!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他的否认三连在古亦昇看来就是小心思被拆穿之后的羞恼感在作祟。

    “你不用解释了,是我的错,这几天我就找几个干净的小姑娘给你开开荤,让你知道女人的好处以后,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古亦昇说着起身,用力的拍了拍王航的肩膀,上楼准备着手去办这件事。

    王航:“……我可以解释的……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看不惯你视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而已啊,你能不能回来听一下我的内心?

    “我……”王航这次的吃醋终于吃到铁板了。

    “哈里……我的处男身就要不保了,啊——”看着四下无人的客厅,王航扑到古亦昇刚坐的那沙发旁边的哈里身上,抱着它哀嚎,然而,为什么觉得他的声音掺杂了几分喜悦呢?

    口是心非的男人啊。

    ……

    古亦昇事业一路顺风顺水,但顾璟就不是了。

    跟犯了太岁一样,自从李记的事被澄清以后,他的事业就开始遇到了瓶口,上不去不说,还有往下掉的危险。

    最怕的就是被关起来的秘书长说出他是给唐市长办事的,这样唐家那边的就难办了,还会牵连到自己。

    不过现在还没听见什么风声,余副也没有什么动静,看来秘书长并没有开口。

    他在家养伤这几天,硬生生的错过了跟着上面去走访的机会,可把他怄得两天都吃不下饭。

    这一切种种,他都归结到了古亦昇身上。

    该死的,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因为伤在脸上丢失了这个机会呢。

    既然上辈子,自己的父母能打败你的父母,那么到了自己这一辈,他依然也能压得他不能喘息。

    让你得意两天,你可千万别翘上了天。

    顾璟恶狠狠的想着。

    ------题外话------

    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了,寂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