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84章 最坏的打算,蹭饭!(一更)
    ♂nbsp;   魏王祖孙正同何成玉说着话,何皇后被皇帝勒令养病的消息是宫里的眼线随后传出来的。

    何成玉大惊失色,一步上前抓住了过来传话的管家的肩膀,确认道:“你说什么?姑母病了?凤鸣宫要闭门谢客?”

    他是个世家公子,最重规矩,此时已然是过分失态了。

    管家被他抓得有点始料未及。

    “抱歉!”何成玉才尴尬的松了手。

    管家定了定神,解释:“消息是从宫里递出来的,说是皇后娘娘今天受了刺激和惊吓,皇上不让人过去打扰,今天本宫是进宫赴宴的那些人也已经遣了处理。”

    魏王听他说完,也缓缓的失了力气,一点一点慢慢地做坐回了椅子上。

    燕廷襄面沉如水,一时未曾言语。

    何成玉却按耐不住了,两步又走回他面前问道:“姑母这是被软禁了?我大哥触怒了陛下,陛下当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给,现在连姑母也被连累了?”

    鲁国公府是当年追随太祖皇帝的开国功臣,爵位传了两代之后后人就弃武从文,没再沾过兵权,但现在的鲁国公手里掌着工部,再加上又是勋贵,这些年哪怕不为着何皇后的关系,朝廷对何家也十分的礼遇和器重。

    这样的事,简直前所未有,也难怪何成玉会慌。

    魏王的脸色铁青,咬着牙,即使在不甘心,此刻也只能极尽隐忍的往桌面上捶了一拳:“是本王大意了!”

    宫里是御林军的天下,今天他打听到燕北跟随沉樱进宫的消息,并且萧樾没有同行,这就是天赐良机。

    原以为杀这区区一个燕北,完全不在话下,至于想要借陈王府生乱甚至于和寿安公主里应外合,这都不过是为了事成之后准备的说辞罢了,好给何成明一个全身而退的借口。

    现在不仅何成明功亏一篑,甚至还被皇帝识破了。

    “如果真是如老王爷所说,皇上是恼了有人算计那个叫做燕北的侍卫才会如此,那么姑母那里,恐怕也是危险了。”何成玉心急如焚。

    燕廷襄想了下,终于深吸一口气,抬眸看向了他:“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不止是皇后娘娘,皇上此举更有可能是杀鸡儆猴,借此在做给我们魏王府甚至是你们鲁国公府看的。世子你先别慌,皇后娘娘那里的具体情况不明,咱们也不要先自乱了阵脚,这样吧……你现在马上回国公府安排一下,让大小姐进宫去侍疾,好歹先见到了皇后娘娘,问问娘娘的意思。”

    何成玉略斟酌了一下,点头:“也好!幸好皇上就只是说让姑母闭门养病,我让妹妹过去,在凤鸣宫伴驾几天应该还是可以的。”

    燕廷襄又安抚交代了他两句,何成玉就先走了。

    燕廷襄亲自将他送到了院子外面,目送他离开之后才又赶紧转身折回来。

    魏王彼时还正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燕廷襄走到他面前,开门见山的说道:“祖父!看来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

    魏王猛地抬头看向他,神情略带惊骇。

    燕廷襄的面目清冷,眸子微微眯起,眸光中就又逼出了更多的凉意来。

    他说:“今天祖父的手伸到了宫里,而且甚至可以说是有恃无恐的把事情闹的那么大了,陛下对一个不知情的皇后娘娘都出手了……却没有进一步追究我们?这不可能的!他暂时没有追究,反而更能证明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要严重的多,他现在没做声,只是为了将来更大的动作!”

    “你是说……”魏王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蹭的站起来。

    他的嘴唇嗡动,一时却有点神思混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燕廷襄也没等他,直接揭过他的话茬正色点头:“我母亲还在牢里,再加上今天宫里的这件事……两罪并罚,即使陛下再没有脾气,也不会轻易放过的。所以眼下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必须一不做二不休!”

    魏王的瞳孔剧烈一缩,倒是没有经过怎样挣扎的就冷笑点头:“本王迂回了这么久,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走这一步。”

    他顿了一顿,忽的又紧皱了眉头问燕廷襄:“皇后那里……她还会跟我们走一路么?”

    燕廷襄的唇角勾起一抹古怪的笑意:“事到如今,她也早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何皇后和他们魏王府合作多年,彼此之间都有把柄抓在对方的手里,这辈子就只能是走在一路上,谁都别想中途抽身而退!

    更何况——

    燕廷襄看的明白,那女人这些年早就疯魔了,也不知道单单是为了当年的太子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力欲,她不可能在这临门一脚的时候放弃。

    魏王想了下,就又说道:“现在既然已经要开始打明牌了,那也不在乎多做一次了。”

    说着,就意有所指的给燕廷襄递了个眼色。

    燕廷襄瞬间领会其意,略斟酌了一下,也没有发对,直接叫了自己的亲卫进来:“这个时间萧樾一行人应该还不曾回到茗湘苑,你马上调派我们手上最精英的人手去半路拦截。”

    皇帝越是在意那个燕北的死活,他们就越是容不下那个人,不管他有没有得回皇族的身份!

    萧樾进宫最多只带他的亲王仪仗,虽说青天白日里派杀手出去当街拦截行刺这做法很有点丧心病狂,但事到如今,这样的就会能有一次就要抓住一次,不是顾虑那么多的时候。

    那亲卫立刻领命下去安排。

    燕廷襄和魏王因为还有继续制定后面的计划,就又关起门来继续商量。

    而凤鸣宫中,人走茶凉。

    皇帝的口谕传到,宁嬷嬷就立刻安排,送了今天前来赴宴的客人们离开。

    等把人都打发了,后花园中的乱局还在继续清理,她回到前殿的时候两个大宫女都还在大殿外面无措的跪着,一脸的焦灼。

    “宁嬷嬷!”见到她来,长芳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连忙叫了一声。

    宁嬷嬷看了两人一眼,神色就微微一变,快步进了殿内。

    虽然皇帝已经离去多时,此刻何皇后却还一直保持着皇帝离去之时候的那个姿势,脊背佝偻,手撑着桌面站在那。

    宁嬷嬷尽量没什么动静的快走过去,迟疑着扶了她的肩膀一下:“娘娘?”

    何皇后没动。

    宁嬷嬷突然就莫名的心慌。

    她干吞了两口唾沫,刚想要再叫一声的时候,何皇后却突然一寸一寸缓缓的转头朝她看了过来。

    面孔还是那副面孔,人还是那个人,可是莫名的,宁嬷嬷会觉得眼前何皇后的这张脸会苍老到叫她一眼险些都不太认的出来了……

    何皇后的眼神阴郁,牙关紧咬,整张脸都因为激愤和压抑而显得扭曲。

    宁嬷嬷还在发愣,下一刻,她却突然神情狠厉的猛一挥手。

    砰的两声相连的撞击声,桌上放着的两个茶碗砸在旁侧的柱子上,不是撞碎,而是因为力道太大,碰得爆裂开来。

    “啊——”同时,伴随着何皇后响彻整个大殿的一声凄厉的嘶吼。

    *

    寿仙宫。

    萧樾带着沉樱和武昙过去的时候,寿仙宫的管事大太监闫泰宁已经站在了门口迎候。

    “见过王爷,公主殿下安好!”辇车行来,他连忙快步下台阶,陪了个笑脸上前拜见,“几位贵客快里边请,高公公叫人传了口谕来,奴才就在这候着了,不过我们寿仙宫平时少有人过来走动,若只稍后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王爷多包涵!”

    他笑着让了萧樾等人进门。

    萧樾倒是没拿乔的和他寒暄了:“哪里,是本王冒昧叨扰了宁王才是,宁王没有见怪?”

    “那哪能呢!”闫泰宁连忙再陪了个笑脸,“我们殿下正在更衣,请王爷和公主先去后面的花厅奉茶,殿下稍后就到!”

    他引了萧樾往后殿走。

    沉樱落后两步跟着。

    武昙本来是和沉樱走的一道,此时脑中突然浮现一个念头,脚步就突然顿住。

    “怎么不走了?”沉樱不解的侧目看她。

    武昙略一思忖:“那个……我去门口找尉迟他们问点儿事,一会儿就来。”

    沉樱还是有些疑惑。

    走在前面的萧樾听了动静也回头看过来。

    武昙扬起脸来,隐约蹙了眉头朝他递过去一个眼神。

    她没说话。

    萧樾与她的目光碰撞,神色略顿了一下就点了下头:“去吧!”

    沉樱是没看明白他来又打的什么哑谜。

    武昙似乎还挺慎重的,和萧樾交换了一下神色就转身跑了。

    沉樱不好跟着,索性就不去管她,先跟萧樾进了寿仙宫的后园。

    萧樾来寿仙宫赴宴,燕北和尉迟远这些人自然不需要亦步亦趋的跟着,这时候除了萧樾和武昙的贴身婢女,其他人都等在宫门之外。

    武昙去而复返,尉迟远等人还是格外在意的。

    尉迟远当即迎上来两步:“二小姐?您怎么又出来了?可是王爷有什么吩咐?”

    “是有件事!”武昙长话短说,说着就看了燕北一眼。

    燕北本来就是个沉静的个性,到北燕之后他心思重了,最近这几天有时候武昙看见他在萧樾的院子往来甚至都心思格外的重,不怎么看人的。

    本来这会儿他也正垂眸站在墙根底下想事情,看见武昙出来才收摄心神走了两步上前。

    此刻武昙骤然朝他看来,燕北略有几分诧异,不由的怔愣了一下。

    武昙仍是对尉迟远说道:“尉迟,这里是你功夫最好是么?”

    尉迟远不明白她何故有此一问,但还是本能的回答:“是的!”

    武昙道:“你跟燕北先走吧!”

    燕北大为意外,眸中不由的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武昙的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仍是言简意赅的跟尉迟远说道:“就现在,马上走,路上不到耽搁,直接回茗湘苑。”

    燕北的事,萧樾手下的其他人应该都不知情的,她也好明说。

    不过燕北是个很通透和心思细腻的人,她是什么意思,他自己最清楚,也不需要说的恨透。

    尉迟远从来不会质疑萧樾的命令,半点不含糊的当即领命:“是!”

    他转头去看燕北。

    燕北略垂眸闪避了一下目光。

    武昙就走上前去,从袖子里把北燕皇帝御赐的那块金牌又掏出来递给他:“给!”

    这令牌是方才在辇车上沉樱又塞给她的。

    沉樱的想法很简单,她在这里有个宁国公主的身份,又被燕北皇室尊为上宾,这金牌不过是个锦上添花的意思,其实根本用不到,说是让武昙保管,不过彼此心知肚明,沉樱她也是看出来了萧樾和武昙有事情瞒着她,想着这令牌交给武昙武昙会更有用处。

    燕北的目光定格在那块做工精致考究的金牌上,抿了抿唇,一时却是迟疑未动。

    武昙也不想多说,隔着袖子拉过他的手腕将金牌塞进他掌中,然后就干净落了的转身提了裙子过门槛,又急吼吼的往后园去追萧樾二人去了。

    尉迟远是觉得燕北今天这个扭捏的样子挺奇怪的,不过他向来不喜欢琢磨事情,走过来一拍对方的肩膀:“走吧!”

    就半揽半叫的带着人先走了。

    他两人里去之后,蒋芳等人仍是守在寿仙宫外等候。

    寿仙宫院内,正殿里面的屏风后面,穿着一新的燕霖款步行出,一边若有所思的盯着已经人去楼空的门口在看。

    许畅察觉他失神,又见他走的缓慢,就忍不住的叫了他一声:“殿下?您……怎么了?”

    燕霖飞快的敛了敛神,唇角扬起一个弧度:“没什么,走吧!”

    言罢,这才甩甩袖子,举步出了殿门朝后园走去。

    后园的花厅里,武昙先到一步。

    彼时殿中已经摆开了四张矮几,御膳房的厨子正带人往桌上摆膳。

    萧樾带着沉樱坐在更里边的椅子上喝茶,闫泰宁陪着笑站在一旁伺候。

    武昙提着裙子跨进门去,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就告诉萧樾;“我打发燕北和尉迟远先回去了!”

    沉樱没太明白这其中的用意,不由的顿住喝茶的动作微微抬眸看向了她。

    “嗯!”萧樾却没有大意外的点点头。

    武昙走过去。

    她方才坐着辇车来的,也不觉得累,这会儿就不想坐了,只走到他身边,蹭在他手边的小桌旁边玩,一边摆弄桌上的精巧的陶瓷摆件,一边挺有点挑衅的梗着脖子冲萧樾挑着眉毛找茬儿:“王爷还嫌弃我成天琢磨阴谋诡计么?”

    萧樾当时是因为在琢磨别的事,一时疏忽,就没想到那一层,后来武昙一提醒,他马上就领会其意——

    的确,魏王府刚栽了跟头,很有可能恼羞成怒。

    他倒是不怕回程的路上当街和魏王府的人遭遇了,只不过这类似的麻烦自然还是能省了就省了,没必要非得交个手,再让手下有所损伤。

    “呵……”这小丫头做了点好事儿就赶着上前来邀功,还一副得意洋洋的小模样,萧樾是跟她生不得气的,便就笑了,“本王记你一功!”

    沉樱和闫泰宁等人全都听得云里雾里,燕霖随后就到了。

    燕霖虽然一般不管宫中的人际来往的,不过出身皇族又是皇子,从小耳濡目染,自然知道该怎么待客。

    双方寒暄了两句就入了席,席上也不过就着两国的风土人情交谈,萧樾没有任何的题外话,就好像他真的就是来蹭饭的一样。

    用完了午膳,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

    燕霖虽然客气,但态度却很冷淡,显然就不是个留客的意思。

    萧樾倒是没打算赖着,却只对武昙和沉樱道:“你们两个先去辇车上等我,本王和宁王单独有两句话说!”

    武昙的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

    之前他还不让她胡思乱想,看吧,狐狸尾巴这就露出来了,他分明就不是为了来蹭饭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