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七章 王妃,下江南
    第六百九十七章 王妃,下江南

    莫南很快便进来,行礼之后便直接汇报:

    “有探子来报,大历皇后病危,大历皇帝寻遍名医也徒劳,很是愤怒,恐怕会有动作!”

    大历皇后自二十三年前,前太子在沙场遗失而后又被发现葬于野兽之腹后,便大病了一场。

    生下了大历如今的太子胤锦和公主胤绣后,身子更是每况愈下,听说近两年,精神还有些失常,时醒时昏。

    醒着的时候便不停地流泪,念着前太子的名字,可见大历前太子之死对她打击之大,也使她变成如今的模样。

    大历皇帝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一点,大历皇后若是没能熬过这一关,薨逝了,那么大历皇帝愤怒之下,极有可能把箭头指向大萧。

    萧衍皱着眉头吩咐莫南:

    “先不要打草惊蛇,密切关注边境动静,随时禀报!”

    莫南应声之后退了下去。

    慕容瑾见萧衍垂眸眉头不展,似在想些什么,她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

    萧衍这才抬眸,对上慕容瑾那双清亮的桃花眸,忍不住叹了一声: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北宁一战,大萧的兵力削减了许多。

    如果此时大历发起战争,大萧必定要倾尽全力才能与之一战,然而若把所有力量都用来抵抗大历,那虎视眈眈的西凉和海外势力,又该如何?

    慕容瑾知道萧衍在担心什么,如果真走到这一步,那大萧恐怕就要面临内忧外患的困境了。

    而大萧走到今天这一步,看似无迹可寻,但细想起来又仿佛不是偶然,慕容瑾秀眉微蹙,出声问:

    “王爷不觉得,这波浪打得太频繁了吗?无论多大的海河,都有风平浪静的时候,但是近来就没太平过。”

    萧衍闻言微怔,“你的意思是......”

    不错,大萧虽建朝时间不长,但在萧远手上,十几年来还算安稳太平,甚至有渐渐昌盛的趋势。

    但近两年却大小战争不断,原本交好的西凉一夜之间翻脸,本来臣服的北宁也突然反咬一口,就连那小小蓬莱之地也来侵犯。

    除了宿敌大历,和突然示好的南疆,环顾四周,大萧竟成了困兽!

    萧衍细想下来,也察觉到不正常以及阴谋的味道。

    慕容瑾见他眉头皱得更紧,覆在他手背上的手微微收紧,随后话锋一转:

    “我刚刚才让莲澈捎话给说外祖父,说过短时间去看望他和外租母,现在看来,这话不用捎了。”

    萧衍微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会突然想去江南?”

    慕容瑾见他此时一心想着要捋出一条线来,无暇顾及其他,不由叹了口气:

    “若是大历真的挑起战争,大萧上下,没有人比王爷更熟悉大历军了,父皇一定不允许有任何差错,无论如何都会让你挂帅出征。”

    无论莫南带来的消息是否属实,萧衍都得立刻着手准备以防万一,否则到时候不仅会乱了分寸,还可能让整个大小陷入危险之境。

    战争最需要的除了将士,还有粮草和武器弹药,慕容瑾要去江南,恐怕是想替萧衍解决后顾之忧。

    萧衍一想到两人又要分离,心中的烦闷便油然而生,“我可以向父皇请旨让你随我一同出征。”

    慕容瑾闻言心中一软,但理智尚存:

    “即便你是燕王殿下,是三军统帅,也不能总是破例让我随夫出征,这让军中将士如何看待?”

    萧衍眉头拧成一团,虽然没有开口,但从他的神情便能看出他并不赞同慕容瑾的话。

    慕容瑾知道他的心思,她也一样,不想和萧衍分开,但是这一战恐怕比以往任何一场都要凶险,所以她不得不开口:

    “而且你不在京都,我一个人在燕王府也无聊,倒不如去江南探亲,也省得你担心。”

    萧衍十五岁出征,大大小小经历过一百多场战役,其中大部分是跟大历打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大历皇帝了,他自然也知道这场战争若是开始了,会有多艰难。

    他也不想带慕容瑾去,怕她磕着碰着。但留她一人在京都也不放心,毕竟京都有堪比虎狼的林希在。

    艰难之下,他还是做了选择,“也好,让莫北陪着你!”随后把慕容瑾拥进怀里,声音沙哑:“什么时候走?”

    慕容瑾也回抱着他,倚靠在他怀里,“如不出意外,三日后。”

    萧衍有些不满,“这么快?”

    慕容瑾在他怀里蹭了蹭,声音闷闷的:“若是战报送到京都,我便走不了了!”

    是啊,按照皇帝赏赐用解药和慕容瑾要挟萧衍的手段,若是此次萧衍挂帅出征,皇帝必定会把慕容瑾留在京都,绝不会把任她跑到江南的。

    萧衍紧紧地把慕容瑾抱着,还没分离,他已经开始想慕容瑾了,“这一别,恐怕又要好几个月见不着你了,真想不管不顾,带着你远走高飞!”

    慕容瑾身子一震,鼻子有些发酸,好一会儿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作为大萧‘战神’,说这话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他本就是心系天下苍生的人,却在这时说出这番话,这不是戳她的心吗?

    萧衍深深地吸了吸气,仿佛要把慕容瑾身上特有的药香味都吸进心里保存起来,日后好解相思。

    “这一役,恐怕会比以往都要长!”

    慕容瑾淡淡地回道:“嗯,我知道。”

    “等我回来!”萧衍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寄出这一句。

    慕容瑾点了点头,“好,不要受伤!”我会去看你的!

    最后一句,她没有说出口,她担心说了会让萧衍分心,战场上最忌分神!

    她一定会去看他的!

    萧衍恨不得把慕容瑾揉进自己的血肉里,永不分离,他亲了亲慕容瑾的耳垂,用嘶哑的声音说:

    “阿瑾,我爱你!”

    慕容瑾的心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气息突然变得急促,她偏头吻了吻萧衍,用最温柔,最真诚的声音回复他:

    “萧衍,我也爱你!”

    雪花飘落,时间流逝,爱人相拥。

    无人知道,这次分离,将意味着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