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8章 那就只能对不起你哥哥了
    顾远霆向着陆晓星看了一眼,与妹妹言了句:“你先出去。”

    “哥!”顾远霜还欲再说什么,可顾远霆一个眼风扫过来,顾远霜顿时不敢再说话了,只瞪了陆晓星一眼,终是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你们也下去。”待妹妹走后,顾远霆向着那两个嬷嬷吩咐道。

    闻言,那两个嬷嬷顿时行礼后退下,屋子里只剩下顾远霆与陆晓星两人。

    “顾大哥……”陆晓星眸心含泪,脸上混着血污,躺在那儿看起来既是凄楚,又是可怖。

    “就凭嫂子的几句话,您就这样诬赖我?”陆晓星昂起头,向着顾远霆看去。

    “诬赖你?”顾远霆念着这三个字,淡淡笑了,“死到临头还嘴硬?”

    听着顾远霆的话,陆晓星一怔,不等她回过神来,就见顾远霆取出一枚鹰洋,扔在了她面前,与她冷声道:“这枚鹰洋从晚玉的房间里搜出来,我派人去查过,兑取鹰洋的人,正是你。”

    陆晓星眸心一震,她的手指颤着厉害,缓缓将那枚鹰洋拿在了手心,因着用力,骨节处只泛着青白之色。

    “你让唐宝忠替你杀了晚玉,你以为晚玉死了,你做的事便无人知晓了?”顾远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念起她小小年纪,心肠便这般歹毒,心中遂是生出几分厌恶。

    听他提起唐宝忠的名字,陆晓星浑身打了个激灵,她看着男人的目光,就见顾远霆的眸子冰冷的犹如月下深潭,透着深不见底的寒意。

    “你……都知道了?”陆晓星的声音透着几分惧意,一张脸白的如纸一般,褪去了所有血色。

    “唐宝忠倒也算是个汉子,临死也没把你咬出来,”顾远霆蹲下身,直视着她的眼睛,淡淡道:“要我没猜错,破了你身子的人,是他?”

    陆晓星的身子微微颤了颤,她迎上了男人的目光,看了他许久,她终是笑了:“是我小瞧你了,我以为你只是个纨绔子弟,我以为……我能算计到你……”

    说到这,陆晓星停了下来,心里只觉可笑,她非但没有算计到他,却将她自己搭了进去。

    “你让我回滇南吧,我再不会回来了,看在我哥哥的份上,你让我回去吧。”陆晓星眸心灼灼,她紧紧地看着顾远霆,隐有祈求之色。

    “你哥救了我的命,我是该放了你,可放了你,我又实在放心不下,”顾远霆微微冷笑,取出了自己的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陆晓星,与她一字字的道出了一句:“那就只能对不起你哥哥了。”

    “顾远霆,你不能杀我,我哥救了你的命!”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杀意,陆晓星的眸中第一次露出了慌乱与恐惧,她拼命的向后退去,嘶哑着嗓子和顾远霆开口。

    “你恨透了晗雪,我留你一命,便是给你机会再去害她,”顾远霆的黑眸森然而冷酷,他直视着她的眼睛,与她低沉而清晰的吐出了一句:“陆晓星,等你们兄妹做了鬼,尽管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顾远霆再不多言,直接扣动了扳机,就听“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打中了陆晓星的胸口,陆晓星似是不敢置信一般,她看着自己的裙子已是被鲜血打湿,开出了一朵绚丽的血花。

    “顾……远霆,你好狠……”陆晓星吐出了一口鲜血,她的眼睛血红,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顾远霆不为所动,转身刚欲离开,就听身后的陆晓星发出了沙哑的笑声,听起来分外渗人,她看着男人的背影,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你那么爱林晗雪,我就咒你……我咒你和她的孩子胎死腹中,你们生生世世,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顾远霆眸心一沉,脸色瞬间阴沉的可怕,他转过身,又是“砰砰”两声枪响,陆晓星睁着一双眼睛,终是动也不动了倒了下去。

    顾远霆离开了屋子,就见赵副官已是候在了门口,顾远霆神情冷漠,只和他言了句:“让人把尸首抬下去。”

    “是,少帅。”赵副官应道。

    “记住,别让晗雪知道。”顾远霆叮嘱。

    “少帅,这是为何?”赵副官有些不解。

    “她怀着孩子,听不得这种事。”顾远霆撂下了一句话,念起陆晓星的诅咒,深隽的眉宇间便是浮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是。”赵副官领命,向着身后一个手势,顿时有侍从进了屋子,将陆晓星的尸身抬了出去。

    见赵副官眸中隐有恻隐之色,顾远霆向着他看去,低声道:“你是觉得我出手太狠?”

    “不,少帅,陆晓星这般的心思,您留着她,终究是个祸害。”赵副官言道。

    “我将她带回帅府,让她当上了七小姐,已经算对她哥哥有了交代,”顾远霆声音低沉,面无表情的吐出一句话来:“她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晚间,帅府餐厅。

    顾老太太亲自盛了一碗淮杞水鱼汤,送到了林晗雪面前,催促道:“来,快将这碗汤喝了,这汤最是滋养身子的。”

    林晗雪见老太太亲手端来了汤,自是不好拒绝,可刚嗅到那一股鱼腥味,胃里便是一阵翻江倒海,刚转过身,便是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顾远霆见状,顿时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环住她的身子:“怎么了?”

    林晗雪摇了摇头,她的眸心蕴着水光,看着面前那一堆食物,有丈夫为她夹的,也有老太太夹的,还有顾远云和顾远霜夹来的,她没有法子,只得和丈夫小声说了句:“远霆,我实在吃不下了。”

    “吃不下也要吃,你瞧瞧你现在瘦的,孩子在你肚子里还能好?”顾老太太自从晓得林晗雪有了身孕,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倒是眼不花了,耳不聋了,林晗雪声音这样小竟也被她听见了,当即就是开口。

    听着老太太的话,林晗雪一阵难为,一旁的顾远霆见状,顿时心疼起来,与祖母开口道:“奶奶,晗雪胃口一直都小,她吃不下,您别逼她。”

    说完,男人便是向着身后的嬷嬷看去,示意她们将妻子面前的食物撤下去。

    “慢着,”顾老太太蹙了蹙眉,与孙儿言道:“你平日里惯着她也就罢了,如今可不能再由着她,她这身子本来就弱,要再不多吃点东西,别说孩子,就连她自己也经不住。”

    顾老太太晓得拿孩子说事压根没用,倒只有将林晗雪搬出来,才能让顾远霆有所顾忌。

    一旁的江妈闻言也是连忙跟着劝道:“是啊少帅,您这可不是在心疼少夫人,您是在害她呀,这孩子在少夫人的肚子里可是要和少夫人抢食的,少夫人若吃的太少,吃的全被孩子抢去了,她自己的身子可就垮了啊。”

    “可不是,远霆,你可不能心软,我当时怀恬恬的时候就是太过挑嘴儿,生的时候差点难产儿,这平日里要不多吃点,生产的时候哪有力气?”顾远云也跟着附和,待她说完,一旁的顾远霜刚要说话,顾远云便是向着她瞪了一眼,道了句:“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顾远霜闻言,便是有些不服气的嘀咕起来:“谁是小孩子,我比嫂嫂还大呢。”

    听着江妈和长姐的话,顾远霆心里顿时一“咯噔”,他向着妻子看去,就见林晗雪也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望着妻子仍然纤细的身子,他狠下心,只将那碗汤端了起来,和林晗雪温声哄道:“大姐的话你可都听见了,咱们其他都不吃,就把这汤喝了,嗯?”

    林晗雪见顾远霆也不再向着自己,又见顾老太太,江妈,顾远云俱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唯有顾远霜想要替她说话,可在这种情势下却也是爱莫能助,只垂下目光拨着碗里的米饭,林晗雪没有法子,只得和丈夫点了点头。

    顾远霆舀起一勺汤,亲手喂到林晗雪唇边,林晗雪压下心中的恶心,勉强将汤水喝下。

    见妻子喝完了汤,顾远霆眸心浮起一丝笑意,刚想再哄着她多吃一块点心,就见赵副官立在餐厅门口,显是有事禀报。

    顾远霆见状,遂是握了握林晗雪的柔荑,让她自己再吃些,自己则是与祖母打了声招呼,离开了餐厅。

    “少帅,出事了。”赵副官开口。

    “什么事?”顾远霆吐出了一口烟圈,看着妻子好端端的坐在那里,对赵副官的话压根不以为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