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跟你说正事呢
    “我还想着今晚多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你。”知晓了顾有汜今晚还要去参加庆祝酒会,吴只只不免有些失落,但事有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楚孰轻孰重。

    “没关系,”重整精神,吴只只笑了一声,继续道:“那边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我懂的。”

    “嗯。”顾有汜抿唇,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吴只只。

    吴只只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们之间想吃一顿愉快的晚饭也不急这一时半刻一天两天的,转眼间,没约到晚饭的事情就被她抛到了脑后,反倒问起了索菲亚的事情。

    “新闻已经发出去了一天,”顾有汜失笑,“你这会儿才看到?”

    吴只只憨憨一笑,在顾有汜看不到的地方挠着后脑勺,“上午起来自己尝试着写了段歌词,之后又修改润色的,我这会儿才有时间看新闻。”

    “就你的理由最多,”顾有汜笑的揶揄她。

    “我说的都是事实,而且,”吴只只叹气道:“我这边也有点小事情要解决,你看我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其实是在背后指点迷津的高人。”

    她的语气十分自豪,听在顾有汜耳朵里却不是那个味道。

    “哦,你且说说你倒是做了什么?”才解决了顾氏在外界人眼中的信用问题,顾有汜这会儿难得有时间可以跟吴只只闲暇的聊聊天。

    即便只说些没甚有意思的日常,他也觉得惬意。

    “网上那些明显就胡编乱造的言论都是假的,是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让金铭在事情刚出来的时候就赶往g城找证据证明我的清白……”

    “现在解决了?”顾有汜嗤笑一声,没好气的问道,“没解决说这些也没用。”

    吴只只:“得,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也能被你怼的没话说了!!?”

    李金铭已经在g城待了一个礼拜了,他们收集的信息够多了,但是吴只只还是没有让她直接公布出来证据。

    顾有汜那头传来他爽朗的轻笑声。

    “正好说到这里,”吴只只不再像刚才那样吊儿郎当的,她难得正色起来,顾有汜收起笑容,脸色严肃的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总感觉她又要说些让他不太放心的话了。

    “我想了想,我还是得亲自去一趟g城才行,”她反正在家也没有事情做,去一趟g城正好也能看看那些老朋友,然而更重要的是。

    “我想见见佩儿。”

    吴只只掷地有声的说道,“我还是无法理解她为什么要帮着……一起污蔑我,我想去见她,问清楚我到底是哪里让她觉得不舒服不顺心了?”

    才导致现在在她身上戳的最疼最深的伤口竟然是当时和她最为要好的佩儿。

    顾有汜听她说了许多,知道吴只只心意已决,便没有多加阻拦。

    “你想去哪里都可以,但我只有一个要求,”顾有汜如今对吴只只十分放的开,但唯有一点他不容吴只只拒绝。

    现如今,别说是顾有汜只有一个要求了,他就算有十个八个二十个,吴只只都能接受。

    吴只只:“什么?”

    “你身边必须跟着保镖!”这是硬性条件,否则她哪里都别想去。

    “嗐,我

    当是什么?”吴只只捧着手机笑的开怀,“你不给我安排保镖我都要找你给我拨人,我一个弱女子身边没有人跟着多危险啊,这我可比你清楚多了……”

    吴只只欣然接受了顾有汜给她安排的保镖,不仅如此,她还一个劲的向那头的顾有汜激动的表示,如果没有人跟着在她身边她一定会很危险。

    “别的就不说了,你瞧瞧我这绝世的容貌、过气歌手兼豪门媳妇的身份,出去一定会被各路人盯上,绑架勒索都是小事,再碰上那不要命的想要撕票杀人,我手无缚鸡之力必然是得死透透的……”

    顾有汜僵硬着一张脸,良久后,嘴唇轻启无情的骂道:“乌鸦嘴!”

    吴只只嘿嘿一笑,“总之你一定上点心,尽量给我安排一些精锐,我要能打能唬人的那种,最后一出场就能将对方吓尿……”

    顾有汜:“……。”

    他可还记得自己小时候,顾辛尘若是敢给李思乔安排保镖被李思乔知道了,那免不了得让李思乔生气并上升到夫妻吵架的场面,怎么现如今到了自己这里,吴只只还生怕自己不给她后边安排随行保镖,这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能这么大。

    不过……这样倒也不错,顾有汜想着,不由自主的轻声笑了起来。

    他这笑声引起了吴只只的注意,“这跟你说正事呢,你怎么自顾自的就笑起来了,合着我在这儿跟你讲笑话呢?”

    “误会了,”顾有汜急忙进入正题:“不如你亲自选人?”

    “诶?”吴只只来了兴趣,但还是觉得得矜持一些:“真的吗?”

    顾有汜:“假不了。”

    “那成啊!”吴只只喜上眉梢,大有想立刻就赶去顾有汜身边,让他带着自己挑一群膀大腰圆的保镖,那么些壮汉带出去,她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顾有汜没想到吴只只会那么着急,得知她今晚就想着要坐飞机离开a城之后,虽然不舍但还是点头应下了。

    “那好,我先把嗯嗯送到妈那里再去找你?”

    说着,吴只只满脸笑意的准备重新往家里走了,可刚走一两步又发现手里的绳子扯不动了,她‘咦’了一声,顺着紧紧绷直的绳子看过去,嗯嗯这会儿正躺在一片草地上惬意的晒太阳,吴只只尝试着又拉了一下绳子。

    “嗯嗯,回家了。”

    嗯嗯没有反应。

    顾有汜在那头听到吴只只的声音,问道:“怎么了?”

    “还问!”他不问还好,一问吴只只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儿现在就是给惯坏了,之前我不在家,那个想念啊抱着我的腿怎么都不肯松,我这才在家里呆了多久,这几天已经开始不待见我了,我琢磨着要不是知道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遛它它就出不来门了,说不准这都不愿意跟我出来!”

    吴只只抱怨太多了,顾有汜想笑又不敢笑,只能让她再加把劲。

    “狗男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什么忙都帮不上,886我下线了,”吴只只这会儿忙着拉狗,没有法子再空出一只手拿手机,她毫不犹豫选择挂断顾有汜的电话,又接着哼哧哼哧的专注带狗回家业务。

    嗯嗯还杵在原地,连屁股都没有移动半点。

    吴只只越瞅它越是生

    气,可偏偏无论她怎么拉,这大狗就是不动分毫,蛮力用完后她只能垫着膝盖喘气,再看嗯嗯,好家伙儿它竟然还十分惬意的看着自己。

    这一刻,吴只只觉得自己像极了傻子。

    “别闹了,快跟我回家!”

    嗯嗯趁着周围没有其他路人,张开大嘴便冲着吴只只叫着:“汪汪汪……”连带着的表情都有了一丝丝的猖狂?

    这明显的就是不想跟自己走了,吴只只咽不下这口气,打定主意要上前直接扛着它离开的时候,刚收进兜里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她一边向嗯嗯走过去,一边接起了手机,“喂。”

    “当然没有了!”吴只只朝着那头委屈巴巴的吐槽:“你是不知道它有多倔,我怎么都拉不动,这会儿准备去扛……啊你来?你要说什么?”

    顾有汜:“交给我就好。”

    吴只只很不给面子的笑了,“你大概是最近忙糊涂了吧,狗根本听不懂人话的事儿也忘记了?给它听电话也没用。”

    顾有汜胜券在握的笑,“试试。”

    说话间,吴只只已经走到了嗯嗯旁边,她伸脚动了动嗯嗯,嗯嗯一动不动的直接无视了她,吴只只生气!

    看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你要是不行我就只能扛它回去了!”

    顾有汜:“放心。”

    本来就没有将希望放在顾有汜身上,但是当她蹲下身将手机听筒放在嗯嗯耳朵边的时候,还是油然生出一种自己真是个沙雕的想法。

    临了临了想要放弃,直接扛走的时候,吴只只万分震惊的看到嗯嗯的表情变了,也不知道顾有汜跟狗子说了些什么,它的表情突然就经历了震惊—欢喜—委屈—伤心几个阶段。

    眼瞅着狗子一脸委屈巴巴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吴只只下巴都要惊掉在地了。

    这是……那头是响起了狗界的圣音吗?它怎么就这么听话了?

    嗯嗯站起来后,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极了的呜咽了一声,吴只只立刻就被它那一声‘汪汪’给叫的心碎了。

    她急忙收回放在狗子耳边的手机凑近自己耳朵,震撼的不行,“你跟它说什么了?”

    “乖了吗?”

    吴只只点头:“嗯。”

    顾有汜得意的笑,“快回去吧。”

    吴只只还是没有问出顾有汜究竟在嗯嗯耳朵边说了声什么,总之之后的嗯嗯乖得吴只只都不敢认了。

    狗子这是魔怔了!

    “不说了,我现在就回家收拾些东西,今晚就走了,”嗯嗯也能安顿好,她再留在家里也没事,索性早点出去放风比较好。

    “嗯,”顾有汜道,“还有件事情,我已经安排保镖去别墅了,你去别墅就能见到,也省的你来回跑。”

    吴只只欢喜不已,夸奖道:“你还挺细心。”

    “你的事情我能不上心?”顾有汜轻笑,又和吴只只说了几句之后,正色道:“路上小心。”

    吴只只:“会的。”

    说完又觉得不够,复又加了一句。

    “保证回来的时候送给你一个完整无缺的吴只只。”

    顾有汜魅惑一笑:“说话算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