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1章 逼上门(二更)
    叶棠采听得苗基和吊死在淮芳楼,脸色变了变!然后就往外头奔。

    来到淮芳楼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一圈圈的人,百姓们都在议论着。

    “哎呀,怎么回事?居然吊死在这里?”

    “那好像就是那个苗公子吧!跟太子殿下断袖那个!”

    “不是说,要跟叶家姑娘成亲么?怎么吊死在此?”

    叶棠采听脸色发白,秋桔和庆儿连忙挤开人群,叶棠采走上去,只见苗基和躺在地上。

    仍然一身雪白的直裰,翩翩如仙的雪白,现在却躺在地上,被脏污得不成样子。紧闭着双眼,俊美绝伦的脸一片灰白,乌黑的墨发,沾着泥水,铺了一地。

    整个人显得脏污而破败,哪里还有以前天枢公子的惊若天仙。

    叶棠采看着,泪水就忍不住往下掉:“表叔……”

    “啊——我的儿啊!”远处,突然响起一个嚎哭声。

    叶棠采小脸一沉,回头只见彭氏、苗基全和黄氏等人奔了过来。

    众人立刻让出一条路来,彭氏猛地扑过去,抱着苗基和的尸身就哭:“我的儿啊,怎么就死了!”

    周围还有人说他和太子的事情,只见黄氏红着眼圈,指着周围的人哭叫道:“你们还说?人言可畏啊!我们二弟,就是受不住你们的羞辱,才自尽而亡的。”

    周围的人一听,便全都闭上了嘴。

    “我的和儿,好惨啊,都是被你们这些人给逼死的!”彭氏一边哭着一边尖叫。“这几天,他就常在家中哭,说受不住外头的人说,这么难听的话,他都不想活了!”

    周围的百姓,个个脸色不好,摸了摸鼻子。

    “和儿,你怎么就这样离开我们呢?”彭氏呜呜哭着。

    叶棠采看得双眼阴冷得直可以结成冰一样,冷笑:“你们这么舍不得,这么疼儿子,怎么才来?我从城北这么远,都听到消息,然后坐了两刻钟的马车,都到了,但你们住得这么近,怎么才来?”

    彭氏和黄氏三人听着这话,脸色一变。

    他们一早听得苗基和的消息,不是不来,而是在商量着对策。

    黄氏只得说:“我们……来时马车打滑,不知怎么走的,绕了好远的路……这定是二弟不想让我们看到他,伤心,所以不想让我们来。”

    “走吧,娘,咱们快把二弟带回家里去!”苗基全抹着眼说。

    早有小厮和婆子,拿来草席,把苗基和主进去,然后裹着,抬到外头,那里停着一辆马车,小厮和婆子把他放了进去,就急急地往回赶。

    百姓们看着他们远去,都是议论纷纷。

    “难道,真的是受不住舆论……所以才……”

    叶棠采听着,脸色微沉,上了马车,便往靖安侯府而去。

    太子府——

    太子得知苗基和居然吊死了,而苗家也一口咬定,是被百姓的舆论逼死的,把那些围观的百姓怼得哑口无言。

    太子站在楠木大书案后,手拍在桌上,呵呵笑着:“好好!死得好!”

    然后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下午,又有些不好听的话传出来了!

    “为什么苗公子哪里都不死?偏死在淮芳楼?”

    “若嫌死在家里,弄脏了屋子,那就死在外头啊!到外头找棵树吊死就是了,怎么偏偏死在人家淮芳楼?这……让人怎么再做生意啊?什么仇什么怨啊,居然死在人家的戏楼里!”

    “有人去问戏楼的人了,说这淮芳楼早就被苗公子给买下来了。所以,他这叫死在自己的地方,没有祸害人。”

    “啊,怎么买下戏楼了?这淮芳楼也奇怪,以前不怎么出名,但生意还是有的。自从出了一出《啼花芙蓉》,也算出名了,怎却一直唱一直唱,再好的戏,听多了也腻啊!咱们便让它换着唱别的,不要再唱这个了。当时楼主说,有人花了重金,让楼里天天唱着。”

    “后来客人都跑掉了,还在唱,有喜欢若兰姑娘的听众,就问怎么回事。楼主说,戏楼已经被人买了下来,只让天天唱这出。原来买下来的就是苗公子啊?他怎么天天让唱这出啊?”

    “我倒是知道,听说,这出戏,就是他自己写的。以前他就天天到太子府弹琴,就像这出戏里的芙蓉一样,天天到男角家里跳舞。啧啧,都传他跟……有染,这情剧……这《啼花芙蓉》,演的不会就是他自己吧?芙蓉不是女的,其实就是他。”

    “对头对头。戏里的那位高权重的世子是那谁,而芙蓉就是他。但戏里的平南侯世子痴情,为了家庭责任,二人才分开,但却是真心爱着芙蓉,对哪个人都承认爱她的。但现实中……却一直不承认。”

    “断袖就断袖,这……简直是负心汉!”

    “这是被那谁逼死的吧?”

    然后个个说,太子不仅断袖,还是负心汉,这还不够,还把人给逼死了。

    听得这些流言,太子脸上一黑,简直要气死了,连忙叫李桂出去,让苗家处理。

    靖安侯府里——

    家里所有人都回来了,除了即将临盘的叶梨采,就连温氏也听到消息,急急地从秋家赶了回来,正聚在安宁堂说话。

    叶玲娇整个人都呆呆的,白着脸坐在那里。

    叶棠采又想起苗基和最后见她时,所说的话,说对不起叶玲娇,说不想害她。

    其实,他死,除了是被太子骗得耗尽精血,还有就是想帮叶玲娇解脱吧!

    可是,他啊,最后还是愿意活在梦里面。

    他死时,想的是什么?

    他死了,可以帮了太子,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被舆论所逼死的,顺便让叶玲娇解脱出来,不用被逼着嫁给他。

    但他不知道,外头的舆论是随时会变的!该是梁王引导的吧?

    到底,他还是太过于单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但,若他不是太过单纯,又何至于被太子骗得连渣都不剩呢!

    “呜呜……”苗氏却抹着泪在哭。

    那到底是她的亲侄子,一直当着女婿来看待的,他死了,说实话,苗氏有点伤心之余,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她的女儿总算解脱了。

    叶鹤文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行了,这次不用牺牲女儿,也不用因嫁给一个断袖而丢脸了。

    但这样……自己家里也没有了立功的机会了。

    “老太爷,外头……苗家的人来了。”外面响起丫鬟的声音。

    “他们怎么来了?”孙氏的着这话,便噌地一声跳起来,脸色铁青,“这才新丧,是刚刚死过人啊!居然跑到别人家里来,这是要把晦气带来我们家吗?”

    “这规距,咱们自然也是知道的,怎么能让他们进门,他们正在大门外呢!”丫鬟说。“亲家老太太等人在外头哭呢,老太太,你快出去看看吧!”

    苗氏脸色不好,总觉得他们又是来作妖的!

    于是噌地一声,然后往外走,叶鹤文和温氏等人也跟着一起出去。

    叶棠采扶着叶玲娇:“小姑,你还好吧?实在不行,就回去歇着。”

    叶玲娇只白着小脸,就着叶棠采的力度站起来:“我没事,出去看看吧,我不想再两眼一抹黑。”

    那些天她被关着,直到现在放出来,她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差点又嫁给了他。

    但现在,他却死了!死了!

    叶棠采扶着叶玲娇,二人一起往大门赶。

    走到门口,只见彭氏、黄氏、苗基全还有苗基和只有十二岁的弟弟苗基炎,俱在那里哭。

    叶棠采看着这架势,突然想起前生!

    前生,苗基和摔死后,彭氏就跑过来,让叶玲娇给苗基和守望门寡。

    但今生她却看明白了,这彭氏有这么疼爱苗基和吗?她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因为苗基和摔的时候,尹江赋掉了裤子。

    当时苗基和摔死,众人都议论他倒霉,也有小部份人议论他跟尹江赋不清不楚,还扯到太子。

    苗家为了转移注意,也是为了力证苗基和与未婚妻感情深厚,不是断袖,所以跑上门来逼着叶玲娇去守望门寡。

    而今生,现在苗基和与太子的流言更是传得疯了似的。

    这苗家,又想拿叶玲娇去守望门寡,弄得二人感情多深一样,就算洗不干净,至少能洗一点。

    “舅母,你们这个时候,不回去好好操办表弟的丧事,在这里干什么?”温氏皱着眉说。

    “我们……”彭氏脸色难看,咬着牙。

    叶棠采眼里掠过冷嘲,前生非要说小姑约他出来,才害得他摔死,今生,他自己吊死,她倒想知道,他们有什么脸开口。

    “二弟跟表妹即将成亲了,也没几日了,就这样去了。”黄氏说,“其实……若非表妹年前闹了一出又一出,把婚期拖到现在,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二弟也不会被外面的恶言恶语逼到吊死。”

    “对……我可怜的和儿啊!”彭氏哭叫着,“你本来就该是他的妻子!都是你惹出来的……我们也不叫你陪葬,但,你得是我们苗家的媳妇!就算不嫁进来,也得为他守着!”

    苗基全看着叶鹤文:“姑父,你说是不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