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76章 我真的冤枉啊
    随后门被打开。

    “姐夫,这么晚了来我屋里干嘛啊?”小可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一张娃娃脸仿佛困极了似的,透露出一种白纸般的单纯。

    厉景懿视若无睹,只冷冷吐出了两个字,“让开。”

    “呃……姐夫,你是有什么事情吗?我房间里乱糟糟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等我明天早上收拾一下再让你进来好吗?”小可故意推脱道,事实上她可不想让厉景懿就这样进屋。

    自从她来到这个家里,就从来没受过厉景懿一点好脸色,如今这人大半夜脸色冷峻的来到这里,能有什么好事发生才怪。

    可厉景懿哪里会被她牵制。

    他冷冷看了一眼小可,“我在我的房子进出,难道还需要你的同意?”

    说完直接推开小可柔弱的身体,不由分说的进了屋子。

    小可心里突然一震,由于不知道这人到底要干嘛,只好跟在身后故意张开嗓子大喊大叫,“姐夫,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

    “姐夫,你说你这大晚上的一声不吭就到我房间来,你到底是想干嘛啊?姐夫,姐夫……”

    娇滴滴的声音很快传到了唐暖画的耳朵里。

    这会儿唐暖画本来还在房间等着厉景懿,结果就听到不远处的客房里,传来小可一阵慌乱的惊呼声,从那语气中可以听出来,小可仿佛十分焦急的抗拒什么似的。

    一种不好的感觉陡然在唐暖画心中升腾了起来。

    随货唐暖画刻不容缓的站起身,套着拖鞋就往客房那边跑过去。

    此时,厉景懿根本懒得理会小可的惊呼,进了门以后径直走到了客房里一张古老的桌子前。

    桌子上正摆放着一些杂物,也是一些旧物,全都是厉景懿以前留下来的,由于偶尔还想要翻阅一下所以没有放进仓库,而放在了客房里。

    原本厉景懿不太会在意这些旧物,毕竟都是以前的东西了,他也并不是一个念旧的人。

    可没想到如今这个叫小可的女人住了进来,厉景懿这时一想起自己的旧物,竟然每天和一个陌生女人待在一起,心里就一阵猛烈的不适。

    他不客气的直接拉开了抽屉。

    “姐夫!”小可连忙一声惊呼。

    这些抽屉最近都被她给翻过了,刚才厉景懿又来得太匆忙,她还没来得及物归原位呢,这要是被厉景懿给看见了岂不是……

    果然下一秒,厉景懿冷眼看着抽屉里面被翻乱的照片和笔记本,声音都寒冷了许多,“你翻过我的东西?”

    “姐夫,我……”小可吓都快吓死了,她慌乱的咬了咬嘴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来解释。

    好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唐暖画听见这边的动静以后急急忙忙就赶了过来,“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她焦急的问。

    “姐姐!”小可一看见唐暖画直接扑了上去。

    接着她就像是无助的小孩儿赖着自己的长辈一样,怎么都不肯撒手,甚至还呜咽了起来,“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唐暖画听着这哭声心都软了,只好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慰,“小可不哭小可不哭,姐姐当然是相信你的,别忘了你是最好看的美少女,再哭下去可就不漂亮了哦。”

    然后一脸疑惑的的看向了厉景懿,“景懿,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问她自己。”厉景懿言语依旧冷血,甚至还有些愤怒。

    无奈,唐暖画只好又看向了小可,只不过语气温柔了许多,“小可,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姐姐,姐姐才能帮你说话啊。”

    “姐姐,我害怕,我怕你听了以后生我的气……”

    小可这时抬起头看着唐暖画,一副怕极了的样子,水汪汪的大眼还带着尚未干涸的泪水,看上去楚楚可人。

    唐暖画光是看着她仿佛泉水般透亮的大眼睛,就感到十分的于心不忍了,哪里还舍得责备她?

    于是唐暖画语气非常温和,“小可,你就放心说吧,姐姐肯定不会生你的气。”

    “真的吗?”小可顿时双眼放光。

    “真的。”

    唐暖画温柔的笑了笑,这笑容无疑给了小可一个更加稳固的内心保障。

    于是接下来,小可就半真半假的说了。

    她先是拿出一副受了委屈的小模样,满脸无辜的对着唐暖画道歉,“姐姐对不起,其实要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怪我。”

    “我这两天住在这个房间里没事做,就总感觉很闷,姐姐你又要出去上班,我就只能在家里找活干,可把所有活干完以后,我又无所事事的了,所以我就想着找点事情打发打发时间。”

    “后来我回到房间,看到桌面上摆了那么多老旧的玩意,就想随便找点东西逗弄一下,打发打发时间。”

    “可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什么好玩的,我就下意识地拉开了桌子里的抽屉,哪知道,那里面放着的竟然全都是姐夫的东西,有他的照片还有日记本什么的。天啊!姐姐我发誓,我当时顿时就不敢乱动了,连忙将抽屉扣了起来。而且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碰过抽屉。”

    “但刚才姐夫进来看了一圈,居然说我动了他的东西,姐姐,我真的冤枉啊!”

    “我就算是失忆了,也忘了很多事情,但我还是有人品的,我怎么会去窥探别人的隐私呢?更何况这人还是姐夫。”

    “假如我不小心碰乱了里面东西的顺序,那也是在关抽屉的时候太用力,无意识才造成的后果,姐姐,我真的没有去看姐夫的隐私,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你相信我好不好?”

    说着说着,女孩儿又满眼都是泪光的了,无形之中还为所有的事情都找好了借口,让人无法挑出漏洞来。

    厉景懿这时冷冷的看了小可一眼,眼神中明显全都是讽刺。

    这女人还真会信口开河,谎言张口就来,骗人的时候都不带眨眼。

    看来她是习惯了这么虚伪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