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42章 魔山剑势
    “沙护法,你这是……护法大人,饶命啊!别杀我……”

    那年轻人被沙渝时的血色力量所困,几乎是动弹不得,只能满脸惊恐地大喊大叫起来。

    而就在他叫喊的过程中,他整个人的皮肤,都在迅速变得干枯发皱,宛如缺水的树皮。

    与此同时,本已是重伤在身,气息有点发虚,脸色苍白的沙渝时,却变得面色红润,气息强盛……

    陆平安看得目瞪口呆,不用问也知道,沙渝时是在施展血煞教的某种邪恶功法,吸收那个年轻人的血液或本源精血等力量,将其化为己用!

    换句话来说就是,沙渝时是在以那年轻人的性命作为代价,来换取一个更好的状态或更强的战斗力!

    那年轻人本就是魔教中人,死不足惜,陆平安除了感到有些惊讶和残忍之外,倒也不会在乎他的生死。

    但要是等沙渝时的功法施展完毕,陆平安再想将其击败并捉拿,那可能就有点麻烦了。

    于是,陆平安也不再进行恢复调整,直接就运转灵力,使藏锋剑亮起白虹般的凌厉剑光,向前刺出!

    剑六如岁!

    沙渝时不屑地冷哼了一下,一只手继续吸取,另一只手化掌拍出!

    血色巨浪高高掀起,如厚实的城墙般,立在他的身前。

    嗖的一声,白虹剑光贯穿而入,却未能完全穿透过去,在冲刺到一半的时候,就被血浪内部的恐怖巨力给截停了下来。

    沙渝时大手一翻,白虹剑光瞬间破碎,在血浪的碾压下,彻底消散无踪。

    “就你还想打断我运功?痴心妄想!”

    陆平安心头一惊,没想到沙渝时恢复得这么快!

    这就已经足以毁掉他的如岁剑力了,要是再这样下去,那还得了?

    一念至此,陆平安便又迅速出击,这次是在如岁剑招的基础上,加入了黑魔之气,形成一道黑白相间的剑力!

    黑魔如岁!

    这带有毁灭意味的凌厉剑力,破空而出,转瞬之间,就将那道还未消散的血色巨浪彻底贯穿而过!

    巨浪轰然崩塌,剑力依然是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到了沙渝时身前。

    沙渝时感受到其中的气息,不由大惊,但手上动作不停,当即就捏拳砸了出去。

    砰!

    黑白剑力与沙渝时匆忙凝聚出来的拳力,猛然相撞,发出一记炸响。

    继而,沙渝时便又被轰得倒后飞出,摔落在十多米之外,被他控制在身旁的那个年轻人,则是倒在了地上。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陆平安的这一剑,并没有给沙渝时带去更严重的伤害,或许这也是和他正在吸取力量、补充自身有关。

    而后,陆平安就看到那个年轻人,已然变成了一具毫无生气的干尸,却依稀可见脸上的恐慌和绝望。

    陆平安暗道不妙,接着就立马感知到,沙渝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气息,竟是达到了相当于元阳六重的强度!

    虽然这只是一种临时的状态,并不是真正提升了修为境界,但能够增强到这种程度,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毕竟,元阳境一重小境界之间的力量差距,其实还是颇为巨大的。

    哪怕对于陆平安这种绝世天才而言,一重之差不算问题,可到了两重,要对付起来还是有点棘手的。

    沙渝时满脸兴奋地说道:“哈哈哈……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感到绝望了?放弃挣扎吧,你是注定要输的!”

    陆平安道:“绝望还不至于,我倒是见识到了你的卑鄙无耻,为了增强一点实力,连自己人都杀,不愧是魔教的护法呢。”

    沙渝时冷笑道:“你自己好像也没有多干净嘛,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才那一剑之中,是不是带有魔气?”

    陆平安不置可否,道:“少废话,接招!”

    倘若是要杀死沙渝时,陆平安倒不介意让他知道什么,可是要留他一命的话,又另当别论了。

    陆平安自己是问心无愧,也认为所谓的魔气,只是一种力量罢了。

    但真要向外人解释起来,还是有点麻烦的。

    “心虚了?哈哈……你身上的秘密可真多啊,不过没关系,我总有办法让你如实交代的。”

    沙渝时说完,双手抬起,周身与体内的血色气浪,如大鲸吸水般,汇聚在双掌之间。

    如今药铺和阵法已然被毁,沙渝时也就不再顾及那么多了。

    血气如潮水般狂涌而至,其中强悍的气劲,把附近的房屋都给震塌掉了。

    不过,周围的人在药铺被摧毁的时候,就已经逃离了此处,现在倒也没有闲杂人等受到伤害。

    在较远一些的距离外,有几个实力一般的修士在偷偷观战。

    但即便他们看出了沙渝时是邪派魔教中人,也不敢靠近过来,就更不要说出手相助之类的事情了。

    转眼间,沙渝时手掌上方,就形成了两个血色大球,宛如红色的太阳,蕴含着翻滚不息的恐怖力量。

    另一边,陆平安已是率先出招,只见他高举起藏锋剑,在周身四处汇凝聚出沉稳磅礴的剑势,如一座大山矗立而起!

    剑七如岳!

    沙渝时的阵法破灭,对于陆平安来说,除了不再受到一定的压力外,便是可以自如地施展出这一招来。

    旋即,陆平安奋力斩去,如岳剑势便以所向披靡之势,向前狂冲而出!

    “噢?你小子不光秘密多,就连花招也挺多嘛,但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你所做的这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沙渝时双手一挥,就将两个硕大的血球,重重砸出,仿若两轮妖异的血色烈阳,带着血腥狂暴的气浪,横飞而去!

    轰隆!

    两股雄浑巨力猛烈撞击,好似大山撞到了太阳,声势无比狂暴,惊天动地!

    其间所激荡出的滚滚狂风,又将四周的房屋给扫平了一大片!

    陆平安的如岳剑势,和其中一个血球近乎是“同归于尽”,两者都在碰撞的瞬间崩腾碎开。

    但有所不同的是,那血球破碎后,又化作漫天的血气,如浓稠的雾气一般,笼罩四下!

    这条人烟稀少,如今更是已经变成废墟的街道,从天空到地面,几乎完全被红色所充斥,仿佛血色的世界,分外惊悚恐怖!

    最重要的是,这四周的血雾,又形成了类似于阵法般的力量,在增强剩下那个大血球力量的同时,也在极力压制住陆平安的灵力流转。

    陆平安猜测,这其实也是一种类似于控制场域的术法,只是沙渝时并没有以场域作为攻击方式,而是创造一个环境,给他的主要攻击助势。

    下一刻,仅剩的大血球,便又携着如潮般的血气,向陆平安轰了过来!

    陆平安见状心头一沉,本想唤出祝贤给他的存封类法器,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再次举起藏锋剑,凝蓄剑势!

    沙渝时道:“还想来刚才那一招?你没看这四周空间,都已经被我的力量给占据了吗?你连最基本的场域都无法形成,拿什么来抵挡我的攻击?”

    “被你给占了,抢回来不就行了吗?”

    话音未落,陆平安的剑刃之中,就流淌出了纯黑色的魔气!

    这种充满了毁灭和死亡意味的气息,也是如雾气般扩散开来。

    而当魔气和血气相遇之时,后者却被瞬间驱散,化为乌有!

    这是陆平安第一次,纯粹地动用如此大量的黑魔之气,就连他自己都产生了某种森然恐怖的感觉,不寒而栗!

    并且,这好像还不单止是力量强弱的问题,而是出于生命本能的天然畏惧感。

    沙渝时的血气之所以会被驱散,估计也是因为类似的缘由。

    从始至今,陆平安都只是以寻常操纵灵力的方式去使用魔气,但并不清楚其本质是什么,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黑魔之气极其强大,其所经之处,那浓郁的血气,尽数烟消云散!

    沙渝时大惊失色,瞪圆了双眼,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魔物,你是真正的魔物!不然不可能拥有这么纯正的魔气!”

    陆平安没有理会沙渝时的叫喊,而是挥动起藏锋剑,将周身的黑色魔气操纵而起,以剑招运转,形成如大山般的剑势!

    同样是剑七如岳,但和先前截然不同的是,这是一座黑色的“山峰”,彷如是从传说中的魔域降临至此的魔山!

    而就在魔山剑势凝成的同时,沙渝时那如血阳般的大球,也已是轰砸而至!

    轰!

    在震彻天地的爆响声之中,血阳就像撞在石头上的红鸡蛋,顿时破裂崩碎!

    周遭的血气,也如退潮般,向后滚滚退却!

    沙渝时受到重创,发出一声惨叫,可他仍旧不甘心,暴喝道:“就算你是魔物,我也要灭了你!”

    在他的强行控制下,血气停止后退,再度以血色狂潮之势,向前冲涌!

    但这时,魔山剑势已然冲到了他的身前,魔气腾腾,如有毁灭万物之力,势不可挡!

    在又一次响起的轰然炸响之中,冲撞而上的狂潮,通通化作红色的烟气,飘散在空气中。

    沙渝时整个人则是被震倒在了地上,嘴里不断涌出鲜血,伤势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可就在魔山剑势将要轰在他身上的时候,却被陆平安给一剑散去。

    片刻后,天地之间,血色无踪,黑色的魔气也消失不见,恢复一片清明之状。

    而陆平安和沙渝时的这场战斗,也就此分出了胜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