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四章 意外的展开(9)
    空旷无人的会场之中,冷不丁冒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顾盼兮顿时被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带着手还抖了两抖。

    这一下,可就将恐惧传染到了江秋白身上了。要知道,顾盼兮一个不慎的手抖,分分钟可就能要了江秋白的命。对于江秋白来说,这可是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的大问题。

    “谁?是谁在跟我讲话?!”

    顾盼兮一惊一乍地嚷了起来,发话者无语半晌,给予的回应,不是自报家门,而是抛出了一个疑问:“……你一直没发现我还在?”

    顾盼兮这次总算是听清楚了声音到来的方向,唰地应声扭过头去,正发现一个脸上挂着冷漠表情的少年,正定定地看着她。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林正玄的贴身仆从小李。

    说起来,顾盼兮还真的没有留意小李去哪里了……当时她一心都在那帮难缠的武林中人身上,无暇顾及小李这样人畜无害的配角。

    “小李……你原来还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这个忠仆,已经跟着林盟主去出生入死了呢。哈哈,哈哈哈。”

    顾盼兮打个哈哈,想要蒙混过去,小李却毫不留情地回道:“我就是因为是个忠仆,才乖乖待在这里不动。我一不能打,二不能跑,跟着盟主前往退敌,不是倒添乱么?”

    顾盼兮尴尬地点了点头,好在她面皮够厚,尴尬对她来说就跟喜茶芋圆波波茶无异,根本不可能滞留超过半分钟,定会被她一扫而空。

    “小李,你说你认得这个狼头图案?”

    因为被顾盼兮完全忽视了,小李心中怄气,其实不是很想回答她的。无奈,他也知道林正玄对顾盼兮很是看重,如果自己冷落顾盼兮,只怕林正玄会不高兴。

    这么想着,小李就叹出一口气来,淡淡道:“认识。我之前在盟主房中见过。”

    “在盟主房中见过?!”

    这下,不单是顾盼兮,就是江秋白也忍不住惊奇得皱紧眉头、竖起耳朵,想要听听小李会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小李搔了搔脸,说道:“是啊,没什么好惊奇的吧?盟主当年率领武林群雄,随狄家军一同亲征匈奴,得到一些战利品,岂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盟主不是残暴的人,他得到的战利品,不是人皮,而是一张旗帜。那张旗帜上头,就印着这个狼头图案,一模一样。我专门负责保管那张旗帜,平日里不时会去扫扫尘,日看夜看,不会认错的。”

    顾盼兮对小李这个答案,既兴奋又不满,兴奋的是她总算找到了个追查的方向,不满的是小李所说的内容,还不足以让她搞清楚这个狼头图案背后的含义。

    好在,小李还有下文。

    “印有这个狼头图案的旗帜,我听盟主说过,那是他在一次最为惊心动魄的惨烈对战中得来的。那时候,狄家军和武林群雄,还有匈奴人之间激战数日,难分难解。

    就在战况最为胶着的时候,盟主于千军万马之中,悍然斩杀了敌方大将,令到敌方溃不成军,狄家军这才能够长驱直入,取得胜利。为了彰显盟主的功劳,在战后,狄老将军亲自将敌方的这支旗帜砍下,赠给了盟主,要他留为纪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狼头图案的主人,乃是匈奴的一支

    铁军——铁狼卫的徽记。”

    小李述说这段话的时候,全程都面无表情,但他却在三言两语之间,尽可能多地体现了林正玄的了不得,可见他很为跟着林正玄这么一个主人家而感到自豪。

    “铁狼卫!”

    顾盼兮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陷入了遐思。

    “铁狼卫?”

    江秋白微微有些错愕,说出了一句让顾盼兮始料未及的话来:“铁狼卫,不是早就消亡了吗?”

    “什么?!”

    顾盼兮愣了几愣,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如果铁狼卫已经消亡了,那这帮狄伽依宝外商会的人身上还留着他们的徽记,是什么意思?难道徽记易主了,这个狼头图案,已经属于匈奴之中的其他机构了?

    眼见难得从小李口中取得的进展,就这么又要腰斩了,顾盼兮有些焦躁,急问:“铁狼卫消亡了是怎么一回事,江秋白,你好好说,说清楚了!”用的完全是命令的口吻。

    江秋白将自己所了解的有关于铁狼卫的事情,悉数和盘托出。

    原来江秋白当初研究这块人皮上头的狼头图案时,查遍了自己能够找到的,所有关于匈奴的书籍。

    大武这个年代,知识获取的渠道有限,知识获取的难度也不低,大多是靠口口相传,能够印在白纸黑字上流传开来的,已是少数。江秋白能够接触到的典籍,不过寥寥几本,他翻来覆去地看,虽然未能找到跟这个狼头图案对应的内容,但却多少了解了一些匈奴内部的事情。

    作为新生一代的武林中人,江秋白不曾亲自参与过昔年武林群雄随狄家军征讨匈奴那场战争。他得来的那些有关匈奴人的典籍,基本都是从那些参与过那场战争的老前辈手中得来的。那些老前辈之所以收藏这些典籍,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子孙后代留个念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爷爷是个何等好汉。

    匈奴,是一个游牧民族,国家虽然设有君主,但却是由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部落组建而成的。为了方便管理,这些大小部落依照亲疏关系,分为了左部和右部。两部各设一位贤王,亦即是左贤王和右贤王。他们的地位,仅次于匈奴的君主单于之下,等同于大武的丞相。

    当年武林群雄随狄家军征讨匈奴时,右贤王,就已经是跟顾盼兮交过手的冒顿了。而当时的左贤王,名为阿扎哈。

    阿扎哈是匈奴之中赫赫有名的战士,而他手下最为骄傲的一支铁军,就是出自铁狼部落的铁狼卫。在阿扎哈眼里,铁狼卫虽然并非他一手培养和扶持,却跟他的亲兵无异,无论是时候,他总对铁狼卫多一分青眼,也就因而会让铁狼部落,多几分恩泽。

    原因无他。匈奴人尚武,横扫战场者自然而然能得到尊重。铁狼卫乃是一支常胜铁军,自从匈奴斩断跟大武的附庸关系,悍然跟大武宣战以来,铁狼卫从来未尝败绩,战功赫赫,就算放眼整个匈奴所有军队,都很难找得出能够跟他们比肩的。

    只是俗话说得好,骄兵必败。纵横沙场的铁狼卫,终于在狄家军和武林群雄的联手下,尝到了败绩。这一败绩,还非小败,主帅被林正玄斩杀,全军上下死伤近半,活着的一半,还被狄家军抓去过百俘虏。

    近乎全军覆没的惨败。

    昔

    日因为战功赫赫有多么辉煌,铁狼卫今日就因这场惨败有多么堕落。

    匈奴单于怒不可遏,愤然将铁狼卫解散,还将铁狼部落的物资,如牛羊粮草,也剥夺大半。若非左贤王阿扎哈念旧情,庇护他们,向单于好言相劝,只怕铁狼部落会当即被盛怒的单于解散,男人被发配到其他部落做苦力,女人则被当做赏赐下发给有功的部落。

    不过好景不长。左贤王阿扎哈因为一场暴病身亡,他的几个儿子为了争夺左贤王之位,弄得匈奴左部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可谓是离心离德。因而,匈奴单于始终不曾任命新的左贤王,左贤王之位,也就一直空置至今。右贤王冒顿之所以能够一家独大,这件事,是最主要的原因。

    失去了左贤王阿扎哈庇佑的铁狼部落,还是苟延残喘了下来,可是就此再无抬头之日。昔日辉煌的铁狼卫,也失去了重组的可能。这个一度让大武军闻风丧胆的番号,就此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近十几年来,不再出现过在大武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听完江秋白述说的这段历史,顾盼兮若有所思,脑海之中,一下子勾勒出了一个事件蓝图来。

    所谓狄伽依宝外商会,根本就是铁狼部落的后代。黑衣执事阿勒,恐怕是其中较为有智谋,有野心的一个。他们之所以大张旗鼓地来到大武,为的,是想在右贤王冒顿遭遇土木堡惨败之后,代表匈奴左部,代表铁狼部落,为匈奴扳回一城。这既能证明铁狼部落的能力,为铁狼部落找回昔日荣光打下基础,更能代积弱的匈奴左部,回击凌驾他们头上多年的匈奴右部。

    顾盼兮勾勒出的这个事件蓝图,逻辑通顺,动机清晰,紧扣历史,很有可能,就是真相。

    一想到这里,顾盼兮更觉得棘手了。

    由黑衣执事阿勒带领的这个狄伽依宝外商会,竟然是一帮为了部落荣誉而舍身奋战的人。这样的理想者,全凭一腔狂热支持,做事完全不计后果,武林群雄为了求存跟他们对敌,很有可能会吃亏。

    “麻烦!真是麻烦!”

    顾盼兮无可奈何之下,唯有跺一跺脚,稍微宣泄一下心中的烦躁。

    不过棘手归棘手,能够大概摸清楚了狄伽依宝外商会的底细,还有他们潜入大武的动机,总是一件好事。

    江秋白趁机为自己讨价还价道:“时夫人,听了我这个分量较轻的情报之后,你是不是对那个分量更重的情报,一下子,更感兴趣了?”

    说话时,江秋白脸上挂着一个令人厌恶的笑容,看他这个样子,倒真的是有些有恃无恐起来了。

    顾盼兮可不吃这一套。

    “江秋白,你现在就想跟我讨价还价,似乎还早了一点。”

    顾盼兮目光凶狠,又将枪口往江秋白心口顶了一顶,要他充分地感受到火枪金属外壳的冰冷。

    “你别忘了,情报可以再找,但你的命没了,就真的没了。你想要挟我,可要掂量掂量这里头的轻重。”

    江秋白不敢继续刺激顾盼兮,高举双手,说道:“时夫人完全误会了,在下哪里有要要挟时夫人的意思?在下已经说过了,在下要的,只有自保。只要时夫人点头答应,在下必然会将那个分量更重的情报,和盘托出!”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