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六章:绝望!恶梦!
    大火熊熊燃烧,仿佛是将一切都焚烧殆尽,空气中漫延着浓郁的血腥味。<a href="http://www.kushubao.cc" target="_blank">www.kushubao.cc</a>气氛中的沉闷,戾气,杀意,冷酷,淡漠,所有的一切负面充斥着这天地间。

    给这个小村落带来无尽的杀戮与绝望。

    “说她哪儿去了给我说”

    那身穿一件天蓝色天香绢夹袍,腰间绑着一根红色蝠纹大带,一头乌黑的长发,有着一双灵动的朗目,身形颀长,当真是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男子将一把长剑抵在老人的喉咙。

    “休想你们这群畜牲”老人带着剧痛与无力但却异常坚定地道。这群人都不可能从他口中得知他们想要的事。

    “休想好一会我把你们村的人一个一个折磨至死反正你们村也没有几个了,我看她出不出来她此时应该就远处看着吧”

    那身穿一件天蓝色天香绢夹袍的男子的脸上掠过一丝的残忍。

    “她眼睁睁的看着却不出来救你们,哼她真的是个不孝女啊哈哈”这时,另一个青年带着嘲讽之意道。

    “哼孝你们这些畜牲不如的东西也配说“孝”她不出来是最好的我就是不让她出来”

    老人忍受着左右肩传来的剧痛。老人知道出不出来都已经无所谓了,反正纵横一死,出来也是死,不出来也是死。都是死了,那为什么还要出来送死呢

    “老东西”

    闻言,那男子冷笑一声,然后一向老人的左眼划去。

    “你”

    剑尖迅速在老人的眼瞳中放大,下一刻,一股痛得接近晕死过去的剧痛从左眼传遍全身老人下意识的摇着头,鲜血从左眼溅到右眼,将右眼染红。

    “等会我就将你右眼双腿都弄了哼老东西”

    那男子嘴角边闪过一抹狠辣。

    “阚轩,先让他活着”一个身穿深紧色衣衫的青年在那身穿一件天蓝色天香绢夹袍的男子即将下手之际,开口道。

    “松俊什么意思”

    阚轩转过头,看着松俊。

    “用这老东西引出她”

    松俊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已是血泊中的老人。

    “不是还有几个人吗,有这老头跟没这老头不都是一样的,跑的那个再不出来就杀了剩余的人,不过,剩余也没有几个人,这个村庄也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九重神界中,哈哈”

    阚轩一阵狂笑。

    “这老家伙都断了双手,左眼也瞎了造不成什么威胁”

    松俊说完便转身离开,他可不认为重伤再失去双臂失去一只眼的老头还会弄出什么让他意外的事来。

    “来人把这个老家伙带下去”一个带着娘气的青年传令道。

    “是”

    一个中年男子大步走来,然后一把抓住老人的衣领,强行托走

    “你们会遭报应的”

    被强行托走的老人传来无尽的怨恨声。

    “哼报应我们好怕哟哈哈哈哈”

    九个青年并没有将这个当一回事,报应,他们可不信什么狗屁报应,在他们眼中,只有他们报应别人,没有别人报应他们

    “待我找到她,我要玩死她那么清纯的小美人,玩起来感觉会很爽的”

    “爷爷呜呜呜呜呜”

    远处的倩影捂嘴而泣,在这些人的面前,她感应到那么的无力。

    “曾残”一个留着刘海身穿一件苍蓝广陵夹衫的青年突然道。

    “冯郜瑜,怎么了”那名为曾残的青年眉头一皱反问道。

    “你觉得她逃出去了没有”冯郜瑜问道。

    “肯定没有,只是这个村落地理有点特别,仿佛有某种东西阻碍我们的探查。不过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他们无法发现的情况下进入到这个村落来,这个村落既帮了他们也害的他们,哼”曾残缓缓道。

    “她肯定没离开,离开了就不好玩了”一个光着膀子的青年缓缓道。他光着膀子,全身散发着汗味。

    “蓝慎经,你想玩她”

    曾残瞟了那名为蓝慎经的青年一眼,因为蓝慎经全身汗味的缘故,曾残眉头一皱,显然他也很讨厌汗味的。

    “难道你不想曾残,其实你比我们任何一个都想你如实能到这一步,不就是采阴补阳吗,而且,都是那种清纯的美女难道不是”

    蓝慎经咧嘴一笑。

    “哼”

    闻言,曾残冷哼一声,蓝慎经说的没有错,他就是靠了吸食女子的元气才到了这一步的。

    “她好像已经被阎连回预订好了的。”

    一个光着半边膀子的青年走过来,笑着,露出了一排红色的牙齿,嘴角两旁都有血迹,在再加上火焰的映照下,变得更加的恐怖。

    “为了那更强,我将一惜一切手段就算是阎连回预订了又如何,我要定再说了,阎连回只是玩玩而已,这并不妨碍我吸食她的元气。”曾残淡淡道。

    “这么清纯的小美人,你认为阎连回只玩一次的行了曾残你别忘了,阎连回可是身经百战的,被他玩到死的女人可不是少数,而且,死了的,就不好了,对于你,你要吸食就得活的,如果死了的话,就不鲜了,我想效果也不大吧。”那光着半边膀子的青年擦拭着嘴角的血迹,然后道。

    “伏和安啊伏和安,你呢我吸食元气,你吸食鲜血,别说得跟你没事”曾残淡淡道。这个人跟他有点一样,这个人是专门吸食鲜血的,是女子的鲜血,越清纯的就越好。

    “我想,她的鲜血肯定很美味儿的,不过元气就是一个味儿。”

    伏和安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

    “管他的”

    曾残不耐烦。

    “到时候我们三个嘿嘿”

    伏和安笑得很恐怖。

    “吩咐下去,叫其他人先别轻举妄动这个地方很是古怪,她肯定在暗中观察,如果独自行动,死了就死了”曾残道。

    “嘿嘿”

    伏和安用食指在鼻尖挫了挫,然后往一个方向看去。双眼一睁,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我们也都休息一晚吧,累都累得要死,明天再找她,直接大范围搜索,我就不信了,这个地方会古怪到什么样去呵”

    曾残残忍一笑。

    “还有一个办法让她主动现身”

    伏和安舔了舔嘴唇。

    “斩首示众慢慢折磨那些人,就不信她不出来”

    冯郜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群畜牲混蛋呜呜呜呜呜”

    倩影手臂上的青筋鼓起,那双水珠般的大眼睛中充斥的戾气,她捂着嘴,但鲜血却从她五指的缝隙中流出。

    “学弟你在哪儿大家”

    现在倩影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那个不易言怒,不管是什么都摆出无奈的表情,不管是什么难事到了他的面前都会迎刃而解的。

    漫长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大火烧了整整一天,所有的房屋都被焚烧殆尽。

    翌日。

    灰烬中冒出青烟,灰烬与被烧黑冒烟的大木桩满地都是。

    而在这早晨的时刻,这个村庄剩余的人全部被那些人被押上来。

    “”

    远处的沁心学姐美眸腥红的看着这一幕,全村上下七百多人,就只剩下被押的九个人,包括她,十个,现在每个人都受了伤。

    断手的,断脚的,都是

    “姑娘我们知道你还在所以你就出来吧不然的话你的亲人们,就要死在你面前了”伏和安将声音提高,对着前方的大山喊道。

    “沁心姐快逃别管我们”

    一个双手被捆绑双腿跪地的青年大吸了一口气,用尽全力的力气喊了出来。

    “光霁,”

    远处的倩影紧紧咬住红唇,呼吸越来越重。

    “唉,遗憾遗憾看来,你的沁心姐,不管你们了吧,唉,遗憾,遗憾,啧啧啧啧如果是我啊,我肯定是第一个就问了出来的”

    伏和安轻叹一声,然后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颊,然后一只手一握,一把由元气凝聚而成的长剑出现在空气中,对着那名为光霁的青年就是一剑落下瞬间,光霁的头从身体上掉落了下来,滚了两圈。

    “”

    倩影见状紧咬银牙,全身紧绷发抖

    “你们”

    其他八人大怒,青筋暴起想挣脱绑在身上的绳索。

    “老家伙你双手已断左眼也瞎你的腿也就不要了吧”

    伏和安瞧得不见踪影的人,一脚将身首异处的身体踢开,然后转向老人,随后,将老人的双腿都弄断,不过不是直接弄断,而是慢慢的弄断。

    “”

    老人深感剧痛,但忍住了双腿传来剧痛,不让自己发出剧痛的声音。虽然老人不发出痛苦的声音,但老人的面部已经已经剧痛而有点扭曲。

    “呵畜牲老头我还受得了”

    老人咬着牙。

    “哼受得了呵”

    伏和安闻言,冷笑一声,然后一剑穿过老人的胸口,另一只手锋如利剑,穿过老人的左胸,然后将老人的心掏出,并将老人的心脏直接握成一团血肉模糊,随手一丢。

    “畜牲”

    “混蛋你们会遭报应的”

    悲愤的咆哮声响彻而开。

    “哼唉,可惜了可惜了好好的一个玄帝境强者就这样死了真憋屈,哈哈哈哈”

    然而,伏和安则是轻叹一声,然后又带着泣声,泣声之后,便大笑起来。

    “这个伏和安唉,挺煽情的,其实我想哭,哈哈”

    其他人也是表现出无奈的神情。

    “我要杀了你们”

    终于,杀意支配了理智,不过这种情况下,谁都无法再保持理智。

    “砰”

    强大的气息袭卷而开,三座百米的大山全部爆开,碎石飞溅。

    “哟,终于肯现身了。”

    感觉到强大的气息,那九个青年嘴出了笑容,尤其是阎连回,曾残,伏和安的笑容更盛,仿佛是见到宝了。不过也确实,倩影对于他们三人而言,那既是宝也是“山珍海味”。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倩影托着重伤的身躯升了空。

    倩影升空的那一刻,狂风大作,风刃四散,直接轰向那百人,那九人见状,也不出手。

    一阵狂风过,百人损五十。

    “唰”

    倩影率先行动

    “哟哟哟,姑娘,我来陪你玩玩”

    阎连回已经等不急了,倩影身形一动的同时他也身形一动。

    “砰”

    天空中,传来沉闷的声音。

    声音闷声过后,天空也抖了。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