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704章:我中了你的邪
    “勇敢一点儿兄弟,你只要从对面跳过来,你就可以战胜一切困难的,一定要相信自己,你是一个强者,不是弱者。”

    “我不能相信你说的话,因为这一路上就是你撒谎撒的多,如果你是在设计我的话,我被骗了怎么办?我一定要防着你,免得入了圈套。”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这是教育人干什么事情一定要有一颗防御心,但是呢,它是要分在什么事情上,毕竟我是你亲大哥,我自小时候就拿你当成掌上宝,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你怎么就不会骗我了,人是会变的。”

    “我的傻兄弟呀,我可是你亲大哥,这一路走来,我即便是撒谎,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平安无事全是你大哥我帮你周全的,兄弟齐合心齐力断金,这句话你不懂吗?你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什么高等教育?我就是技校毕业的,不想说什么脏话,你的确是我亲大哥,但是我并不觉得我现在必须要相信你是对的。”

    “这要我去怎么理解?你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高尚了?我现在内心忐忑,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不敢相信任何人。”

    “刚办的?你别胡说,我这么大丁点儿个人怎么会放火烧人呢?你冤枉好人!”我急的大声辩解,然后哭了起来。

    我娘在一边不住的劝说“三儿,三儿啊,你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你兄弟他还小,怎么会害人啊!再说你大姐在她婆婆家好好的,怎么可能让你弟弟烧死呢?”

    “滚!你个老娘们儿,叽叽歪歪的烦死了。你再说我连你也剁了。”三个转身对我娘破口大骂。

    “哎哟,你个逆子,连娘也要杀啊?”

    “滚,你是谁娘?我还是你老祖宗呢!”

    我娘一听差点儿背过气去,气的直跺脚。

    三哥不加理会,又转身拿刀指向我。

    “小兔崽子,我再问你,你今天是不是烧了个刺猬?”

    “你是说学校里的事?你咋知道?”

    我清楚的记得,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三哥和四哥早睡觉了,他们是不知道的。

    “我咋知道的?我是听你孟老师说的。”

    “什么?孟老师说的?”

    “嗯。”

    “他胡说,分明是他往刺猬身上倒的煤油,他划的火柴,他怎么会说是我呢?”我一听肺都气炸了,忙说出实情。心里骂孟老师这就嫁祸于人,落井下石,不配当老师。

    “小兔崽子,你人不大还挺会抵赖,俺可不听你胡言乱语,先把你剁了,为俺白大姐报仇。”

    三哥说完,噌地跳上炕,持菜刀直逼炕角上的我。

    我娘急了,大声喊“小四,小四快过来,你三哥疯了,撞鬼了,赶紧拉住他。”

    小四就是我四哥,他睡在西里屋,听到我娘的叫喊,从西里屋跑过来。

    三哥和四哥是双胞胎,都是十七岁,四哥比三哥长得壮。他只穿着裤衩,浑身肌肉挺发达。

    他过来一看我三哥正拿着刀要砍我,我吓得哇哇直哭。他急了。

    “老三,平时不高兴拿兄弟出出气行,可别杀他啊,你这不是要作死吗?”四哥大声说。

    “你和你娘都滚一边儿去,俺这是要替俺大姐报仇呢!”三哥说着向我扬起了刀。

    说实在的我真是吓傻了,望着三哥扬起的刀呆在了那里。

    “我操!你还真撞鬼了,小子看棍。”四哥见三哥真要对我下手也急了,顺手操起顶门杠。

    说是迟那是快,就在三哥的刀要砍上我的时候,四哥一棍子把三哥手中的刀打落在炕上。

    三哥疼的直蹦高,发出吱吱的怪叫。

    我看着三哥越跳越高,竟然从他身上跳出个黄鼠狼,在炕上东撞西撞的。

    三哥扑通栽倒在炕上,差点儿把躲在被窝里吓得哆嗦的小姐姐砸上。

    我四哥一见是个黄鼬,他甭提多高兴了,嘿嘿一笑说“就这么个骚黄鼬,还会撞人说话,我看这皮毛不错,能值个两块三块的。骚玩意接招。”

    四哥说完一棍子把正在上蹿下跳准备逃走的黄鼠狼打翻在地,黄鼠狼蹬腿抽搐几下没了性命。

    “哼,我让你再撞人。”四哥很是兴奋,可能是他火力大的缘故,光个身子不但不冷,还热气腾腾的。

    “小四,快把这东西扔出去,看着怪瘆人的。”我娘向四哥催促道。

    “好来!”四哥听后弯腰拾起地上的黄鼠狼向屋外走去,然后进屋把昏睡在炕上的三哥搭起背到了西里屋。

    我暗自庆幸自己劫后重生,没有成为三哥刀下之鬼。不!应该说是黄鼠狼刀下之鬼。

    多亏这个黄鼠狼道行不深,还没修炼成精,如若不然我四哥也救不了我。

    这时鸡叫头遍了。

    爷爷又在院子中叫开了。

    “大宝家的,大宝家的……”我爷爷声音很急促。

    我娘应着跑出屋去。

    我忙趴在窗台上向外看,小姐姐也凑了过来。

    “爹,啥事儿啊?”我娘出屋后问我爷爷。

    “大宝出事了。”

    “什么?爹,大宝出事了?”

    “嗯,在我屋呢。快,快去看看怎么了。”

    我娘一听慌了,她跌跌撞撞的向我爷爷的前院跑去。

    “姐,咱爹出事啦?我们快去看看。”我从炕上跳到地上向我姐姐说。

    “等会儿,我也去。”小姐姐也从炕上跳下来,然后穿上鞋。

    我二人一前一后向前院爷爷家走去。

    屋外很黑很黑的,乍一出来,像掉入无底黑洞一般。

    我稍作缓冲,适应一下环境,然后向爷爷家走去。

    我和小姐姐刚走到爷爷的屋檐下。就听屋里传来了我娘的叫喊声。

    “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让我出去,你这个老色鬼……”

    母亲的骂声加杂着屋内椅子摔倒的声音,让我听了是那么的吃惊。

    “操,我爷爷这老东西怎么这么不要脸,他这是在调戏我娘。”我心里想着,握紧小拳头来到窗户下咣咣猛砸几下,以示警告,想让我爷爷就此停止扒灰。

    小姐姐在我身后骂着“这老东西咋会这样呢?咱爹呢?咱爹去哪儿了?”

    “对啊,咱爹去哪儿了?”我如梦初醒,然后冲着屋内大喊“爹,爹,娘……”

    小姐姐也跟着叫。

    可屋里没有爹的回答,只有我娘呜哇呜哇的叫声。

    “不好,老东西可能要得逞了。”我心里想着,跑到屋门边,抬起脚猛地踹开闩着的门,冲进屋里。

    只见屋里炕上,我爷爷正按着我娘撕扯她的衣服,我娘的嘴里被堵上了毛巾。两只手也被布条捆住了。

    “放开我娘!”我大声吆喝了一声。然后抄起地上的笤帚向爷爷的背上打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