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1章 解忧人
    快递小哥自诩是一名专业“解忧人”,那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一点酷刑就想从他嘴里撬出消息来,也太小瞧人了吧?

    哼!

    喘匀了两口气,冒牌快递小哥,正牌解忧人小哥立马好了伤疤忘了疼。

    趴在地上,头一偏,就恢复了冷酷无情脸。

    “诶,你看看,这是什么?”

    陈亦突然笑着蹲到他身旁,举起手,捏着拳头,伸到了他眼前。

    “什、什么?”

    小哥冷酷无情脸愣了愣,有点破功。

    “砂、砂锅大的拳头?”

    想吓我?

    有本事一拳打死老子,看老子眨不眨下眉头?

    陈亦对他的态度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笑容满面,声音更是温和。

    “不对,不对,来,你再仔细看看?”

    拳头又靠近了他一点。

    “解忧人”小哥注意力又被转移到越来越大的拳头上。

    “还是……”

    “是什么?看清楚了。”

    “是……”

    拳头越来越靠近,小哥看着都慢慢有点模糊,还在摇晃……

    怎么有点儿晕?

    上头……

    “pong!”

    陈亦突然猛地张开五指,嘴里还配上了音效。

    小哥猛地一顿,就像是某根弦断了一样,一双瞳孔迅速变得呆滞无神。

    脑袋“啪嗒”一声贴到了地上,整个人软趴趴的。

    陈亦甩了甩大袖,盘腿坐到了地上:“唉,不听话啊,非要我整你。”

    “是……我不听话……”

    小哥竟然呆滞却顺从到极点地应了一句。

    “知道错了就还有救,呐,咱们慢慢来,”

    陈亦一副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的欣慰模样:“你叫什么名字?”

    “顾万仞……”小哥十分顺从干脆地回答。

    哟?名字还挺威风。

    “你从哪来的?”

    “神州……”

    果然不出他所料。

    无论是这个家伙,还是那一道刀光,都绝对不可能是地星上的手段。

    “神州哪里?”

    听到这个问题,顾万仞神情忽然挣扎起来。

    陈亦摇摇头,伸出手,指间电光闪烁,一指点落他眉心。

    顾万仞身子猛地一僵,神情再次陷入呆滞中。

    陈亦重复了一遍问话:“神州哪里?”

    “麒、麟……麟冢……朱、朱紫……冥宫……”

    这一次,顾万仞说了出来,但是说得断断续续,十分艰难。

    而且七窍之中,竟然渐渐溢出一缕缕浓黑恶臭的血。

    陈亦眉头微皱,语速加快,一连问了几个问题:“朱紫冥宫是什么地方?主人是谁?谁派你来的?”

    “解、解、忧……”

    顾万仞脸色越来越痛苦,七窍中的黑血也越流越快,还有一丝丝诡异的袅袅黑气。

    瞳孔之中却始终有一丝电光闪烁,让他不得不说下去。

    “无……无……无……呕!”

    顾万仞才说得一个字,突然口中狂喷黑血,浑身痛苦地颤抖不已。

    “阿弥陀佛……”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陈亦伸出手掌,五指贴落顾万仞头顶,念动心经,掌上金光浮现。

    缕缕黑气袅袅娜娜,从顾万仞头顶升腾而起,在经文与金光之中缓缓消散。

    祥和的真气从掌心行经他头顶百汇灌入。

    这人身上被下了很歹毒的禁制。

    他的问题,明显触碰了不可说的禁忌,禁制在灭口。

    这禁制还是双重的。

    除了身体上埋下的一种近似真气的力量,还有那些黑气,分明和之前那种陌生的力量同根同源。

    “嗯?”

    陈亦正在偿试为他净化身上的禁制,灵台之中又是忽然一跳。

    异变再起。

    又是一道幽黑的刀光,直接破开了顾万仞的头颅,直直朝着陈亦斩落。

    如此近的距离,以发刀光的可怕,就算是现在的陈亦也有些躲闪不及。

    陈亦干脆动也不动,像是认命似的,任由刀光斩落。

    “叮!”

    刹那之间,幽黑刀光已斩落眉心。

    能令天地死寂,令万物破败的刀光,斩在陈亦眉心,却只发出了一声极其清脆的声音,便已停顿,不得寸进分毫。

    这一刀,耗尽了力量,缓缓消失。

    陈亦神色平淡地摸了摸额头眉心。

    那里出现了一道淡淡红印。

    “果然神奇……”

    第一刀的刻意观察,第二刀的以身试法,足以让陈亦看破一些东西。

    看了眼地上脑袋早已变成两半,红白黑三色涂了一地。

    撇去这两刀的奥秘不说,这出刀人的心思也是歹毒、缜密得很。

    顾万仞到死也没有想到。

    他这个解忧人,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快递小哥。

    送来的快递,不仅是那只硬纸箱,还有他自己的脑袋。

    “神州……朱紫冥宫……解忧……,朱紫……”

    陈亦念叨着这几个字眼,想起王钊之前跟他说过的话,没想到不但来了,还来得这么快,这么凶猛。

    他对那个出刀人有些侧目。

    这必然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城府算计又极深的人物。

    如果不是实力强到足以辗压这人,无论谁被这样的人盯上,恐怕都会寝食难安。

    而以那两道刀光来看,这人的力量应该已经足以比拟a级觉醒者。

    可怕的是,这样的人,有可能仅仅只是朱紫的其中一员。

    也难怪连王钊都对这个朱紫表现出了极深的忌惮。

    陈亦对此却没有太在意。

    不过,这个这些人的手段,倒是十分感兴趣。

    那两道刀光,分明是武道,其中蕴含的力量却很奇特。

    类似内力真气,又全然不同。

    倒和上次出现的那个血蛮王展露出的力量有些相似。

    不过刀光之中,却还蕴含着另一种陌生的力量。

    这是一种充满了黑暗和死亡的感觉,阴邪到极点的力量。

    “唉……”

    陈亦看了看顾万仞那已经一片浆糊的脑袋,叹了一口气。

    果然,他还是太善良了。

    盘坐在旁边,念起了地藏经,为他超度。

    “嗯?”

    一遍经文下来,这快递小哥的亡魂竟然无影无踪。

    难不成……

    被吃掉了?

    陈亦摸了摸光滑的脑壳,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狼藉。

    还是找人来洗洗地吧……

    刚才为了观看刀光的奥秘,又金钟罩与之僵持的那短短瞬间内,直径十几米的圆形范围内都已经被吞噬了一般。

    无论是地板、竹子、石头,都已经灰灰了。

    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圆形区域。

    差不到一米就要波及到小楼。

    他刚才要是再慢点,就又要被拆一次家了。

    至于找谁……

    还用说吗?

    “喂,老王啊,帮个忙啊……”

    几句话之后,陈亦心安理得地挂掉电话。

    就当是借剑的利息吧……

    王钊似乎对他的电话也一点都不意外。

    刚才他与刀光的碰撞,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声响,引发的动静可是一点都不小。

    别说是拥有昊天镜的黄沙,其他被吓尿的觉醒者不在少数。

    短短一两天内,接连两次爆发了这种恐怖的气息,还一次比一次吓人。

    现在已经有不少觉醒种卷铺盖逃离港市了。

    陈亦无暇去理会别人,他趁着这空,把那三大只找了过来。

    分别将三只紫金铃的催动法诀教给了它们。

    其实早该教了,不过他给忘了……

    对现在的他来说,三大只太废了。

    此时正是多事之秋,能增添一点是一点。

    以后有空,还是去弄点麒麟血、神龙血什么的,给它们升升级。

    然后打发它们自己找个地方去玩铃铛,才拿出那根寻人手杖。

    阿弥了陀佛的,真当佛爷好欺负了?

    砍完还想跑?

    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不讲道理!

    <br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