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01章 权杖
        蓝云霄,返祖盟主,曾经能说出让玄天等人都要在他面前匍匐的狠话,他们研究邪神躯体,送玄天等人去古战场,与各大势力为敌,这样一个势力领袖,若说他是弱者,那么这天下间,还有几个强者?

        一直以来,蓝云霄的存在感都不是很高,尤其当萧阳从地心回来之后,蓝云霄的行为,就变得更加古怪了起来,他与萧阳本是生死之敌人,但却又因为许多事情,站在了同一战线上面。

        蓝云霄出手的次数很少,每一次,也都不会给人任何惊艳的感觉。

        蓝云霄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底牌,没有人清楚,他也从未展露过,而这一次,是蓝云霄真正意义上的,拿出该属于他的实力。

        “你这招式,有点意思。”蓝云霄饶有兴趣的看着玉虚道人身前的气旋,“通过对能量的分解,从而化解我的攻击,是需要你对多种能量有着足够的了解,难怪你对狂痴这么感兴趣,他身上驳杂的能量体,正是你最需要的东西对吧,如果能够掌握足够数量的能量,这天下间的一切,你都可以做到分解,甚至重新组合,这是要模仿创世的手段啊,看样子,你的野心,也不小。”

        玉虚道人冷哼一声,“看出我的手段,又能如何?”

        蓝云霄点了点头,“按理来说,你这手段,会让你立于不败之地,你甚至已经能重新组合自己的身体,但无论分解能量还是重新组合,也都需要引子,也就是你身上的灵气,如果能量足够庞大,你还能这么轻易的分解么?”

        当蓝云霄声音落下之后,与刚刚那淡蓝色刀芒相同的光芒,密密麻麻,弥漫在蓝云霄身后。

        “你看这些,够么?”

        玉虚道人脸色猛变,他刚要做出反应,蓝云霄身后那密密麻麻的蓝色刀芒,全部斩向玉虚道人。

        玉虚道人身前的气旋在此时根本就不够看,一道刀芒斩去了玉虚道人膝盖以下的地方,另外一道刀芒,斩掉了玉虚道人的肩膀,那密密麻麻的刀芒,已经将玉虚道人,完全掩埋。

        “卧槽,卧槽,卧槽!牛逼!”赵极在天空中鬼叫着,“玉虚老儿,老子就说了吧,今天是你的死期,你给老子好好死!”

        赵极的脸上,露出着格外嚣张张狂的表情。

        萧阳与骨魔的战斗,也于此刻停止下来,蓝云霄所斩出的蓝色刀芒,已经对周围造成影响了。

        而蓝云霄本人,则看都不再看玉虚道人一眼,他转过身,出声道:“走吧。”

        “卧槽?自信回头?”赵极出声。

        “这杀不了他。”蓝云霄回答,“这是在玉虚山上,这矗立在大海上的青山,有存在的必要性。”

        “靠,你早说啊。”赵极翻着白眼,“老子刚跟这小老儿放出狠话,现在你不杀他,早晚有一天,这小老儿得找我麻烦。”

        “你真的怕他么?”蓝云霄突然一笑,“你这个人,应该是知道所有东西的吧。”

        “我知道个锤子啊。”赵极怪叫一声,“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回家呢。”

        赵极说着,一个闪身离开。

        蓝云霄突然转头,看了眼骨魔,“你身上血气太重,自己好自为之吧。”

        漫天蓝色气芒完全消失。

        玉虚山,彻底平静下来。

        赵极已经化作一道流光,先行开溜了。

        就在赵极快要离开这玉虚山范围时,在他面前,一道流光从地上升起,直冲天际,挡住赵极的去路。

        再看一眼,这流光遍布在四周,到处都是,彻底围拢了整座玉虚山。

        “卧槽,这老杂毛把场子封了!”

        赵极猛然止住身形,在眼前的流光之上,他感受到了藏在里面的杀机。

        那一直未曾走出过人的第二座山头,此刻发生抖动,山体大片的脱落。

        蓝云霄脸色一变,大吼出声:“玉虚,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清楚我做的是什么,我的道,早已走到尽头了,也是时候寻找新的突破,只是一直以来,等不到这个机会,道的上面,需要一个好的磨刀石,而你,就是我的磨刀石。”

        山体疯狂的脱落,整座大山,正在慢慢缩小。

        猛然间,白色光芒从那山体当中绽放出来,随着一阵崩裂,山体彻底爆开,那是一根白色的权杖,矗立在山体之中,权杖插在地面,直通天际。

        “卧槽,这老杂毛玩不起!”赵极嘴里大喊着。

        萧阳的目光,也落到那权杖之上。

        此时此刻,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宝殿前。

        一身黑衣的玄天,与戴着白色面具的圣主,几乎同时朝对方看去。

        “这是……”

        “门开了!”圣主喃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个样子,那座山,有那个人守着!权杖怎么会被取出来!”

        “有一个可能。”玄天看向脚下,“他自己取出的权杖。”

        “他取出权杖?什么情况能让他取出权杖?”圣主声音当中带着疑惑。

        “御敌。”李庸才从后方走来,“有他无法对付的敌人,他就会取出权杖,这下方,让他碰到他没办法对付的人了。”

        “蓝云霄!”圣主脱口而出这个名字,“只有蓝云霄,才能逼得他取出权杖,可蓝云霄又怎么会登上那座山,除非……”

        “萧阳!”

        玄天与李庸才二人,几乎同时喊出这个名字。

        圣主身上,一道气芒冲天而起,让李庸才都下意识后退一步。

        玄天皱了皱眉。

        圣主隐藏在白色面具下的面孔挤出几个字。

        “他若敢伤萧阳,我必将他,扒皮抽筋!”

        李庸才叹了口气:“既然已经走到这了,也没必要继续走下去,我们想要搞清楚的事情,也差不多了,答案就摆在眼前。”

        唐纳德抬头,看着眼前的宏伟宫殿,喃喃出声:“难道说,传说真的为真,我们神隐会,竟然一直都活在这样的幻想之中,这么多年,竟然都只是一个棋局。”

        玉虚山上。

        蓝云霄出声:“拿出权杖,意味着打开大门,你要让那一天,提前到来么!”
为您推荐